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你的真名。」許林道,「我準備將你長久地記在心裏呢。再怎麼說,咱們也算是露水夫妻一場,要有點個記錄在心裏的。」

這麼地說着,漂亮媳婦兒還真的是認真了起來:「我說的是真的呀,周先生。我在夷疆,本來就是個異數。我的家族,本來就來自內地呀!」

「來自內地,來自哪裏?」許林冷不丁地問了出來。

「姑蘇。姑蘇聽說過沒?」漂亮媳婦兒道,「對,煙雨姑蘇,就是那個地方了!」

許林的心裏猛然地一震:如果真的是那個地方,那她的顏色和風情,也就是渾然天成的了!

「如此說來。盧姑娘,還真的是我的老鄉呢!」許林不禁也嘆息起來,「我怎麼就說嘛,看到你的第一眼,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對,我也是這樣的。四目相視的第一眼,我就真切地喜歡上你!」漂亮媳婦兒盧紅艷,還真的是人如其名了。

遠遠的,半山腰的位置那裏,好像突然傳來了什麼異樣的聲音。許林向上看去,看到了蓋麥爾和蘇雲曦正在向下面傾倒着什麼東西。

「哎呀,快跑!」許林說着話,就拉着漂亮媳婦兒盧紅艷奔跑起來了。

蘇雲曦,這個來自龍圖市的矯情姑娘,正在向下面傾倒著凌晨時分給許林敷腳用的洗腳水。

在華夏的內地,有句流傳甚廣的話:饒你奸似鬼,喝了洗腳水。

這種東西,無論在哪裏,都是晦氣的象徵。想到這裏,他倆已經奔跑出溪水的範疇了。

那兩三個罐子的洗腳水,總算是傾倒乾淨了。許林準備下山,漂亮媳婦兒準備上山。

分手在即,許林道:「這種時候去找武任寨主的話,不知能不能得到答覆?」

「他不答覆你,你就在那邊等下去。我回去之後,自然有辦法叫他就範。」這是漂亮媳婦兒盧紅艷留下的話。

許林聽到了這樣的承諾,心裏也就安生下來了。他向山下走去的同時,心裏也不禁笑了起來。

找到了武任寨主,還真的是被推辭了。許林真的就等了起來,不到半個小時的光景,漂亮媳婦兒盧紅艷也就下來了。

兩個人昨天晚上才圓的房。漂亮媳婦兒盧紅艷進了她的梳妝室,一番的打扮再度出現時,武任寨主就驚為天人了。

「啊呀呀,美人兒!」武任寨主也不管有許林在,就那麼地誇讚起來,「你,你,真是我的武任的剋星呀!」

「寨主吉祥!」漂亮媳婦兒盧紅艷說話時,根本就沒有前綴,也沒有後綴。

【本章完】

。 最終,劉秀蓮還是跟了上來,但卻很識趣的沒有說話,拿著幾根冰棍走在後面。

村民看到的的一行人下來,本來在路口等著的,一下全部涌了上來:「村長,怎麼樣了?」

「楊老闆,我們的楓菜還可以吧?要不要收?」

「楊老闆,我家地就是靠近山腳那一塊,你們下來要經過的,你看怎麼樣?」

說話的人很多,七嘴八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回誰的話。

楊金喜站到高一點的土坎上,抬高手往下壓,示意大家先別說話:「都靜一靜,靜一靜,聽我說。」

村民漸漸安靜下來,楊金喜說道:「楊老闆已經答應收我們的楓菜了。」

這話一出口,頓時所有人都齊聲歡呼,只要楊晨軒願意收他們楓菜,他們的困難就過去了。

楊金喜繼續擺手,示意大家安靜,說道:「楊老闆願意收我們的楓菜,那是他看我們困難,才幫我們的。」

「楓菜楊老闆買了以後,肯定也是要賣的,總不能放在手裡爛掉。」

