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說完,呂方突然說道:「朱先生,你父親的傷,恐怕不是摔傷吧?」

朱連華臉色頓變,急忙否認道:「你胡說!是不是摔傷我還能不知道?我……」

呂方打斷道:「好了,朱先生,你不用辯解,說實話,你撒謊的本事真的弱爆了,全是槽點,我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吐。」

朱連華神色不斷變化……

「朱先生,如果你有什麼難言之隱,儘管可以告訴我。至少,在這個國家,警察是值得信任的。不是嗎?」

朱連華埋下了頭,眼神有些漂浮不定,內心在掙扎。

半晌,朱連華面帶祈求,道:「幾位警官,我……我真的沒撒謊!求求你們別問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呂方神色嚴肅,道:「你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你是知道,但不敢說。你是不是受到了威脅?」

「我……我……」

「看來你真的是被威脅了。」呂方說道,「能讓你坐在警察面前都還心懷恐懼,那說明對方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你的想像,讓你覺得警察也不可能給你帶來安全感。看來,跟你打交道的那人,不一般啊!」

朱連華眼中的驚恐之色更濃。

「警官……這事兒……這事兒就別管了吧!那……那人有什麼損失,我賠!我賠可以嗎?」

「你知道損失的是什麼嗎?」

「那手鐲……手鐲!對吧?」

「看來你什麼都知道嘛。」呂方臉上浮現出笑容,「走吧,朱先生,去刑警大隊一趟,我們應該更深入地聊聊。」

朱連華也意識到自己徹底說漏了嘴,慌亂地道:「警官,求求你們!別逼我好嗎?真的,我也不想這樣的,我也沒做過什麼違法的事情。」

呂方道:「這可不是我們逼你!而是法律規定我們必須這樣做。你說你沒做過違法行為,那僅僅是你的認為罷了。還有,你所懼怕的那些,同樣也只是你認為的。在我們警察看來,這世上只有法律和道德需要常懷敬畏之心,你所看到的那些魑魅魍魎,不在這個範圍之內。」

「呂警官,我不是怕事的人,以前我也覺得這世上沒有法律約束不了的事情。可是……真的……太恐怖了。」朱連華滿臉驚悚。

呂方嘴角浮現出一縷笑容,道:「朱先生,你可以將你所恐懼的那些全都說出來。放心,這裏很安全。」

或許是呂方笑容給了朱連生一些安慰,他猶豫少頃,終於開口了。

「那傢伙……根本不是人。」

。 胡天回頭一看,發現這個人竟然是剛才的周龍!

其實周龍也感到很詫異。

因為他剛才從飯店離開后,就直接趕過來拍賣會了。

而且他還是在朋友的接應下才進來的,沒想到胡天也來了!

而且還坐在前面的位置,好像比他還先到。

尤其是,他還看到了那兩位美女就坐在胡天旁邊。

一時間,周龍心裡不禁有些憎恨了。

既然不好明著找胡天的麻煩,那在拍賣會上競價的話,絕對沒事的,因為這無論怎麼說都不過份。

畢竟拍品本來就是價高者得之。

胡天旁邊的蘇小雅也看到了周龍。

這個時候,蘇小雅對周龍說道:「周龍,你鬧什麼?」

「小雅,我沒有鬧呀,這條海洋之心的項鏈很漂亮,如果我拍下來送給你,你戴上肯定會更漂亮的。」周龍笑著說道。

蘇小雅說道:「你別枉費心機了,就算你拍下來了,我也不會要的。」

其實蘇小雅是很喜歡這條項鏈的,但她絕對不會接受周龍的贈送。

當然,如果是胡天送給她的話,那她肯定會喜滋滋的收下了。

聽到蘇小雅這麼說,周龍心裡不禁更恨胡天了。

他對胡天說道:「小子,你有種就跟我競拍,我有的是錢跟你玩。」

「哦,那我就跟你玩玩吧。」胡天淡淡的說道。

其實周龍這個時候,腦袋被氣的沒有思考問題了。

如果他腦袋清醒的話,就會發現端倪。

他沒有想,胡天只是一個從鄉下來的,剛才怎麼出到了八百萬的價格?

一個能隨便拿出八百萬現金的人,他能是普通人嗎?

不過他沒有想這麼多,他現在只想著在美女面前出風頭了。

胡天說道:「我出一千萬。」

現場的人聽到胡天直接開價一千萬,他們不禁也暗自咋舌。

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年輕人,出手也太闊綽了吧!

這究竟是哪家的公子呀?

「一千一百萬!」周龍咬牙切齒的看著胡天說道。

台上的美女拍賣師,這個時候心裡都要樂出花了。

因為她的心裡預期是,這條項鏈拍出個七八百萬就很不錯了。

沒想到,直接突破了一千萬的大關。

這意味著她能拿到不少提成呢。

美女拍賣師繼續說話了,「兩位老闆,這條海洋之心全球僅此一條,送給心愛的人是很不錯的選擇呢。」

見美女拍賣師故意增加火藥味,胡天也沒有計較,而是淡淡的說道:「一千五百萬。」

「什麼!」這下輪到周龍驚訝了。

他沒有想到,胡天竟然一下加三百萬!

