「你……難道想看到這一幕么?」

白語沉吟半晌後點頭。

沒錯。

閻王最重要的確實是威嚴。

她當然也不想父親苦心經營的王城,毀在她的手裡。其實她也知道,為何父親讓她做閻王,而白馳做將軍。

就是性格!

白語繼承了老閻王溫和的性情,而白馳則繼承了老閻王的殺伐之氣。

閻王城的政策是寬容。

只有白語成為閻羅王,才能將這份政策秉持下去。而白馳身入軍旅,他的殺伐果決會被眾將信服,讓閻羅王城威嚴更勝。

將政權和兵權分開。

老閻王也不想。

他的兒女,都只繼承了他的一點,他迫不得已才只能這樣決定。

「既然如此,找轉輪王到底是為了什麼啊?」白語不解,「趙信,你告訴我好么,我真的很想知道,就權當讓我放心,好么?」

「我……是在幫你。」趙信低語。

「幫我?」

「都市王的侵犯其實很難解決,你如果不去理睬他就會更變本加厲,如果你去理論,你資歷尚淺,論德威是不如都市王的。既然如此,就只有一種解決辦法。」

「怎麼解決。」

「結盟!」

趙信聳肩一笑。

「在地府內結盟,讓都市王心生忌憚,主動從你閻羅王所管轄的大地獄中將他的人撤出去。」

「跟誰結盟?」白語道,「輪轉王?」

「對!」

趙信不置可否的笑著點頭道。

「我這回去找轉輪王其實也並非是真的要跟他宣戰,因為我不是地府的統帥,我沒有這種資格。帶兵過去,是為了讓轉輪王看到我們閻羅王城的力量。強者,只會跟強者結盟,你如果不讓轉輪王看到你們的力量,他憑什麼跟你結盟?」

「我身為閻羅王賬下宰相,看到閻羅王面臨這種困境我覺得我該做些什麼。」

「這一回,我就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他談,如果談的順利……未來,閻羅王、轉輪王、泰山王將會成為地府鐵三角,得到兩大強力盟友,對大王而言也是大好事一件。」

「你的王威會得到鞏固,百姓子民對你更為信賴。」

「都市王也會心生忌憚。」

「這樣,解決了閻羅王掌地獄的難題,也緩解了泰山王的困境,泰山王會對您感恩涕零,跟您父親之間的關係也會有緩和,說到底……」

「白語,我是為了你!」 回京的路上,這位暮華仙子顯然也沒有了繼續問東問西的興緻,躲進了秋蕊劍中,沒有再出來說話,尉遲靖倒也樂得清閑。

只是他們的狀態實在是算不上好。

經過了一夜的修整,尉遲靖倒是能夠較為自如地活動了,只是花的狀態似乎是說不清是改善還是惡化。它現在在大部分時候倒是能夠像往常一樣行動,但是混亂的靈力在體內攪動的痛苦,總會時不時地突然襲來。

因為這個原因,一行人走走停停,原本兩天就能到的路程,花了將近雙倍的時間才回到京城腳下。

此時已是夜裡。

城牆之外,原本城門附近的難民營地不知道去了哪裡,碩大的城門緊閉著,一排威風凜凜的靈力炮橫在城牆之上,對準了花他們所來的方向。

「看著架勢,應該是遠征軍回來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支部隊。」

尉遲靖笑著,拍著胸脯說要給花他們看看英雄歸來的盛況,便一個人走了上去。

「喂!城門打開,我回來了!」

他大喊了一聲。

像是這一聲大喊被驚醒了一般,有幾個帶著金色頭盔的腦袋從城牆後面探了出來朝這邊張望著,也不知看沒看清楚來的人是誰,又突然縮了回去。

「金甲……是禁衛軍,看來是秦延的那伙人先回來了。」尉遲靖無奈地聳了聳肩,道,「要是是我的兵,做事才不會這麼磨磨蹭蹭。」

「尉遲將軍的東北軍驍勇善戰,聲名遠揚,自然不是在京城裡過慣了好日子的禁衛軍能比的。」

聶君離的這話並不只是奉承。東北軍常年駐紮在抗擊妖族的第一線,雖然裝備確實不如這些身著金甲的禁衛軍,甚至因為補給麻煩,在個人修為方面也略微有些差距,但是一旦在戰場上打起來,令行禁止的東北軍將會如一台用精密的齒輪組成的戰車一般將禁衛軍碾壓過去。

