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撞車了啊葉神,這把還打算軍訓暖暖嗎?「

「葉神,剛剛我去暖暖的直播間踩了踩,有個土豪在帶暖暖,還揚言說要教你做人。」

「我艹,帶妹的打帶妹的,到底誰更厲害一點啊,能夠帶暖暖打遊戲應該不會太菜的吧。」

「你們還別說,我剛剛去查了對面帶暖暖玩遊戲的這個人的戰績,有點恐怖的,最近場次勝率在竟然高達80%,而且還是電一區的王者,這種戰績比一些大神主播都要厲害了。」

「我艹,還真是,這個人的KDA也高的嚇人啊,應該是路人玩家中的大神。」

「有點意思了,葉神可能要碰到對手了。」

葉飄這邊的很多粉絲都去了暖暖的直播間看了看情況,對於那梅場主場主風少的戰績,他們覺得是非常的嚇人的。

而暖暖這邊的很多粉絲,也自發的查詢了梅場主的戰績。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我艹,這把暖暖穩了啊,風少竟然這麼牛逼,這KDA都快到20了,真雞兒牛皮。」

「其實我更想去對面看看這個一葉飄零和那邊的妹子是怎麼被打爆的,想看他們無能怒吼哈哈。」

「哈哈,我想知道對面主播帶的妹子好不好看。」

「對面的妹子沒有露臉,連對面的主播都沒有露臉,可能是個醜比。」

「對了,你們有沒有人看過下午的網吧聯賽啊,這個叫做一葉飄零的主播好像也參加了網吧聯賽,而且還獲勝了,據說有幾波能夠上的了TOP10的天秀操作。」

「網吧聯賽有什麼好看的,都是些雜魚,在魚塘裏面秀翻天了又能怎麼樣,這種比賽贏了估計都沒什麼人關注。」

「但是我看過聯賽視頻,這個一葉飄零是真的很秀啊。」

「淡定,就風少這戰績,我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暖暖直播間中的粉絲們覺得暖暖這把應該可以在梅場主風少的帶領下贏得比賽。

而葉飄這裏,看到自己直播間粉絲們的彈幕不禁淡淡地笑了笑,「大家別慌,這把看我的。」

很快雙方就進入了遊戲。

對局開始了。

這一把暖暖和梅場主風少打的英雄分別是輔助璐璐以及ADC伊澤瑞爾。

開啟了腳本之後的風少在暖暖的隊伍中顯得十分的自信。

「小暖,你看我這把的EZ,讓我給你表演一把什麼叫做天秀。」

這樣好了,你們說對面的那個主播玩家喜歡殺暖暖,從現在開始,只要那個主播殺暖暖一次,我就在直播間中發20個火箭安慰一下暖暖如何。」

梅場主在語音中說道。

他這麼一說,彈幕中立刻跟炸開了一樣。

「場主,這是錢多燒的的啊,你就不拍暖暖故意去送啊。」

「安排,這把暖暖要送100個。」

「胡說什麼,我暖是這樣的人嗎?」

看到彈幕的回應,梅場主心中卻是十分的篤定,他可是開了腳本的人,這把他們下路只會有一種結果,那就是他將對面同樣玩下路的那個主播玩家和妹子一起給殺穿。

除非暖暖是鐵了心要去送,要不然對面的下路已經可以宣告炸裂了。

暖暖看到這個梅場主風少竟然這麼貼心,害怕她被殺而心情不好,說出她死一次就發20個火箭的諾言。

想到這兒,暖暖不禁對這個煤場主好感大增,這個梅場主也算有心了,願意用20個火箭來買她一次開心。

二十個火箭可是一萬塊錢,一萬塊錢買妹子一笑。也就梅場主風少這樣的土豪覺得理所當然的樣子了。一時間暖暖語氣溫柔地說道:

