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們能說什麼?

畢竟,陳凌與亡靈突擊隊做出的貢獻,不是幾枚勳章就能比得上。

眾人無奈地苦笑一下,齊刷刷站起來,開始鼓掌。

啪啪啪……

頓時,會議室裏面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在驚悚遊戲里扌……最新章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在驚悚遊戲里扌……全文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txt下載、在驚悚遊戲里扌……免費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

桃子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逃生遊戲里扌……、NPC中我最野[無限流]、在驚悚遊戲里扌……、

。 第126章

黑風嶺南坡下,錯落了無數嶙峋巨石。有的已經風化嚴重,還有一些花崗岩仍然堅硬。

萬三郎追著陳瑜向來是如影隨形,因此陳瑜剛剛停下腳步,萬三郎就已經到了近前。其粗糙暗啞的指甲,渾身烏黑濃密的毛髮,以及淡漠似毫無感情的雙目,於霎那間就映入了陳瑜的眼帘。

硬碰硬,境界的差距令陳瑜幾乎沒有勝算,但他其實沒必要硬接萬三郎的攻擊,因為這裡有無數巨石。

只見陳瑜雙手微曲,兩道丈許大的淡紫色拳頭,指尖朝下狠狠插入地面,似撥蘿蔔一般握住一塊巨大的花崗岩還搖了搖,以合抱之勢奮力將其舉起,在萬三郎爪向陳瑜之時,花崗岩被陳瑜狠狠向萬三郎砸去!

毫無懸念地轟然一聲巨響,幾乎緊不可摧,已經風化了不知多少歲月仍然完好的花崗岩,被萬三郎一拳擊作漫天石礫。

陳瑜這突然的舉動,令萬三郎有些吃不準。宗門弟子之所以誘人,乃是其儲物袋實在太過富裕。他擔心陳瑜借著這漫天碎石,突然向他施展什麼厲害法寶。萬三郎也聽到了紫蘇令陳瑜認輸的話,他也不想打了,希望陳瑜能夠依言而行。但他同時擔心,若陳瑜心有不甘突然施展了什麼保命手段。因此在石碎散落之時,他也迅速後退。

陳瑜並沒有偷襲他,而是以擒龍手再次抱起一塊巨石,石礫石灰漫天飛舞,陳瑜修為耗損嚴重,他臉上已經有汗水在滴落。

這裡巨石很多也容不得陳瑜挑剔,幾乎但凡進入眼中的巨石,都被陳瑜以擒龍手抱起,然後不管不顧的,向著萬三郎狠狠砸去。

萬三郎在每一塊巨石砸落之時,都會擔心陳瑜的突然襲擊而向後退出數丈。陳瑜不能令其離自己太遠立刻跟上,這令萬三郎更篤定,陳瑜肯定不會輕易認輸,兩人始終維持著五丈許的距離。然後一個砸石一個擊碎,看起來似重新開始默契。

直到,一塊其實並不算太大,若非一時手緊陳瑜絕不會去動的,已經風化非常嚴重的巨石,被他猛地舉起,然後,如之前數十塊一樣的向萬三郎砸下!

嘣!巨石碎裂之聲依然震耳,然而就連站在嶺上,離陳瑜和萬三郎百多米的那些修士,也清晰的聽到了巨石碎裂掩蓋下的,這一聲很輕微的脆響。

此地名作黑風嶺,是因為這裡有一顆風靈珠。眾修士都知道,五行靈珠以及風靈珠,可助修士修鍊相對應的功法,然效果並不是很明顯,甚至不如一些靈氣充沛之地。因此就連有收集靈珠愛好的陳瑜,來到這裡都沒想過找那顆風靈珠。

那聲脆響從巨石轟鳴聲中傳出,所有修士心中立刻有了明悟。就連已經重新舉起一塊巨石正準備再次向萬三郎砸下的陳瑜,淡紫光掌舉著巨石突然一愣。

萬三郎,竟然一爪擊碎了風靈珠?那顆風靈珠,竟藏在剛才那塊不太大,已經嚴重風化的石塊中?