這不僅僅是推演,而是在之前的聯合軍演中發生過的實戰情況。

當然,這也並不能說明禁衛軍就是一群酒囊飯袋,在瀾滄的八個軍團之中,也就只有東北軍能夠在指揮下穩定擊敗禁衛軍,其他的幾個軍團都是禁衛軍的手下敗將。

也是因此,萬年老二的禁衛軍對尉遲靖也是不會給什麼好臉色的。

但是那也不過就是互相見到了不會打招呼,或者互相瞪眼叫罵的地步而已,絕不會像現在這樣——

城牆上的一排靈力炮紛紛調轉了炮口,指向了尉遲靖等一行人所在的位置。

同時,一個高大的人影走上了城牆,背對著月光,居高臨下地朝尉遲靖這邊看過來。

那人身著一身蟒紋官服,高高的冠將頭髮束起,身體站得筆直,在月光映照下,彷彿一柄利劍般聳立在城牆之上。

在瀾滄國,能穿這麼一身官服的人只有一個。

花上次見到這個人的時候,他好像也是這麼個狀態——背對著光,一臉天老大老子第二的表情。

「秦延。」花輕聲地說道。

瀾滄國左相,皇室血脈,秦延,結丹五階,是瀾滄朝廷中少有的靈修。

「喂,秦大人!」待看清了城牆上那人,尉遲靖便高聲喊道,「是我啊,尉遲靖!不是敵人!」

喊完,他還回過頭來,對著花等人笑著道:「你看這秦大人,怕是剛睡醒,加上我常年在外,沒認出我這張臉罷。」

聶君離確是神色凝重地看向城牆之上。

「恐怕並非如此。」

「嗯?」

與尉遲靖的疑惑一同發生的,還有城牆之上,那位左相大人的回應:「逆賊尉遲靖,勾結妖族,驅使災獸,屠殺我瀾滄百姓,證據確鑿,本相勸你立即束手就擒,否則別怪本相不客氣!」

隨著秦延的話音落下,城牆上那數十門指向眾人的靈力炮,也發出了嗡嗡的鳴響之聲。

只要秦延一聲令下,這數十門靈力炮就會同時激發,封死眾人的一切生路。

尉遲靖的臉一下就黑了下去。

「秦延,你什麼意思?!」

「逮捕逆賊。」

「你可知我是奉陛下的命令前去討伐災獸?」

「我也是奉陛下的命令逮捕逆賊。」

秦延冷笑一聲,手一翻,一卷金光閃閃的捲軸出現在了他的手裡。他將捲軸緩緩展開,一個在夜色中無比顯眼的「詔」字,刻印在纏繞著長矛的蛇的紋章上。

這是只屬於聖旨的標記。

「逆臣尉遲靖聽令!」秦延朗聲念道。

尉遲靖緊盯著那捲散發著金光的捲軸,彷彿要將那捲軸看穿一般,最後卻依舊低下了頭,緩緩半跪了下去。

「臣……聽令。」

秦延微微抬著頭,用餘光朝著尉遲靖這邊瞟了一眼,嘴角勾起一個弧度,才接著念到:「詔——逆臣尉遲靖,預謀叛國,證據確鑿,本該誅九族。然,朕念你為國征戰百年有功,若你願束手伏法,朕也可只處罰你一人。欽此。」

秦延的話停頓了一下。

「逆賊尉遲靖,是否領旨?」

「臣……」

聶君離向前一步,搶先道:「尉遲將軍為國出生入死百年,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忠義之心天地可鑒。陛下莫不是聽信了小人讒言,才會下此詔令!」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你是聶大人的那個小兒子吧,不愧是當年風靡一時的才子,說出的話倒是有些意思……只是這事與你無關,這也是陛下親自下的詔令,你莫不是想要抗旨?」

