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就要去北市,為的就是蕭言的事情,不過現在不方便說,等我到了去找你,咱們再細談。」

鄭圓圓有些不滿意,這要麼不說,要麼吞吞吐吐不幹脆的樣子像什麼話啊。

「圓圓,隔牆有耳。」

鄭圓圓聽完韓長青的話,表情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好吧,我等你。」不再多問了。

掛了電話,韓長青加快速度,朝著自己的車走去。

剛走到車前,準備開車,他的手就下意識的頓了一下,然後,將手放在腰間,小心翼翼的朝著車後走去。

剛走了一步,車后就傳來笑聲。

「哈哈哈,不錯,小子還是很警覺的么。」

從車後面走出一個人。

韓長青看到來人先是一臉意外,緊接著恢復正常。

「韓叔,你怎麼來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韓昊。

韓昊伸手拍拍韓長青的肩膀,一臉欣慰,沒有回答韓長青的話,反而是自顧自的開口。

「你小子不錯啊,已經打到這麼內部,能接觸到蕭言的事情了,不錯不錯,組織培養你還是很有價值的。」

韓長青瞬間攥緊手,但是表情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你小子這麼多年也過的的確逍遙自在的,我們為你付出了這麼多,你是不是也該給組織做一件事情啊。」

韓長青笑著回應,但是眼神但卻帶著冷意,只是這種情緒只是一閃而過,並沒有被韓昊發現,「那是當然,韓叔是有什麼任務交給我嗎?」

「放心,不是讓你做什麼盜取機密的事情,這種事情還用不上你呢,你的任務,就是想辦法把那個鄭圓圓弄到手,知道嗎?」

韓長青微微蹙眉,「鄭圓圓,她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把她弄回來做什麼?」

韓昊眼睛危險的一眯。

「讓你做就做,哪那麼多的為什麼。」說著伸手拍拍韓長青的肩膀。

「長青啊,叔叔可是很看好你的,加油,別讓我失望啊。」

韓昊說完便走了,韓長青一直看著韓昊的背影,緊緊的攥住手。

自從和韓長青通過電話后,鄭圓圓的心思早就飛到了韓長青的身上,時不時就要看一眼手機,生怕錯過任何一個韓長青的電話。

就這麼硬生生的熬了好幾個小時,就連去吃飯的時候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才接到一個簡訊息。

「我到你家門口了,開一下門。」

鄭圓圓立刻從自己的床上跳下來,跑去將門打開,韓長青正準備往裡面走,卻被鄭圓圓往出推著走。。 當然了,此時此刻對於這個身經百戰的沈建來講,如今這個馮濤所說出的這些話,人家當然心中也是十分的明白的,他當然知道,此時此刻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將這些幾乎所有的蘇家圍在一起的話是非常不明智的選擇他們馮家的子弟們,一旦對這些富家子弟們發起進攻的話,那麼只是不知道他們這些來自於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他們這些人在如此強勢的攻擊之下,根本就不可能非常安全的逃出生天,與此同時,每個人都要知道,如今他們所有的馮家子弟們手中都擁有一些丹藥的,儘管他們這些人手上的單要和沈建手中的一品極品丹藥完全沒法比,不過這時候的他們,畢竟對這些成功的話直接回家的,親們可以說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而而且這些富家子弟們在此時此刻在進行作戰的時候,一定要將他們團團圍在身邊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很可能就無法再吃兩天手腳,因為他們這些人在施展出他那武魂的時候,根本就不可能藉助他們的力量,讓自己的實力能夠都能夠得到更大限度的提升。

所以說當這個沈建讓這些所有的蘇家子弟們圍繞在他的身邊的時候,很多的蘇家子弟們感覺到非常的不理解,其中無外乎也有一些蘇家的子弟們,都覺得這個沈建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貪生怕死之輩罷了,在他們家的同樣流傳了沈建的一些事情,這些事情當中他們也覺得沈建僅僅是徒有虛名,因為此時此刻當他們這些人紛紛的趕到現場的時候,都發現這個沈建如今經脈已經被這個馮凱直接打,這個沈建這麼久無法進行長時間的作戰。