不只是陳瑜,這是此地所有修士共同的心聲。包括萬三郎,他的感覺非常清楚,他微曲的食指,點中了一顆圓潤的珠子。

電光石火間,這樣的想法剛剛在心中升起,還沒等他似之前那樣向後掠去,時間似有停頓又似轉瞬發生。只見以萬三郎為中心,被擊成粉末的石灰正在開始擴散,瀰漫的石灰令萬三郎霎那睜不開眼之際,他眼前的石灰里,突然有一小股風旋在形成。

萬三郎還眯縫著眼睛,他還保持著擊中風靈珠的姿勢,甚至雙腿微曲,他正準備著再次向後掠去。但他立刻察覺到了這股風旋里,正在洶湧著撲面而來的如洪荒猛獸一般的危險氣息。這氣息是如此強烈,他剛剛有所察覺,這危險的氣息立刻令他變地呼吸困難,變地窒息!

瀰漫的石灰粉末會令人本能地閉上眼睛,但萬三郎不敢再閉著眼睛了,他猛地睜開……

風旋已經很大,而且正在以非常狂暴之勢變地更大!便是沒有掌握風旋這道術法,任何修士都明白,越小的風旋威力越大,就像風靈獸那樣,每一道風旋只夠殺一人。

而萬三郎眼前的這道風旋,似乎並不受此規律影響。它在變得龐大之時,危險氣息更加猛烈。令萬三郎心生恐懼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此風旋究竟要龐大到什麼時候。或者他不該想風旋之事,他應該想想自己當如何逃出這股風旋!

其實他不用想了,當他睜開細長雙目的同時,風靈珠被毀而形成的風旋,立刻將他整個吞噬!

「三郎!」粗豪大漢失聲驚叫。

「三哥!」其他萬氏兄弟也紛紛大驚。

他們驚叫出聲之時,並不是擔心萬三郎被風靈珠吞噬。儘管修士人人都知道,各種靈珠的存在雖然雞肋,然而一旦被毀所釋放的能量,足矣將一個築基巔峰修士撕成粉碎。他們是在聽到那嘣地一聲輕響,提醒萬三郎以他極致速度立刻逃離。

然而一切發生地太快,電光石火間,任何人都來不及反應,他們的驚叫才剛剛出口,萬三郎就已經被風旋吞噬。

「陳瑜,快逃!」幾乎與萬氏兄弟同時,紫蘇也是聽到那一聲脆響,立刻向陳瑜示警。

「快逃!」司馬鈞、司馬錯兄弟,以及風靈獸最先警覺。司馬兄弟擔心他們好不容易將風靈獸重傷,最後被紫蘇等人摘了果子,因此在紫蘇令陳瑜認輸之時已經在留意。

而風靈獸就簡單了,可以說此地所有修士論起單打獨鬥,沒人可以將它留下。它所忌憚者,唯陸臨風的臭丹,以及慘綠霧氣里陳瑜的幽光劍。它要時刻留意,待陸臨風和陳瑜要向它出手時,它好有所準備。

但這個戰圈裡的其他修士,在司馬鈞的指揮下終於第一次的,在斬殺風靈獸這件事上看到了希望。他們激戰正酣,便是聽到了司馬兄弟的示警,卻根本不明白其中意義。他們還是被分成了五隊,炫麗的五行術法依然在向風靈獸招呼。

他們沒有立刻逃走,因此風靈獸也被迫無法逃走。幾乎在司馬兄弟示警的霎那間,他們的戰圈立刻被膨脹擴長的風旋籠罩!凄厲的慘叫聲、哀嚎聲、臨死前不甘的悲吼聲,以及風靈獸特有的,充滿痛苦的嘎嘎聲連成一片。觀戰的修士看不到這裡的情形,但只聽聲音,他們幾乎可以肯定,這裡已經成了人間地獄!

謝天謝地,萬三郎一直擔心,陳瑜向他砸出巨石的時候,會施展什麼法寶或手段偷襲於他。因此,萬三郎和陳瑜之間,有五丈許的間隔。

其實無須紫蘇提醒,陳瑜也是修士,他當然知道靈珠被毀之時所釋放的能量太過巨大,遠不是他如今境界所能夠抗衡。況且他的母親林悅的那顆伴生雷靈珠,就是因為表面有封印才可任陳端等凡人把玩。

陳瑜幾乎是聽到嘣地一聲脆響的同時,立刻瘋狂涌動修為,令追雲靴上的雲紋雄鷹圖案更顯清晰。身形正要向後躍開之際,陳瑜突然福至心靈,將擒龍手淡紫色巨掌舉起的那顆巨石沉下,正正擋在自己面前,這才猛然向後瘋狂逃竄。

紫蘇示警、陳瑜逃竄的同時,正是萬三郎被風旋徹底吞噬之際。

風旋仍然在急遽膨脹擴大,轉眼間,黑風嶺以南之地,立刻飛沙走石,沙塵遮天蔽日。嶺上嶺下觀戰的修士,根本看不清嶺下正在發生什麼,他們一鬨而散地向嶺北瘋狂逃奔。因為風旋籠罩之內,密密麻麻的風刃交織成網,一些最外側的風刃飛出,竟可以將觀戰的凝氣十二層修士重傷!