「你……」

聶君離還想說什麼,卻被身後之人一把拉住。回過頭去,就看到尉遲靖搖了搖頭。

尉遲靖鬆開了拉住聶君離的手,雙手掌心向上,舉過頭頂。

「臣……罪臣領旨。」

「爹……」

尉遲巧巧剛發出的一個音,卻又突然憋了回去。

秦延將詔令收起,恭敬地舉著,一躍變來到了尉遲靖身前。作為練氣修士的他身子筆直地站著,也就比屈著膝的尉遲靖稍高一些。

他將詔令交到了尉遲靖的手上,與此同時,四名身著金甲的禁衛軍也緊隨其後,站在了尉遲靖的四個方向,將他帶走。

整個過程,尉遲靖沒有回任何一次頭。

在他的身後,花、聶君離、尉遲巧巧和婉兒四人,也只能靜靜地看著,卻不能有任何作為。

他們心裡很清楚,在這個時候,他們就是被作為了讓尉遲靖束手就擒的人質。

即便有這麼多的靈力炮,這位煅骨九階的大將軍毫無疑問能夠安然脫險,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不僅如此,如果花沒有猜錯的話,尉遲靖留在將軍府中的那些親族家人,恐怕也早已落入了控制之中。

若尉遲靖是個狠人,甘願將所有親人拋棄,隨後用一生向瀾滄復仇,恐怕造成的危害絕不會比鴒鷂這個沒有腦子的災獸要小,但是即便是僅與他相處了不到一周的花也能看出來,他絕不是這樣的人。

與他在官場上同樣相處了百年的秦延自然更加了解他。

所以,這是個堂堂正正的陽謀,即便知道這是個圈套,這位瀾滄的大將軍也不得不往裡跳。

花看著天穹之上掛著的那輪月光,與月光之下似乎情緒異常激動的眾人,只見得他們嘴巴一張一合,卻聽不見他們說出的話。

隨後,一陣天旋地轉襲來。

嘖,真來氣。

這是花在失去意識之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只要不對我們造成威脅就行。

「不要戀戰。」連龍王也勸我。

「這傢伙屬於不死族的三巨頭之一,憑藉你修習的道術,根本不足以徹底的消滅它。」

「我知道了。」我在心裡回復龍王。

不知道這傢伙究竟能夠飛多遠,但不管怎樣,這傢伙人身分離,只要把它的頭定在這裡,就算它想離開,也沒有辦法。

我將夏末叫了過來,「從我的背包裡面拿出幾枚桃木釘,一把硃砂,還有搗碎的黑驢蹄子粉末。」

夏末按照我提到的所有,都準備好,並且遞了過來。

我將青釭劍握穩,將定身符咒召喚出來。

足足召喚出來五張,就怕鎮不住這傢伙。

等到完全貼上之後,這骷髏猛地震了兩下,我才從夏末手中接過,將釘子一個個的釘在這骷髏的身上。

一切準備就緒,能夠喘一口氣了,可還是不太敢保證,讓夏末後退了幾步,我這才緩緩的將青釭劍抽了出來。

這青釭劍真是個寶貝,估計也只有它能和這種不死族正面剛了。

特別這種還屬於不死族之中的極品。

向後退了幾步,本來以為已經做的差不多了,沒想到這五張定身符咒根本沒有想象中的作用大。

這骷髏猛地抖動,如果不是桃木釘釘的緊,它現在早就掙脫了。

這些定身符咒在它的劇烈掙紮下,已經落在了地上,軟塌塌的,好像根本不是什麼定身符咒,而是沒用的黃紙。

「這,這情況不太妙吧……」

夏末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儘管被桃木釘釘過的地方還存在一些紅色的,好像烙鐵烤過的痕迹,可是這骷髏已經瘋了。

它不顧一切的掙扎,極盡瘋狂。

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成功掙脫。

「我們快走吧,別看了!趁現在!」

夏末緊緊的拽著我的胳膊。

我有些猶豫,最後心一狠,甩開夏末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