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時宮澤喜一也不知道北原蒼介要他換多少米金而已。

有了這1兆多的錢,就有了操縱空間。

5000億買大阪,指的是以這5000億作為資金注入即將崩壞的大阪,在這裏建立起北原財團的基礎。

具體措施為:

第一,溢價收購瀕臨倒閉的服務業、娛樂業、高科技業這三大類在大阪的所有大大小小會社。

第二,擴大北原物流和北野物流的業務圈和就業崗位,放低就業標準。

第三,注資進北原系的所有會社,讓它們在經濟崩潰邊緣時期高速發展擴張,吞併同類型其他會社。並且佈局上市計劃,按照他之前所說,在泡沫經濟炸裂之時,提高所有北原投資員工的工資和福利待遇!

第四,着手打造百円便利店、移動餐車等廉價娛樂消費行業。

第五,成立北原公益基金,專註於扶持老弱病殘渡過經濟寒冬。

財團的根本是什麼?

銀行和超級商社。

後者便是一個包容萬象的大型綜合會社,會涵蓋社會各個角落,各個行業,而北原蒼介預想的北原商事就是以泡沫破裂后迅速崛起的服務、娛樂、高科技三大產業為基石構建成的超級商社!

無論哪個時期,要想在一個地區壟斷任何一個行業都十分困難,除非像千野家那樣虎踞京都幾百年,根深蒂固后才能有機會實現。

或者是第一個做這個行業的人,以恐怖的速度和資金形成亞壟斷。

而最有可能的方法,其實是在一個地區經濟全面崩潰的時候,趁虛而入!

北原蒼介早就規劃好了這一切,只是預估所需金錢太過龐大,他根本吃不下那麼多,也沒那麼多的資本去做,可現在不同了。

5000億,在這個時期,此消彼長下,是一筆驚人的投入資金,註定將撼動整個大阪!

另外那5000億,北原蒼介買的是「他」的命。

「他」不是指一個人,而是指安倍晉整個家族!

海部俊樹玩完是註定的,他蹦躂不了多久,而最難以對付的還是竹下家族。

竹下登最後的復起機會就是這次海部內閣的垮塌,國內能成為他對手的人幾乎沒有,可以預見,曾擔任首相,且風評較好的他必然是國民遭遇經濟嚴冬時的第一選擇。

他上台,竹下家族又能斂財,北原蒼介就會大失敗。

死,大概是最好的結局。

所以他要全力協助宮澤喜一上位,弄臭弄垮竹下登,還要為他除去另外一個大隱患,安倍晉太郎。

安倍晉太郎病逝后,還沒站穩腳跟的安倍晉兄弟也要一併除掉,這樣,這個家族才會真正一蹶不振。

縱觀歷史,要阻止他們成為新的政壇豪門,現在是最好時機!

你不仁我不義,你用最骯髒下流的手段對付我,我就百倍,千倍奉還!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北原蒼介不管過程,不管是誰,只看一個結果。

一個5000億円買下的結果!

這件事會交給北野蘭、山田一馬,外加宮澤家、千野家的人一起做。

北原蒼介抬起有些殷紅的雙眼,裏面流露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殺意。

咔嚓。

拘留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走進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手裏拿着一個木椅,丟在了北原蒼介的面前,然後一屁股坐下。

「你好,北原蒼介,我叫馬場義殼(qiao),東京地檢特搜部次席檢事,是專門負責你案件的檢察官。」男人聲音雄厚,看樣子四十多歲,鬍子拉碴,身上的西裝也沒好好穿,倒像是個社團分子。

在他背後還有兩人,一個是北原蒼介熟悉的年輕檢察官玉山秀,另一個笑眯眯的男人他不認識。

「幸會,北原蒼介支行長,我是田中森一,是此次被東京地檢指派給你的辯護律師,接下來的提審過程,所有你不願意回答的問題都可以不回答,我將時刻站在你的身邊,不用害怕。」

田中森一笑容親切。

他是大阪最有名的辯護律師,政界關係硬,而且勝訴次數極多,東京地檢特意指派他作為北原蒼介的辯護律師,似乎非常用心。

但其實……

要不是穿越者,北原蒼介差點就被騙過去了!

「提審前,我有一個問題。」

「請說。」馬場義殼笑道。

「我想換一個辯護律師,可以么?」

7017k 【上課時間到了,請同學們回到教室,準備上課!】

一輛私家車匆忙的停在了校門口,裡面出來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白髮老頭,他清瘦素白,一看就很少來到太陽之下,或者說,所有勞累的活計基本上都與他無關。

他拿著一個書包,優雅的以右手的肩膀勾住,緩緩的走向教學樓,他倒是個俊俏的小老頭,但是管家模樣太重,不知道是哪一個千金大小姐忘記帶書包了,這個「老管家」正準備帶上去。

門口的保安互相對視,剛想要攔下來,卻被兩張萬元支票打住了眼睛,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給他們支票的彪形大漢,再去看那個管家模樣的小老頭,欣喜若狂又嘴角猛然的裂開,瞬間就蚌埠住了。

只見管家優雅的勾住書包,一步一走都像是端莊的游龍,再眾多飛奔跑向教學樓的同學面前,以極為平靜的神色走向文科的教學樓。

而他的身後,則是一大群的彪形大漢。

在一眾詫異的目光里,長羽楓差點被可樂噎死。

「噗……哈哈哈哈哈……什麼鬼……這麼大動靜……」

因為文科與理科分的太開,長羽楓本來目送著尋荒影迴文科的教學樓,防止他不聽話亂跑,看到尋荒影和一眾同學都被這個小老頭帶的彪形大漢隔開,瞬間笑出了聲。

其中不乏一些正準備上樓上課的老師,他們也一臉懵的看著大陣仗的場景,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這莫名其妙的戳中了長羽楓的笑點,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因為今天,唯一的在校園裡出現的大新聞就是一個真正的千金小姐轉學過來了。