紫蘇等人擔心陳瑜吃虧,因此站在兩個戰場的中間與萬氏兄弟對峙。當風旋瞬間籠罩了風靈獸戰圈,當紫蘇看到陳瑜在被風旋吞噬之前已經向後掠開,微鬆了口氣的同時,和四方、李思遠、楊冬兒幾人一起輕拍儲物袋,他們各自取出了陣盤,並立刻將其打開。

陸臨風反應稍慢,但也立刻取出他那般被毀了船底陣法的樓船。有四層陣法加持,他們一行人迅速進入樓船躲避。

紫陽宗的衣物看起來與尋常衣料無異,然而修士的衣物又怎麼可能真的只是尋常用料?陳瑜的淡紫暗紋服飾,乃紫陽宗以妖獸皮、妖獸毛以及各捉抽絲廢棄的靈藥編織而成。而且紫陽宗的每一件服飾,早在織成布料之前就已經被刻畫了防禦陣法。

饒是如此,陳瑜身體周圍無處不在的風刃,帶著令人心慌氣促的呼嘯,仍然令他遍體鱗傷。身上衣物已經成絮,令他時隔多年,想起當初從落溪村逃進溝里的那段日子。風旋里密密麻麻的風刃,割破了他的及物,割傷了他的臉,也令他的四肢以及渾身上下鮮血淋漓。

這些風刃的威力太過駭人聽聞,陳瑜從沒想過,他經常使用的風刃,竟可以有如此威力!若非追雲靴,若非他見機得快以巨石擋於身前,這些威力巨大的風刃,此時怕是早已要了他的命。

但他已經被風刃籠罩,這風旋擴長的速度太過驚人,完全不給任何人反應的機會。陳瑜心裡清楚,身處這風旋之中,或許下一刻他就要步萬三郎的後塵,徹底被這些風刃絞成粉碎!

情急生智,陳瑜在風旋之中突然停下身子,忍著風刃從身上割過,剜去的血肉以及撕心的痛楚,陳瑜的身體,突然向著地面猛地一沉!

這是生生被逼出的智慧,以前不論宗門考核還是與人鬥法,他從未使用過的一招,被此時動輒生死的危機給生生逼了出來。陳瑜使出了土遁術,他將自己藏在了地下深處!

一切發生地太快,是當真不給任何人哪怕瞬間的時間來反應。誰都沒有看到,包括黑風嶺上當時正在觀戰的那些修士,他們也沒有看到。當萬三郎一指擊毀風靈珠,待風旋形成之時,一顆風靈珠的碎片,被那一擊之力,被風旋形成的狂風,帶去了黑風嶺以東,漆郡郡城的方向。

狂風還在繼續,夕陽被風旋逼回了山下,只有南方山林深處,那接連天地的黑色霧氣里,正在頻繁地有電光閃過。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 「我……鳳總,話不能這麼說,我是她媽,我能害她嗎?是你不知道,她剛剛和——」

「趙女士。」

鳳緋池見沈汐禾低着頭看着腳尖,並沒有打算制止失心瘋得要當着女婿的面說自己女兒和別的男人有一腿的沈母,不禁眉心一擰,便聲音再度一沉,疏離地稱呼了沈母。

一聲「趙女士」,叫沈母臉色一白,也意識到剛剛自己要說什麼糊塗話。

她忙咬着唇,看沈汐禾的眼神複雜得很。

一方面,她還怪這個女兒,恨不得打死她泄恨;另一方面,鳳緋池這樣冷心無情的人會護着她,說明或許不像傳言那般只是需要一個聽話的妻子才娶了她的……

那麼,沒準沈氏能靠鳳緋池奪回來,許黎也能在鳳緋池的打壓下倒台。

她心裏盤算了很多,最後看着沈汐禾,還擠出一個慈母的笑來。

「汐禾啊,是媽媽不對,剛剛不該衝動要打你,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只是,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你也知道,我有多愛你爸爸……我已經失去了你爸爸,不能再失去你了。」

說着,沈母低頭就開始掩面哭。

沈汐禾有些頭皮發麻,她下意識看向身邊的鳳緋池,說實在的,前三個位面,她遇到的父母,都太愛她了,那種無私偉大的親情,讓她只用回報他們就好。

但眼前這位,她感情方面遲鈍,但不瞎不傻,哪有這麼快就從要掐死她變成求原諒?