因此,他們這些人並沒有親眼看到這些蘇家子弟們為什麼能夠利用妖化丹的實力,從而變成妖獸的形態,當然沈建送給他們這些富家子弟集中的時候,這些匆忙趕來的蘇家高手們也都沒有看到,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甚至感覺到這個沈建僅僅是一個敗類而已,他們這些人雖然表面上輕輕的圍繞在了沈建的身邊,不過他們這些人僅僅出於沈建的邊緣地帶而已,一旦發生激烈戰鬥從而遭受攻擊,他們就可以順利的逃脫這些馮家子弟們對他所發出來的攻擊,因此他們這些人當時每一個人都留了一個心眼兒,他們完全不想要,只是責備這些來自於,馮家的高手直接殺死,所以說這時候他們只想保命,除了保命,他們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如果他們今天來到這裡的話,保護蘇夢的話,他們或許心甘情願,如果讓他們保護這個外地的沈建來講,他們這些人是完全不會答應的,當然了,這也是他們這些人對沈建不太熟悉才導致這樣的局面,如果他們這些人此時此刻都能夠感受到沈建對他們今後所發生的巨大幫助的話,他們可能每一個人都會去選擇進行跪舔。

這時候,這時候除了那個蘇杭,其他的這些馮家子弟們通通圍繞到沈建身邊,而這些馮家的子弟們在外面進行圍困了更大的一圈,與此同時這些馮家子弟們都一網打盡,因此他們這些人每一個人都吞不掉一枚下品元丹,他們相信在這種下品培元丹的幫助之下,他們這些人完全能夠生產出更加強大的實力,他們這些人的頭頂之上紛紛釋放了他們的武魂,他們這些形態各異,不能過於功利過於不過他們這種攻擊方式,一段同時發起進攻的話,必然會有非常強大的效果,尤其是那一位修為境界,此時此刻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九段的那個馮凱而言,他如今一旦順利擊殺沈建,必然能夠順利的完成任務,這樣一來他便沒有後顧之憂了。

因此雖然說這個沈建表面上來看,然而這些在馮家的眼裡是個沈建這樣做,無外乎是讓他們完全都無法想象到這個沈建能夠依靠多麼強大的手段,能夠真正幫助這些真正能夠對抗這些來自於皇家高手的攻擊,可以說每個人都非常的興奮他們這些人,如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經過了幾個時辰的作戰,終於將眼前這個沈建逼到了死路,此時此刻可以說他們如今如果想要真正的話,完全就是時間問題了,如今這個沈建早死或者晚死僅僅是時間問題,他們遲早會將這個整件順利的擊殺掉,而如今這些富家子弟們雖然說依然擋在了沈建的身前,可以幫助沈建抗這些攻擊,不過這時候也僅僅是杯水車薪罷了,因為這些富家子弟們這些妖化丹的時候作用效果已經非常的減退,根本就無法真正發揮出了效果,他們雖然說每一個人都吞服了,不過這次不錯,根本就無法長時間的幫助他們這些人進行充分的作戰。

這時候這個蘇夢顯然非常擔心沈建的安危,所以說這個周末在福特此刻竟然來到了神殿的身邊,如今他這個妖化丹是一個魔蝶,然而,剛才氧化氮的作用效果分析之後差別在這裡,變成了他的本尊的人類狀態,所以說這時候他為了保護沈建,施展他的斧頭武魂手在沈建的身邊,她非常擔心沈建被眼前這些房價的高手,沈建已經成了這些高手的救星,最起碼在這個蘇夢的心裡,如今國家如果真的想要真正發展壯大的話,或許只有依靠沈建的幫忙才能夠真正的完成,而且這個服貿甚至已經感覺到你這個沈建在作戰方面和的修鍊天賦和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永遠的呆在這個薊州城小地方,他會擁有更加廣闊的空間等著他,因此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沈建此時此刻竟然有如此奇妙的想法,來幫助這些蘇家的子弟們,一個個來自於馮家高手的狂猛攻擊。

