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翅鷹帶着球飛快地奔向了對面的陣地。

楊紫楓上去攔截,但是剛看到元翅鷹的影子,就被元翅鷹甩在了身後。

「哎呦,卧槽,去哪了?」楊紫楓驚訝地說道。

此時的楊紫楓已經被甩在了身後,沒有辦法,王拓協防了過來,但是王拓也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元翅鷹過了。

「這個步伐……」王拓心裏說道。

「嘭!」元翅鷹將球扣進了籃筐,比分來到了114:105,分差來到了9分。

「呀吼!」元翅鷹這個時候跳起來高興地說道。

「厲害啊!這一招這個時候用出來,還真是一件麻煩事!」徐寧說道。

「有什麼辦法沒有?」張之心說道。

楊紫楓劉天閣姬陣如徐寧都搖了搖頭。

「怎麼辦?這個時候可不是鬧着玩的。」劉天閣說道。

「先看看再說,現在就看阿如他們了。」崔麥香說道。

「哈哈哈,看到我的行雲流水步沒,哈哈……」元翅鷹這個時候大笑着說道。

「我去,這個傢伙還真是囂張啊!」劉天閣不滿地說道。

「我看他這個不是行雲流水步,而是古靈精怪步,摸不到規律!」王拓說道。

「不管那麼多,先進攻再說!」楊紫楓說道。

然而第三次進攻,再次被元翅鷹斷了下來,元翅鷹利用自己的絕招,再次把球打了進去,比分來到了116:105,分差進一步被拉大了。

「乾的好啊大鷹!」

「太帥了!」

「厲害啊!加油!」

……

霹靂無極隊的隊員們這個時候紛紛地喊道。

「我靠,這樣下去的話,我們就麻煩了。」王拓說道。

「現在的問題不只是防守,而是進攻。」姬陣如說道。

「你的意思是……」王拓看着姬陣如說道,他不知道姬陣如有沒有辦法,但是他希望姬陣如有辦法,所以便直接這麼說了。

「小子,看樣子,過前場一個人是不行了,你跟我一起來吧!」姬陣如說道。

楊紫楓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明白了姬陣如的意思。

「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勁兒!」姬陣如說道。

。 「你是誰?」

微胖男子被嚇的不輕,看到雷凌笑裏藏刀的樣子,他竟然沒敢起身。

「我是誰不要緊。」

「要緊的是,如果李隊知道你是誰,你會怎樣?」

雷凌看着微胖男子,皮笑肉不笑的樣子,語氣很沖。

微胖男名叫『王鐵柱』,這家4S店的老闆,年紀也就三十五六。

聽明白雷凌的意思后,王鐵住一臉通紅,沒敢再多問,就起身跟着雷凌進入了休息室。

呆在休息室的李珊珊,看到雷凌帶着王鐵住進來,她神色有些古怪。

「李隊,實在抱歉,我就是你要找的老闆,我名叫王鐵住,因為剛才比較忙,所以就……。」

進入休息室的王鐵住,主動上前向李珊珊解釋,可說道最後慚愧的低下頭,沒敢繼續往下說。

李珊珊臉色倏然陰冷難看。

被人這樣給耍了,當然會覺得沒面子。

「哼!」

「你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嗎?」

李珊珊冷哼,當場呵斥王鐵住,並非她在嚇唬王鐵住,每個公民都有義務積極配合當地治安局協助調查。

「李隊息怒。」

「只要我能幫上忙的,一定不會隱瞞。」

王鐵住臉色蒼白,得罪了治安局,他當然知道後果很嚴重,這才積極主動配合。

「王老闆,看你樣子好像不大,請問你開這家店多久了?」

不等李珊珊開口詢問,雷凌鄒起眉頭問了起來。

「我去年剛剛兌了這家店,但店裏的人都在。」

王鐵住很配合。

以他的年紀,根本不可能開了八年那麼久的店,所以雷凌才有此一問。

「好,我想讓你幫我查查,八年前在又沒有叫雷天明的人,在這裏給車做過保養記錄?」

李珊珊神情冷峻,看着王鐵住直接問道正題。

「這……過去八年,恐怕有些不好找。」

王鐵住一聽聞,八年前的記錄,他有些不解,更顯得為難。

「怎麼?你是想跟我去一趟治安局再配合嗎?」李珊珊見王鐵住扭扭捏捏,她反而不耐煩,面露不善陰陽怪氣的問向王鐵住。

「別!」

「我這就給你們找!」

王鐵住神色一怔,急忙搖頭拒絕,隨後苦笑向李珊珊回應,急忙朝電腦桌方向走去。

十分鐘左右,王鐵住終於在記錄上找到了八年前有關雷天明車子保養的記錄,以及車子的情況。