「風哥,謝謝你,放心吧,我不會故意去送的。」

很快就到了全軍出擊的時刻。

這把比賽,雙方下路各自幫助自家的打野打完了BUFF之後就在線上對起線來。

李洛溪看到彈幕中說對面的下路是一個叫做暖暖大小姐的主播的時候,心中不禁有些微微地緊張起來。

她也是玩擼啊擼的玩家,有時候也會去看直播,這個暖暖大小姐他還是知道的,也去看過她直播過幾次。

暖暖大小姐在眾多遊戲女主播中,算是人長得美,技術又好的美女主播了。

和這樣的玩家對線,李洛溪心中頓時就倍感壓力。

同樣都是女玩家,她怕自己沒有玩好被對面的暖暖給打爆,那樣拖葉飄的後腿就不好了。

而且女人與女人之間都是喜歡比較的,這個暖暖也是個妹子,和她樣是個美女。

若是她在線上被暖暖給打爆了,她怕葉飄會在心底拿她和暖暖進行比較。不知怎麼地,李洛溪就是不希望自己在葉飄面前出糗。

一時間李洛溪就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遊戲當中了。

而葉飄那裏拿出了契約之刃和李洛溪簽訂好了契約之後,雙方之間的靈魂開始聯繫成一根透明的魂索。

葉飄這個滑板鞋牽着李洛溪的光輝,看上去就像是牽着一隻緊張兮兮的小麥米一樣,兩人開始走到了線上。

「葉神,這一手真的是硬抬妹子啊。」

「哈哈哈,ADC保姆式保護。」

就這樣,雙方下來開始在線上交鋒了。

那邊的梅場主看着滑板鞋用魂索牽着光輝出現,不禁冷哼了一聲。

「狗男女,你們的死期到了!」 沒修完的稿子被我自動發出去了,訂閱的寶寶過半個小時刷新看哈,抱歉……

四爺默了默,眯着眼睛去瞧說話的九爺,嚇了九爺即刻把腦袋低了下去,拿了本公文將自己的臉擋得嚴嚴實實的。

四哥真是小心眼,好好說話,忽然之間怎麼又生氣了?莫不是戳到了他的痛腳?

可仔細想想,怎麼可能自個兒還拿不下去自個兒的兵器呢?

這事兒要是老十有可能做得出來,可是四哥么……想來不會。

蘇培盛聽着九爺問四爺的話,也膽戰心驚的,難不成不是主子想顯擺,是真的取不下來了?

記得早些時候,主子還說過,那兵器是姑娘剛剛送給他的。

可見主子自個兒也是沒摸清這兵器到底是怎麼用的。

蘇培盛想,要不他去跟姑娘說一聲?

穿着四爺的臉色,蘇培盛又有些猶豫了。主子一個爺,小小的兵器不會用,還要請教女子?說出去,怕主子覺得丟人,可若不說……難不成要讓主子一直帶着這東西?

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是一咬牙一跺腳,吩咐小太監去後院瞧瞧姑娘醒了沒。

阿嚏!

溫酒迷迷糊糊剛轉醒,便打了個噴嚏,她揉了揉鼻子,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

察覺腰間傳來的酸處,忍不住咒罵了一句:「屬泰迪的!」

正想起身喝口水,便忽然聽到了一堆播報的聲音。

【叮,收穫四爺升級愛心4顆。】

【叮,靈力充沛,空間自動升級。】

【叮,監測空間面積到達100平,獲得錦鯉初級空間稱號。獎勵全屬性加5,往生花100株,美顏大禮包【稀有】1個,隨機禮包【稀有】1個。】

腦袋裏面轟的來了這麼一聲,溫酒被震的瞬間清醒,還沒來得及問上一句,霍爾察覺眼前一黑,再次昏睡過去。

等溫酒再清醒的時候,發現她自個兒正在靈泉裏頭泡著呢。

皮膚上又排出一層黑泥,她也來不及問小瑾,只覺一陣噁心,在靈泉里洗了又洗了。

也不知是洗了多久溫酒總算是把自個洗乾淨了。

下意識的抬頭看去,忽而愣住了。

小錦十分興奮的聲音傳來:「主人哇哇哇!你太厲害了,今兒個帝王心樹長了好多,你快看!」這邊說着小錦嚮往生樹指了過去。

溫酒也有些愣,之前不過是肩膀高的樹,如今已然,比那小房子的房頂還高了。

從前是小腿粗細,現在已經有成年人的腰那麼粗了。

最關鍵的,是上面還閃爍著星星點點的金光,樹的上頭有一層淡淡的金色祥雲在不斷變換,一眼看過去流光溢彩的。

溫酒懵懵的眨了眨眼睛:「這是發生了什麼?」

小錦繼續興奮:「主人你沒看到嗎?咱們空間又擴大了!帝王心樹帶來的靈氣果然不一般。」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舒坦,太舒坦了。」

溫酒依舊是有些摸不清頭腦:「可是為什麼忽然升級了呢?我也也沒做什麼呀?」

溫酒掐了一把自己的臉,覺得一切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

小錦卻道:「主人,你怎麼會覺得沒做什麼呢?