不出意外的話,這就是她的大手筆了。

如果是別人還好,但是很明顯,這個寧家的大小姐不是別人,就是【異6世界】重置后的琳兒。

這就讓長羽楓笑的不能再自我。

蝴蝶效應一樣的【命運機制】讓【唯一】成為了【可能性】迸發出來的【輪迴現象】越發明顯。

尋荒影看到了長羽楓在笑,他耷拉著肩膀,一臉茫然的看著長羽楓,他被擠在同學中間,雖然不是頭一次,但是這一次真把他給擠夠嗆了。

他打著手語,【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啊?】

「哈哈哈哈……」長羽楓捂住肚子,又突然的被尋荒影逗笑了。

看著尋荒影吃癟的樣子,好像特別減壓似的,總是能夠讓人開懷大笑。

【他們!來了!】

長羽楓憋住了笑意,給遠處的尋荒影打信號。

「他們?」

尋荒影左顧右看,樓梯順暢了很多,他可以自由的活動了,卻也沒有看到任何怪異的東西。

跟隨著上樓的同學們還有那群怪異的彪形大漢都幾乎在一瞬之間失去了蹤影。

可能這就是上課鈴的奇妙能力吧。

「哦!他們!」

尋荒影想到了長羽楓所說的他們是一個誰,以極快的速度打了個感嘆號!

【嗯,他們。】

神明之神明的【神之子】,即,人類們的神明,跟隨著琳兒的出現,來到了這個世界。

【如果我們去和琳兒相遇的話,他們就會毫不客氣的出現。】

長羽楓嚴肅的打著手勢。

【出現就出現,我什麼時候怕過?】

尋荒影抹了一下脖子。

【他們敢來,就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都是一群嘍啰而已。】

長羽楓搖了搖頭,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長羽楓同學,在和尋荒影同學幹什麼?打啞謎?課都不要上了?」

身後的人推了一下眼睛,長羽楓聽出了教導主任的聲音,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教導主任是個嚴厲的胖子,極其雄壯,聲音卻極其尖細,他自然是認識尋荒影的,尋荒影剛剛的動作,很可能是同樣給他的。

「馬上!」他喊了一聲。

「是!」長羽楓肅然起敬,三步便跨了樓梯,走上了樓層。

「還有你!上課去!」

「略略略~」尋荒影在樓梯上沖著教導主任扯鬼臉。教導主任青筋暴起,卻也只見尋荒影一下子消失了。

「讓他們來好了!」尋荒影瞬間坐在教室的後排,用力的雙手打了個拳頭。

「讓他們好看!」

他自然是壓不住這火的,他還太小了,只是一個活了幾十億年的小孩子兒子,換算成人類的年齡,也不過是簡簡單單的少年兒郎的年歲。

「讓誰好看?尋荒影同學?」

「叫我!尋荒影大人!」

站在講台上的女老師扶了一下眼睛,她穿著正裝,並沒有生氣,而是非常嚴肅的看著尋荒影,尋荒影向來不羈,不是說他有多壞,而是老師的氣場根本沒有壓不住他。

但是尋荒影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他端端的坐正,又有些乖巧的扭捏道:「當然是讓壞人好看了……對吧……」

他看著老師,神色平靜下來,老師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尋荒影作為「學生」,調皮是調皮點了,但是在尊敬自己老師方面還是很好的,起碼,不那麼惹人討厭。

按他的話說,他本就不討喜的,也不需要幾個人喜歡他。

但是,相處了一年,同學們差不多都知道,尋荒影這個傢伙,就是一個中二的小屁孩,雖然一米九的大個子,但是少年感十足,不說與人為善,也可以感受到他獨有的傲氣和……呆萌反差。

「那,就聽一聽我們新來同學的自我介紹吧。陳琳,上節班會課我就想要說的,但是現在也不晚。」

老師將陳琳的名字寫在了黑板上,尋荒影這才尋聲看向黑板,陳琳穿著校服,一臉彆扭的看著長羽楓,那樣子好像再說,這傢伙誰啊,敢在老娘自我介紹的時候鬧騰?啊不!敢在敢這麼頂撞老師?

但是,尋荒影完全不這麼想,他哼了一聲,拍了一下桌子。

「哼!我才不要聽她介紹自己呢!」

「尋荒影同學?!」

「要叫我尋荒影大人!」

「不準胡鬧哦!」

老師再次的嚴厲起來。

尋荒影咬牙切齒,極為不爽的看著陳琳。

而陳琳莫名其妙,管家背後的彪形大漢則是躍躍欲試想要拿下尋荒影的「狗頭」。

她不知道尋荒影這個從未見過的新同學為什麼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成見,或者是惡意?

陳琳站在講台上,居高臨下,一副冰冷的眼神淡然如水,尋荒影像是狼一樣齜牙,露出他尖小的狼齒,怒目而視,全然不顧任何人勸解。兩個人的火藥味便燒灼起來,要將整個空氣都燙上一燙。

不過,他們好像,確實沒有怎麼見過,對嗎?。璇風瓑浼氬啀璇..班主任想了想,說出了學生的名字:「那是個挺不合群的孩子,我也找她談過,她就像是你們要找的外星人一樣,讓人覺得異樣。」

沒想到工作一開始就有了進展,張罘留意起班主任說的那個學生。

上課時,她在睡覺。

下課時,也沒有朋友一起交流。

偶爾還會在咳嗽后吃藥,確實蠻奇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一十七章學校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