對於沈建的要求,這個也僅僅是聽話照做罷了,然而他對這個沈建,這樣做的原因卻也同樣搞不清楚,如今這個,他對這個軟體幾乎有一種盲目的信任,所以說這時候讓他們這些所有的富家子弟們圍繞在他的身邊的時候,這幾個周末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懷疑,便帶領這些蘇家的告訴我們渡過難關。

然而在這時候對於他們來講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他們做這些附加的高手們無法真正的皇家武者的方法出來,那麼這些房價一旦對他們這些富家高手發起猛攻的話,那麼這些可以說非常的危險,畢竟他們已經在沈建的周圍圍成一圈,相互之間距離不到半米,如果他們之間進行相互作戰的話,很可能他們這些人都無法拆除掉,因此在作戰的時候根本就不可能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攻擊實力出來,他們這些人還要保護那個看起來如同殘廢一般的軟體,因此其中的幾名富家武者們,看沈建並不是很爽,所以說他們這時候通通圍繞在了沈建在邊上,並不願意靠近這個沈建,只有蘇夢和這些學院的子弟們還圍繞在身邊。

「蘇家的兄弟們你們距離我太遠了,離我近一點,越近越好,只有這樣我才能幫助,如果你們今天不聽我話的話,很可能今天咱們這些人都會落入非常危險的境地做,你要祝福我的安排,咱們闖一闖,如果能夠真正的高手的話,那麼就再好不過了,即便是我們今天無法真正的突破高手對我們所進行的圍剿,我們依然能夠成功的逃出他們的,今後有機會的時候,咱們就可以報仇,前提條件是咱們不要被這些馮家武者殺掉,要保證活著回到蘇家。」

不過在沈建說這些話的時候,依然有個別的,蘇家子弟們對沈建所說的這些話嗤之以鼻,,尤其是蘇東所帶來的那幾位高手,看看這些人是前來救援的,畢竟他們是有著非常重要的任務,所以說他們今天的第一要務是要保護蘇夢,並不是想要保護沈建沈建的死活對於他們來講根本就絲毫的不重要,因此被他們這些房價的要求真正的低調的話,他們也完全不會擔責任,只要這個蘇夢能夠順利的活著,逃出生天就可以了。

這些人,現如今紛紛圍繞在了沈建的身邊,也都是為了應付而已,大小姐也對他們發起了命令,讓他們這些所有的附加值都圍繞在這個事件的身邊,因此這些人才非常不情願的來到了身邊,不過他們只想要在邊緣地帶,一有問題就可以順利的逃跑了。

所以說提出來讓他們這些人里選一個近一點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卻並不聽話,依然站在原地,也感覺到非常的無奈。所以說這個服貿此時此刻才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也是完全沒有辦法的。

這時候這個沈建顯然已經看出了這其中的想法,然後他輕輕的對身邊的這個蘇夢說道:「你不用擔心,儘管說對我並不是十分的信任,不過信任不信任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只要你們幾位信任我就可以了,如今你們已經來到了我的身邊,這樣一來我完全能夠幫助你們幾天這些,馮家的子弟們。

這時候沈建從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面,忽然拿出了一大把丹藥,這些丹藥當中,有妖化丹也有培養,因為此時此刻這些來自於薊州學院的這些,只不過是他們的培養而培養的作用效果可以說時間非常的長,時間在這邊,幾點開元丹的藥力根本就不可能消失,所以說這些人服了極品的培養之後,他們依然能夠利用其品牌的非常容易的元力能量,來提升自己裡面的元力,不過這些被蘇東叫來的蘇家高手們他們決定沒有,極品的培元丹,雖然他們一些個別人當中,手中依然有丹藥,不過這些丹藥也僅僅是那些普通的,下品培元丹和沈建手中的極品仙丹,可以說完全沒法比。