「我們賣米也知道,別人只要好,次的都沒人要,或者價格很低。」

「五分錢已經,楊老闆沒有還價,但這楓菜我們一定要給好的,黃葉子、爛根、爛心的總不能賣給楊老闆。」

「楊老闆收了這些爛菜,他下次也不會再來收了,是不是?」

「楓菜要我們自己收,到時候楊老闆直接讓人來過稱,運走。」

對此,村民還是沒有任何意見的,楊金喜說的沒有錯,就算是出去賣米,他們也會挑著好的出去賣,很多次品,或者碎米,都是留著自己吃的。

這楓菜自然也是一樣的。

楊金喜本來打算等楊晨軒走了再跟村民說的,既然已經撞上了,那乾脆把要交代的,全部交代了一下,讓在場的人,奔走相告,告訴村裡其他人,等收的時候,賣到誰家,再挨家挨戶叮囑一遍。

楊金喜說完,又特意讓楊晨軒說了一下話,也算是給楊晨軒一個拉好感的機會,讓村民以後也感激楊晨軒。

楊晨軒也沒有多說,只是隨便說了幾句客套話。

說完,楊金喜讓村民散去,對楊晨軒說道:「楊老闆,勛功老哥,吳師傅,等會去我家吃飯,我已經讓家裡在安排了。」

楊晨軒擺擺手,說道:「村長,留下來吃飯就算了,明天就要來收楓菜,我還得回去安排一下,到時候這些楓菜要全部做成酸菜和鹽菜才行,要不然的話,這麼多,吃也吃不完。」

若是別的理由,楊金喜肯定會留,但這個理由,他還真不知道怎麼挽留,只好說道:「那行,楊老闆還有事,我就不耽擱楊老闆了,下次有機會,在吃飯。」

「行!村長,那我們先走了。」楊晨軒說著轉身就朝著車上走去。

就在幾人要上車的時候,劉秀蓮笑著走了上來:「小軒、爸,去家裡坐坐吧!」

楊晨軒沒有搭理劉秀蓮,而是轉頭看向爺爺。

楊勛功猶豫了一下,說道:「算了吧!小軒還忙。」

「就坐坐,耽誤不了什麼事情,喝一杯茶。」劉秀蓮趕忙說道,臉上儘是討好之色。

曾經劉秀蓮百般想要從楊晨軒家裡撈好處,趕楊勛功走的時候,也是毫不留情面。

但現在,劉秀蓮已經完全沒了當初咄咄逼人的氣勢,她已經徹底認清了事實,她能從楊修遠手裡撈到好處,那是楊晨軒他們念親情,讓著他的。

如果楊晨軒不給她面子,她屁都撈不著。

劉秀蓮心裡也後悔,當初為了那一丁點的蠅頭小利得罪了楊晨軒,若當初不是那麼見利忘義,現在和楊晨軒一家保持良好關係,現在她能撈著的好處恐怕是更多,而且能細水長流。

如今,她再想要從楊晨軒家裡撈一點好處,那是半點可能也沒有了,她現在最想的就是如何跟楊晨軒一家修復關係。

楊勛功不喜歡劉秀蓮,堅持說道:「你的茶我受不起,算了!」

劉秀蓮心裡很清楚,自己很討嫌,趕緊說道:「爸,您孫子孫女也想您了,回去看看他們也好啊!」

楊勛功對於自己的孫子、孫女還是有感情的,但隨即說道:「他們真想我的話,就不會只有你一個人來了,怎麼不見他們來這裡看我?小軒,我們走吧!」

楊晨軒應了一聲:「好的,爺爺!」

楊晨軒說著就啟動車子,也不管劉秀蓮的手還放在車窗上,直接松離合、踩油門。

劉秀蓮還想要說話,但車子已經動了,趕緊放開手,心裡有一些惱火。

楊晨軒沒跟劉秀蓮說兩句話,態度已經很明顯,他不會給劉秀蓮面子。

劉秀蓮不知道楊晨軒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大的意見,楊修遠、楊勛功、張月華雖然也對她們家有意見,但她說話,還是會回的,可楊晨軒直接就是不搭理她,懶得跟她廢話。