「媽的,小子你會不會競拍,怎麼一次加這麼多!」周龍不爽的說道。

美女拍賣師說道:「這位先生,請注意您的言辭,拍賣會加價本來就是隨心所欲的,這輪拍品的加價,每次只要不低於十萬就可以了。」

聽到美女拍賣師這麼說,周龍不禁感覺有些吃癟。

是啊,拍賣會本來就是隨意加價的。

不過周龍雖然是富二代,但要他拿出上千萬,他還是感覺有些吃力的。

畢竟他老爸周大常也不是很厲害,每年給他的生活費也就兩千萬的樣子。

這個時候,周龍突然想起來了。

胡天這傢伙不是一個鄉巴佬嗎?他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於是周龍喊道:「等等!我有個疑問。」

「這位先生,您有什麼疑問?」美女拍賣師問道。

「這傢伙只不過是一個農村來的,是個農村鄉巴佬,不可能拿出一千五百萬!」周龍說道。

聽到周龍這麼說,下面那些白手起家的老闆不禁不爽了。

「年輕人,你很狂啊,農村出來的怎麼了?刨你家祖墳了?」

「就是!你他媽是不是看不起我們農村人啊?」

「往上數三代,誰不是農村的啊,雖然我現在身家幾千萬了,但我不會看不起農村人的,因為我自己就是農村出來的。」

…………

一時間,下面有些老闆對周龍開噴了。

他們有些人雖然認識周龍,但周龍這個傢伙只不過是周家旁系的,他們是不會太給面子的。

這個時候,美女拍賣師等大家噴的差不多了,她才說話。

「好了,大家安靜一下,兩位先生可以繼續競拍了。」美女拍賣師說道。

其實這個時候,就只有胡天跟周龍在競拍了。

因為在場的人雖然有錢,但他們也不會花上千萬拍一條項鏈的。

周龍瘋狂的說道:「不行,我要求驗他的資,他絕對沒有這麼多錢!」

「您前面這位先生有沒有這個實力,這不是您要操心的問題。」美女拍賣師說道。

「你怎麼說話的,老子是周家的少爺,信不信老子把你這個破場地都給拆了!」周龍怒氣沖沖的說道。

美女拍賣師並不認識周龍,但她聽到周龍說他是周家的少爺,她心裡也有點忌憚了。

這個時候,胡天說道:「既然他不信,那你們就驗一下吧。」

說完,胡天遞給了工作人員一張卡。

工作人員拿著機器刷了一下。

他看到上面的數額,感覺整個人都快要暈倒了。

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一億,十億……

他都看不清楚這串數字到底有多少位數了……

天哪,竟然這麼多錢!

眼前這位大佬這麼年輕,他究竟是什麼身份啊!

不過這串數字也僅僅是這個工作人員看到了。

周龍在後面期待的望著。

見工作人員不說話了,他提醒道:「喂,到底沒有沒有啊?」

胡天看著快要昏厥的工作人員,於是給他輸了一絲仙氣穩住情緒。

工作人員心有餘悸,他看向胡天眼神都變的小心翼翼了,生怕有什麼細節沒做好,惹的胡天不開心。

這個時候,他冷冷的宣佈道:「這位先生絕對有能力,也有實力!」

聽到工作人員的反饋,美女拍賣師笑逐顏開的說道:「周公子,你還要不要繼續跟這位先生競拍?」

周龍也沒有想到,這個鄉巴佬竟然還真有這麼多錢。

不過他轉念一想,估計這傢伙是買彩票中的,要不就是蘇小雅給他的。

一想到,胡天的錢有可能是蘇小雅給的,周龍氣的面容出現了扭曲。

他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出一千六百萬!」 縣衙后衙。

「老爺,我臉上的妝,能洗了嗎?」盧伯朝李皓問道。

沒錯,公堂上的劉錫彤,是盧伯假扮的,真正的劉錫彤,哪裡可能用這麼傻的辦法,證明劉海升的清白?

不得不說,劉海升不愧是劉錫彤的親兒子,竟是在盧伯開口說話的瞬間,就認出盧伯不是劉錫彤。

好在當時眾人都以為他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沒人真的當回事。

李皓點頭道:「去吧,用水沖洗就能洗掉。胡成,一會兒去外面宣布,劉錫彤不願受充軍之苦,在牢中自縊了。」

「是,大人。」

見胡成轉身便要出去,李皓忙攔住他道:「不著急,等盧伯洗完臉,你們先抄了劉錫彤的家再去不遲。」

在劉家抄出白銀珠寶字畫地契等物,共計價值六十餘萬兩。

一些好看的金銀珠寶首飾被李皓留了下來,剩下的諸如像白銀地契等物,被李皓命胡成送去了布政司。

有那三十萬兩銀票,這是在旁人地盤,這些銀子他吞不掉,李皓索性爽快的做了個順水人情,交由那些封疆大吏去處理。

至於將這些銀兩運到京城,交給朝廷這種傻事李皓是不做的,萬一真遇到要錢不要命劫匪怎麼辦?

這些是后話了。

胡成他們忙著抄家的時候,李皓見到了趕來拜謝的楊乃武和小白菜。

與楊乃武客套了幾句,李皓就揮手將其趕走了,只將小白菜留了下來。李皓說道:「我不日便會回京,到時你便跟我一起離開此地。你不必收拾什麼,一會兒隨我一起走便是。」

開始李皓或許還需與她商量,但既是說好之事,李皓自是懶得再去徵求她的意見。尤其人都是不滿足的。

她在牢獄之中時,勢必只想著能真相大白。眼下真相大白了,她的心思必定活泛起來,與楊乃武共同經歷此劫難,她想與他再續前緣也說不準。

若真問了,她如此說,李皓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索性便不問了,待她養好身體,過幾日回京,一路日復一日,她也就不會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