「今天無論如何我們也要和這些馮家決一死戰,而且我會滿懷信心的跟你們這些富家子弟們說,咱們今天不會,而且會勝得很漂亮,而且我們這些人能夠吞的將這些馮家的雞殺掉!」

沈建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將手上的一些單送到了每一名馮家,這些馮家子弟們總共有16個人,而這16名當中,除了那些被蘇東所帶來的這些玩家前來救援的高手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後期的程度,而那其他的這,被蘇夢帶來的這些學院裡面的,他們的實力也僅僅出於武魂的5段和6段而已,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幾點給他們一些,或許能夠真正幫助他們修鍊,然而在如此危急的時刻,對於他們戰鬥力的提升根本就不會有太多的幫助,只能夠幫助它們體內擁有非常充足的能量。

「哈哈,我說沈建,我知道你手上有非常多的彈藥,不過如今你們這些爺們的修為境界都非常的低,僅僅是一些武魂境中期的,僅僅憑藉這些丹藥是完全沒有作用吧,雖然說我知道你這些丹藥都是一些極品丹藥,不過那葯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能提升這些富家子弟的修為境界,所以說如果你識時務的話,還是帶領你們這些富家子弟們對我們馮家進行投降吧,你們如果對我進行投降的話,或許你們這些富家子弟們還有一定的活命的機會,你們如果今天不投降的話,我告訴你們,今天你們每個人都不要想活著離開這裡。」

然後這個馮濤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其他的這些皇家舞者們溝通負荷對,馮濤說的這些話表示贊同,極品培元丹雖然說在修鍊的時候能夠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它對於作戰來講卻並不能短時間內提升這些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所以說在他們這些馮家武者眼中。此時此刻竟然如同贈送大白菜一樣,將這些極品培元丹贈送到這些蘇家武者的手段不外乎是暴殄天物,如果這些疾病賠人家送給他們這些馮家土地的話,那他相信他們這些皇家子弟今後的修為境界必然能夠再次提升一個非常重要的台階,從而再次得到家族的重視。。晚上七點,俞君識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來到一處高檔小區,下了車,進了單元門按了樓層電梯后他靜靜的等著。

他在想,等下見到潘筠,他要如何跟他打招呼?

叮的一聲,他邁開長腿走進電梯,不到一分鐘電梯在指定樓層停下,俞君識挺了挺脊背,又整理了下頭髮,對著光滑可鑒的電梯鏡面左右端詳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覺得疲態不是那麼明顯,他才按了潘筠來家的門鈴。

開門的是陸艷榮。

他們上午其實見過面的,在學校。開記者會之前的那段時間,俞君識特意去了一趟學校。跟校長解釋了那個蛋糕的事情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三十九章我的喜好不符合大眾審美 走進廚房,迎面撲來一陣一陣熱氣,濕漉漉的,蒸得眼睛睜不開。

鼻子里聞見香噴噴的菜香,耳里聽見叮叮噹噹的勺子響聲。

看來這兩個貨正在炒菜,她們自然沒有發現有人走進來了。

張凡在蒸汽之中迷濛著向前走了兩步,眼前現出兩個女人的背影。

一個纖細腰肢顯得靈動媚人,一個豐腴腰身有一種成熟韻味。因為兩個人的腰上都系著小圍裙,顯得腰細臀肥,再加上蒸汽朦朦朧朧,看上去格外的有一種美感。

哪個是棗花呢?

張凡當然認得這個纖細腰肢的是棗花。

勞動中的美女真是有一種格外的動人之處。

張凡向她靠近,剛要打聲招呼,忽然打消了主意,我就站在這裡,看她們兩人什麼時候能回身發現我!