劉秀蓮心裡對楊晨軒是有頗多的不滿,卻不敢在楊晨軒的面前絲毫表露出來。

同時,劉秀蓮心裡還有一些責怪自家的幾個人,明明他們更好說話,一個個又要面子,又怕楊晨軒,不敢來,否則劉秀蓮也不會自己眼巴巴的跑來巴結。

劉秀蓮心裡正煩悶著,有村民找了上來:「她秀蓮嬸子,你家有個好親戚啊!」

剛才劉秀蓮和楊晨軒他們說話時,那些村民都沒有聽到,看劉秀蓮笑呵呵的樣子,還以為在說什麼好事,有人攀不上楊晨軒,就想著和劉秀蓮一家打好關係。

劉秀蓮轉頭,笑著說道:「好啊!小軒厲害,會賺錢在縣城還認識不少大人物,派出所他都能找到關係。」

劉秀蓮不想讓別人知道她和楊晨軒一家的關係不好。

知道他們關係不好的也有一些,比如上次挖沙和運輸機的事情,村裡人都知道,但大家都沒有當一回事,畢竟都是親戚。

至於醫院的事情,村裡人都不知道。

村裡人笑著說劉秀蓮說好話:「你們家以後就好了,有這麼一個厲害的親戚,不管以後是做一點生意還是找點事做,都方便,不說別的,就這次收楓菜的事,你們家肯定就要先賣掉。」

「這……,這不好說,我也沒好意思和小軒說這個事情。」劉秀蓮心裡其實是非常沒底的,她懷疑楊晨軒來了,會不會要他們家的楓菜都是一個問題。

「這有啥的啊!你是做大嬸的,還不就一句話的問題嗎?秀蓮嬸子,我跟您商量一個事情,我們這有幾個人,等楊老闆來收楓菜的時候,你跟他說說,先收我們家,我們也不讓你白忙活,一畝地給你二十塊錢,我們幾家加起來的十幾畝呢。」村民小聲的說道。

劉秀蓮聽到這話,心裡悔得腸子都青了,要是以前,沒有和楊晨軒一家鬧翻,他有十足的把握,收誰家不是收?

她這兩百多塊錢也是穩穩的,但現在她還真不敢應著。

劉秀蓮心裡悔恨,臉上卻笑著說道:「這個我盡量說說,這具體怎麼收,我也沒問,能不能成,我也不敢保證。」

「那行,成不成都沒有關係,要是成了,我說的話還是算數,楓菜一結賬,錢立刻就給你。」村名也笑呵呵地說道,她也覺得,這個事情基本是穩了。

劉秀蓮勉強和村民聊了兩句,找了一個借口,脫身回家,一路上,心裡越想越悔,越想越氣。

當初就為了一台機器,得罪了楊晨軒一家;後來有因為不聽勸,想讓楊晨軒一家給他們還債,再次得罪;最後被鬼迷了心竅,想敲詐楊晨軒一家一筆,最後自己進拘留所頓了幾天。

要是沒有這些事情,現在還愁找不到賺錢的機會?

悔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故意拖延了時間,走了一圈便利店,只買一瓶礦泉水。

在照片中,我聽力依然暢通無阻,幸好這棟樓剛剛交付不久,住在這裏的業主不多,即便有人走動也能聽見來自於上面的動靜。

「多少錢?」明知故問的說了一句,站在我前面的女孩居然冒出汗來。

「兩塊錢。」忽然一句話打斷她的思維,丘涵語臉色慘白的低下頭,她想解釋什麼。但這時,我已經拿出了兩塊錢。

「剛才我只是恰好經過那裏,沒別的意思,你別誤會。」吞吞吐……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三十三章畫中世界秦胡亥帶著李清濟,去往星辰海種族戰場,隨後還要去一趟唐境,與李太白知會一聲。