「李隊,你要找的都在這裏,你們慢慢看,我先出去了。」

王鐵住見自己完成了任務,便抽身離開了休息室。

李珊珊來到電腦近前,看到雷天明車子最後一次保養記錄,正是發生車禍的頭一天。

雷凌神色有些凝重,記錄中並沒有什麼線索,他不由看向當年負責保養人員的名字。

『葛桐?』

記住這個名字后,雷凌轉身離開休息室,來到修車間,看向那些正在忙碌的維修工人,問道:「你們誰叫葛桐?麻煩過來一下!」

雷凌一聲呼喊,車間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各自神情古怪看向雷凌。

「喂!葛桐,有人找你呢!」

就在此時,一位年輕小伙,沖着之前跟雷凌說過話的中年男子吆喝一聲。

中年男子見事情不對,突然他沖向門外撒腿就跑。

雷凌看到是剛才那個中年男子,他二話沒說,迅速追出店外而去。

李珊珊見雷凌離去,她也急忙跑了出去。

葛桐雖然年紀大,但跑起來跟兔子撒鷹一樣快,就連雷凌都追了幾條街。

直到穿過衚衕,葛桐上氣不接下氣,看到前面沒路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雷凌還算可以,到沒有向葛桐那樣不堪。

不過,以葛桐這種年紀,能夠跑的這麼快,的確超出了雷凌的預料之外。

「葛桐,你為什麼要跑?」雷凌皺眉,緩緩來到葛桐面前,面露不解的問道。

「你們是不是來抓我的?」

「我知道我願賭,欠了一屁股債,可我告訴過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連本帶利還給他們的!」

葛桐汗流浹背,氣喘吁吁的看着雷凌。

在店裏,他特意問雷凌是不是來抓人時候,就是誤以為雷凌與李珊珊沖着他來的。

因為,他葛桐就是一個耍錢鬼,為了錢他欠了一屁股債,走投無路後妻子跑了,他卻不知悔改,向高貸公司借了一筆錢。

因為沒錢還,整天被人追着要債,這才誤以為雷凌與李珊珊是為了這個來抓自己的。

「你說什麼呢?誰要抓你了?」雷凌皺眉,葛桐這些話跟他要問的一點都不搭邊。

「什麼?你們不是替要債公司來抓我的?」葛桐驚愕看着雷凌。

「不是,我們就是想要問你幾個問題。」

雷凌搖頭,有種哭笑不得。

然,就在此時李珊珊也追了上來。

「不是就好!」

「那你們想要問我什麼?」

葛桐鬆了一口氣,心裏暗自慶幸不少。

「八年前,雷天明這個名字你還記得嗎?」

「我們在維修記錄上,看到八年前是你負責保養雷天明的車子,這個是不是真的?」

李珊珊皺眉,面露冰冷直接質問葛桐。

可葛桐聽到雷天明的名字后,他神情有些緊張,瞪大雙眼看着雷凌問道:「你是雷天明什麼人?還有,過去八年了,你們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這個你無需知道。」

「你只要配合我們就行,不該問的別問。」

李珊珊搶先回答,一副十分嚴肅的樣子提醒葛桐。

雷凌皺眉,葛桐的問話明顯另有目的,通過葛桐所說,他確定葛桐一定認識自己父親。

「我不知道!」

「八年了,我哪裏會記得那麼清楚。」

「既然你們沒事,那我就先回去幹活了。」

葛桐一口否決。

根本沒有配合的意思。

他明顯在刻意迴避,但由於李珊珊沒有證據,只能眼睜睜看着葛桐離去。

雷凌咬了咬牙。

葛桐可能是最後唯一的線索,他當然不會放過。

「站住!」

雷凌轉身,一把抓住葛桐的胳膊,力道有些大,抓的葛桐齜牙咧嘴,痛的差點喊出來。

「你還想要幹什麼?」

「我什麼都不知道,請你放開我!」

葛桐用力想要推開雷凌,不料雷凌不放手,讓葛桐氣急敗壞,沖着雷凌大吼大叫。

「勸你最好老實一點。」

「別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雷凌皺眉,面容冷酷無情,此時此刻他已經沒有了耐心。

事關重大,他不可能這麼放過葛桐。

「你在威脅我?」

「哼!老子又不是嚇大的?」

葛桐硬著頭皮叫囂,他不信雷凌敢動他。

看到葛桐不知好歹,雷凌惱怒時,一旁的李珊珊急忙上前拉住他的手,道:「放了他吧?這件事不能太過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