靜靜地站著,看著棗花炒菜的一招一式,很像一個女廚師,尤其是手掂大勺時,一上一下,手一揚,菜肴在空中翻一個花,穩穩地落在勺子里,十分精彩好看。

滋滋啦啦一陣子,菜炒熟了,棗花側過身來,準備拿一隻盤子盛菜。

張凡手疾眼快,取了一隻盤子遞過去。

棗花嚇了一跳,尖叫一聲。

當她在霧氣中發現是張凡站在面前,不由得驚喜交加,掄起手中的鐵勺子,就向張凡頭上打來。

張凡知道她不會真打,索性沒有躲閃。

棗花的勺子掄到他臉前時忽然在空中停住,笑罵道:「你什麼時候進來的?也不吱一聲,像個賊似的,把老娘的膽汁都嚇出來了。」

張凡有幾分尷尬地笑了笑,發現云云媽媽正在驚奇地打量自己,便收斂笑容,作出一個老總應有的尊嚴,「阿姨,棗花,我聽一象說,有的工人反映伙食不好,主食老是饅頭米飯,副食不是土豆燉肉就是茄子燉肉,工人說能不能來點排骨燉芸豆?所以,我過來看看,研究一下能不能改進一下菜譜……」

「當!」

棗花把手裡的勺子向案板上一摔,發出一聲爆響。

只見她柳眉倒豎,俏臉生威,雙手叉在纖細的腰上,罵道:「剛吃上幾天飽飯就學會挑食了?張總你心好,我們基地的伙食天天見肉見魚,早晨還有鮮奶喝,你叫他們去外邊打聽打聽,哪個工地有這麼好的伙食?他們不願意吃,老娘還不願意給他們做呢!從明天開始,頓頓鹹菜大餅子!愛吃不吃,不吃叫他們找屎去!」

云云媽媽也是生氣了,小衫之下緊繃繃的大胸脯一起一伏,不知是被熱汽蒸的,還是被怒火燒的,一張美婦俊臉上紅雲朵朵,說出來的話,根本不像平時那麼溫文爾雅:「小凡,你不明白,這些人不禁慣,你待他們好,他們就要往你鼻子上抓。我看哪,以後咱們的伙食也別搞這麼豐富了,管飽就行。」

聽兩個主廚這樣一說,張凡反而感到是自己多事了。

其實,一象跟張凡彙報這個事的時候,一象也是非常生氣,想揍那兩個挑事兒的小子,被張凡在電話里給制止了。

這些工人是有點要求錦上添花,有些過分,但細想起來,也不是沒道理,不管飯菜豐富不豐富,多換換樣兒,口味也好。

想了一下,忙解釋道:「阿姨,棗花,你倆別誤會,我沒有批評你們的意思,實在是這些工人太挑剔了。你倆做的飯菜沒說的,我剛才隔老遠就聞見菜香,饞得口水咽了一肚子。」

「閉嘴吧你!」棗花紅著臉,斜了張凡一眼,眼裡熱辣辣的全是開心,「虛情假意的來給誰灌迷魂湯?真有這麼好心的話,趕緊給廚房加裝一台排油煙機,我和阿姨一天到晚都熏成黑兔子了。」

張凡盯著她的白嫩嫩的俏臉,心裡暗笑一陣,連連點頭:「我告訴一象,明天就加裝一台大排量的油煙機!」

然後,對云云媽媽說:「阿姨,工人喜歡吃排骨,你可一周採購一兩回排骨,搞一頓紅燒排骨,搞一頓糖醋排骨,哄他們高興,叫他們幹活起勁就是了。」

云云媽媽點了點頭,卻又不由得嘆了口氣:「這些工人,攤上你這種老闆,也真是掉福窩裡了。」

張凡也是跟著嘆了口氣,「大家都是窮苦出身,我父親以前在廠里打工,天天吃玉米麵餅子,喝白菜湯,連點油花都沒有,我不想做那種黑心老闆叫別人罵,多花幾個伙食錢沒關係,工人們能夠吃得好就行。」