此刻的王華早已嚇傻,連秦胡亥殿下都出面了,還帶走了李清濟,要將其編入秦軍敢死隊。

他雙膝跪倒在地,渾身止不住的哆嗦,連半個字都說不出來,眼神絕望的等候秦無害發落。

「滾去武部領三百軍罰!如若不改,定斬不饒。」

秦無害語氣森然道,若不是看在王老將軍為人族鞠躬盡瘁的份上,他根本不會放過這玩意。

前方將士在種族戰場浴……

《人境》第一百七十章試探夏皇 華曉萌用力捏了捏蕭大總裁的臉,隨後翻身下床,道:「起床了哥哥,忙完帶你去玩!」

蕭謹言看着她明媚的小模樣,跟着點頭:「好!」

華家早就已經被華曉萌買下來了,那邊沒人住,華正國和華晨曦的東西也原封不動的放着,她一直都很想查清楚當初媽媽去世的真相,之前有些眉目,知道華正國做過手腳。

可華正國已經死了,那其他參與過的人呢,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都還活着吧,既然如此,華曉萌是不可能放過那些罪人的。

華家所在的地方距離他們現在的位置並不是特別的遠,但開車也要半個多小時。

一行三人吃過早飯到那邊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

華家住的地方很大,有自己的私人別院,從大門口到別墅門口開車也要幾分鐘,只是現在這偌大的院子裏,一個人都沒有了,一進去這裏面就傳出一股子蕭瑟破敗的感覺。

傭人園丁什麼的,都已經被遣散了,唯有保安還在,院子之中有些荒涼,雖然有很多的花花草草,但是沒有打理,狼藉的很。

華曉萌對這裏的印象不深,也就是特別小的時候來過兩次而已,且都是不怎麼愉快的回憶。

蕭謹言就更加無感了,他偏頭看了自家小媳婦兒一眼,問:「先去哪兒?」

華曉萌眼睛掃了一圈,道:「華正國和華晨曦的所有東西都在這邊,沒有人動過,先去屋子裏面看看,有沒有我要找的東西。」

「好!」蕭謹言沒有任何的異議,兩人身後的沈翔更加不會說什麼,他非常有一個工具人的自覺。

對於華正國房間的位置,華曉萌還有些許的印象,帶着人直奔二樓而去,房門鎖著,又沒有鑰匙,她剛準備做什麼。

砰的一聲巨響,門就被蕭謹言給踹開了。

見華曉萌愣住,蕭謹言寧沒問:「不能踹?」

「沒有,隨便踹。」華曉萌回過神來,擺擺手,這房子本來就沒人住了,踹壞了就壞了,不要緊,可看清楚裏面的情況之後,三人都是愣住了。

屋子裏的東西被翻動過,所有的柜子都打開了,衣服隨隨便便的扔在地上,就連床墊子也翻起來了,這樣子,明顯是招了賊。

華曉萌一臉嗶了狗的表情,槽,竟然有人敢偷她的東西。

這房子是她花了錢買的,可不就是她的么,雖然沒住人了,保安什麼的可都還在呢,這賊實在是膽子太大了啊!

蕭謹言淡定的吩咐沈翔,「去看一看其他屋子的情況。」

他們不知道房子裏少了什麼,但還是要看一看的。

沈翔連忙應聲。

華曉萌搓著牙花子,怒了,暴躁的吼出聲,「馬德,老娘回來找東西,還踏馬的遭了賊,狗東西,老娘非得弄死這小偷不可!」

蕭謹言伸手幫她順氣,附和:「好,不管是誰做的,他們跑不了。」

「氣死我了!」華曉萌回來是想找找華家這邊有沒有和她媽媽相關的消息,她要知道當初發生的一切。

華正國屋子裏已經被翻得底朝天了,裏面有什麼東西,一眼就能看出來,也就是說,她要的,這裏面沒有。

蕭謹言提議道:「去書房看看。」

華曉萌抿著嘴角轉身,書房裏面的情況和卧室差不多,都已經被翻過了,各種書本還有資料被扔在地上,還有一個碎掉的相框,她彎腰,將相框拿起來看。

上面的玻璃已經碎掉了,倒是照片保持的還是很完整,是一張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