只能是被鳳緋池嚇到了,不得不低頭吧。

她的迷茫並不明顯,卻傳達給了鳳緋池,他好像從她這坦然的迷茫中,看到了從前的自己。

他捏了捏她的手指,不會安慰人的他,只能用這種方式安撫她。

「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你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的秘書。」

鳳緋池看了眼身後的秘書,後者將名片雙手遞給沈母。

然後在沈母的注視下,鳳緋池冷淡道,「至於沈汐禾,她現在是我太太,沒事的話,請你不要打擾她。我鳳緋池,不講情面沒有親情觀,她嫁過來,便是我的人,她留下的爛攤子,我收。」

說完,他意識到沈汐禾也在注視着自己,他忽然有些不自在,便咳了聲。

鬆開沈汐禾的手,「回家。」

生硬的一聲「回家」,卻叫沈汐禾笑了。

他們看起來都是被拋棄的不被需要的人,卻擁有了一個家。

「好,回家。」

直到沈汐禾出了病房,沈母都沒有一句挽留,她只是握著那張名片,眼底滿是熱烈。

是啊,鳳緋池說了,有苦難找他,沈汐禾留下的爛攤子,他收拾。

這個保證不比沈汐禾這個已經讓她失望的女兒靠譜?

沈母心情一好,便立馬喊了醫生進來,「我要出院。」

車上。

鳳緋池坐在改良過的車椅上閉目養神,沈汐禾安靜地坐在他身側。

手裏拿着棉簽和酒精。

想也沒想就伸手將他那只有血痕的手拿起,麻利地消毒,然後貼上創口貼。

鳳緋池手想往回抽,卻發現她力氣變大了?

沈汐禾迎上他疑惑的眼神,忽然心情很好,揚眉,小聲嘀咕,「鐵不是白舉的。」

聞言,鳳緋池嘴角翹了下,德行。

「你的下巴……」

他看着沈汐禾的下巴,又沉了下臉。

「沒事,看着嚇人,實際一點都不疼。」

沈汐禾從包里拿了鏡子出來,遞給他,神情自然地開口,「舉著。」

「?」

鳳緋池很久沒聽到人這麼叫他做事的口氣了。

但他還是遲疑了下,舉起來。

沈汐禾便對着鏡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將下巴上的血跡清理乾淨,也貼了個創口貼上去。

她這粗魯的行為,將一張漂亮的臉弄得有些四不像,鳳緋池不禁嘴角扯了扯。

看着嬌氣,沒想到這麼勇。

「她打你,不會還手?」

他將鏡子擱一旁,有些恨鐵不成鋼似的開口,「鳳家,不需要柔弱的女主人。」

沈汐禾將用過的棉簽和創口貼包裝放進膠袋裏裝好,聞言,嗤了聲,「柔弱?你對我有誤解。」

她只是不打女人,更何況,那還是這身體的母親。

「親情,有時候很是可笑,愚孝只會讓你一再成為籌碼。」

鳳緋池忽然冷嗤一聲,道。

沈汐禾一時分不清,他這是說她,還是說他自己。

「我沒有。」她淡淡地回著,「事實上,如果你沒進來,我應該會讓醫生進來給她打一針鎮定劑。」

她不會還手,也不會動手,但會讓趙女士安分點。

畢竟,她看起來真的像是瘋了。

「她的事,以後你別管了。」

鳳緋池卻覺得她還是割捨不下母女情分,畢竟不是誰都像他,親叔伯都罵他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反正沈母想要什麼,鳳緋池很清楚:錢,他有的是;許黎?只要犯到他手上,他自然不會手軟。

比起沈母,他其實更擔心的是,沈汐禾對許黎的感情。

「嗯,好。」

沈汐禾知道沈母不想見她,更想在娘家過着富家太太的日子,抱着一堆錢都比抱女兒來得真情實感。

她也不難受,反而輕鬆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