棗花親昵地打了張凡一下:「就你菩薩!」

云云媽媽心裡一陣感動,更多的是輕鬆和放心,自己的女兒給了他,起碼不會受委屈,這樣一想,對眼前的張凡就更加喜歡,不由得走上前來,往張凡的臉上打量著,心疼地說:「小凡,你這次去江清,也沒幾天呀,怎麼弄得精神這麼不濟?」

張凡心裡明白,在張家埠老爺溝矸石堆上差點壯烈了,傷后出了一盆血,輸了一盆血,雖說是傷口已經好了,但臉色上肯定沒有恢復到從前的樣子。不過,他不想告訴她發生的事情叫她跟著擔驚受怕,只是淡淡地一笑:「阿姨,我沒事,這幾天有點忙,等忙過這陣就好了。」

「你不要這麼拚,錢是永遠也掙不完的,萬一累壞了身體,你讓云云靠誰去?」她溫情地說著,伸出手輕輕撫了撫他的臉頰,「瞧瞧,瞧瞧,你再這樣下去不顧自己的身體,阿姨可要生氣了!」

「阿姨,我記住了。您放心,過兩天我再過來,你看看,保證精神煥發好不?」張凡笑道。

云云媽媽扯著他的手,不斷地在自己軟軟的手裡摩挲著,「小凡,要麼,你天天回云云那裡住吧,阿姨每天晚上給你煲湯喝,很滋養,包你很快恢復。」

這兩人在這邊溫情著,旁邊的棗花看得已經十分不耐煩了:去!還沒當上真正的老丈母娘呢,就在這裡秀溫情,給誰看呢!

張凡對於女人之間的細膩酸醋之事早就有豐富經驗,眼光已經瞥見了棗花的不忿,忙笑道:「棗花,你跟我來,問問你郵票的事。」

棗花得意地沖云云媽媽一笑,跟著張凡走出了廚房。

不過,棗花心裡明白張凡提郵票是找借口跟她單獨說話,剛剛離開廚房不遠,便嗔道:「張總,你閑著沒事,又來拿我這個小丫環開什麼心?」

。 青銅盞被高文賣出去了!

看著店老闆帶人搬東西走時那罵罵咧咧的勁兒,高文覺得自己可能沒虧。

等東西都被搬走了。

看著屋裡空出來的好大一塊兒地兒,高文打心眼裡覺得舒坦。

進賬三萬三!

再加上手裡的一萬一千零四十點,高文手裡的生存點已經有四萬四了!

這還是沒把屋裡這堆兵器算上。

不然的話,高文手裡的生存點怕是能破六萬。

「不過話說回來,這堆東西該往哪兒賣」

兵器店。

鐵匠鋪。

福祿會。

這幾個地方應該都收。

「不成的話,再找顧風問問?」

高文這邊正想著呢,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等高文走的近了,就聽到門外傳來奸商那獨有的嗓音。

「文哥,在家呢么?我找人來幫你修房子了!」

高文打開門。

這會兒天已經亮了。

就見門外站著七八號人,外加兩輛牛車加一輛騾子車,上面裝的是各種原材料。

「嘿嘿,哥,你起的挺早的卧槽!」

本來看高文開門,這貨就堆著笑臉往屋裡走,誰想他剛進門,就看到屋裡那堆了一地的各種兵器鎧甲

就見奸商猛地一個回身。

沒等高文反應過來,他倒是先一步把門給關上了。

背後貼著門,奸商額頭冒汗的直往地上出溜。

「文文哥犯犯法的事兒咱可不能幹吶」

高文「???」

「你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

順口回了一句,高文轉過身一看。

然後,他自己也沉默了。

說來也巧。

奸商把那些零碎給挑走了,現在那堆裝備里就剩下『刀、槍、斧子、弓、弩、箭袋、皮甲、盾牌、菜刀、鎧甲』這些讓人一看就容易誤會的物件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