你看,帝王星今天的愛心和之前的有什麼區別?」

小錦說着,將兩顆愛心放到跟前讓溫酒看。

溫酒眨了眨眼睛:「今天的好像更亮一點?」

「沒錯!」小錦道:「之前一個愛心只能升級一小塊地方,如今一顆愛心大概能升級一平米的土地。」

「這是什麼緣故?」

這是啥緣故?溫酒眨眨眼他更愛我了,小井卻搖頭,帝王心確實對主人的感情更深了些,但那更體現在帝王心術上這棵新樹代表的就是主人的愛意,帝王心對主人的愛意,見他如今這般茁壯成長,想來帝王星也是將主人放在心上了,這新帝王心愛心的增加,想來是和主人你昨日給帝王星的全部核武器有關溫就眨眨眼啊,小金盾,帝王星本身的能力越強,他身上所帶來的氣運便會越多,不管是帝王心術還是帝王心的愛心,都會因此能量更加強大,對於我們來說實在是再好,不過梁小靜這會兒看着溫灸的眼睛亮的驚人說來他們家姑娘還真是未雨綢繆,自個當時還覺得主人將拳譜和武器送給四爺,實在是太魯莽了。

空間的東西任意一樣拿出去都夠外借,都夠震驚這個界面的,拳譜和拳刺拳譜倒是還好,那拳刺更是,靈氣,他本以為主子自己會動心的,誰知道主人竟然將權字直接就送給四爺了,動作快的他甚至都沒來得及勸上一句,溫酒也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他是實在覺得有些,他是實在對練拳武功這些東西沒什麼興趣,當然,也不是沒練過,拿回來軟軟趴趴的打了幾拳,又把那個拳套套在他自己的胳膊上,試了好幾天一丁點兒的反應都沒有給了,自己也是白費了,還不如送給四爺,沒生小四爺這麼快就見了效果。

「那以後豈不是他越厲害我們這個空間就升級的越快了,什麼時候才可以升到二級,這空間最大能升到多大?小錦被他問得懵了嗎?撓了撓頭主任,我也不知道能升多大。但我知道甚至二級的時候。

我只知道空間升至二級的時候會再增加100平的空間,如今我們這個剛滿100平,你看看是不是還稍稍有些擠?溫酒瞧著自己毫無章法的空間,其實現在心裏頭也有點不那麼舒坦,擼了擼袖子知道來,咱們把空間清理一下,還有給我的那幾個大禮包都打開,看看有沒有能讓靈氣升級的,抓緊把我這個柜子再升級一下,還是太小了,他近日做了好些罐頭,又泡了好多酒,裝新鮮蔬菜的那一格子已經不夠用了。

兩人忙到許久,又重新規劃了空間幫忙,這升過級的空間就是不一樣,那一塊用事業愛心,升級過的土地有好大一塊,如今瞧著月末也得有10個平方左右了溫酒忍不住感嘆小錦,

打開美顏大禮包,裏頭冰肌玉骨,膏生膠提軟水各三大瓶。黃的溫酒眼珠子都直了,我的天哪這是發家了,小錦也忍不住跟着轉圈發家了,發家了發家了。

。 !勿訂!先傳后改,明天再看。

「你又和人交手了?」

「對,我把自己也賭上去了,一局定輸贏,免得這伙餓狼輪著番來欺負我們。」

「都是我害你惹禍上身的。」

楊琛笑道:「哈,好人不是那麼好當的,扒你三層皮都算輕的。」

于飛鴻握住他的手:「有把握嗎?」

楊琛笑容斂去,沉吟片刻還是搖頭,嘆道:「人家有千門八將,想贏這一局,很難。」

于飛鴻面色一變,咬牙道:「我攬的事我自己擔,真要是鬧炸了,我就報警,別把你也給搭進去。」

楊琛攥住她的手:「現在已經不是你的事了,我不能認這個栽,我必須贏這一局。」

說著楊琛故作輕鬆地笑:「別擔心,無冤無仇的,真要是我本事不濟,也不過是換個廟燒香,死不了。」

………

賊輸一眼,傻根脫離視線的那一刻,王薄就知道自己輸了。

黑化強十倍,洗白弱三分。

因為壞人總會利用好人的善良去打敗你。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是人性,也是陽謀。

葛尤手托著裹著錢的油紙包得意地看著楊琛,鄧朝湊過來低聲道:「錢被調包了,全是假的。」

葛尤面色一變,托著油紙包向楊琛走去,在他對面坐下。

「行啊,跟我玩兒狸貓換太子,黎叔是看得起你才跟你過招,偷奸耍滑啊你是。」

葛尤微微俯身,伸手在楊琛的手背上拍了拍:「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黎叔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楊琛這一瞬間就像是被一條毒蛇纏上了,面色有些難看。

葛尤一副大佬姿態向著走廊盡頭走去,可惜這個逼還沒裝圓潤呢,就被一把槍頂住了腦門兒,頓時敬了個法國軍禮。

樊偉戴著卡通面具,結巴著:「打…打劫!」

「嗨,我最煩你丫這些打劫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剛說完就被一拳打到了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