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十六斬之下就連厚達一米的花崗岩都能輕鬆切開,但眼前之人竟然在拿拳頭硬接之後毫髮無損,這就離譜。

借力飛起的風笑天在空中一個大轉身,再次飛撲而來。

夏天靈的表情毫無波瀾,就如同沒有感情的機器。

機械性的抬手,一拳轟出,將風笑天的攻擊消弭於無形。

「軍體拳第二招,馬步橫打。」

無論風笑天從哪個角度發出攻擊,最終夏天靈回應他的都是那簡簡單單,沒有任何花哨的一拳。

頃刻之間,兩人就已經完成了三十餘次的碰撞。

就在夏天靈面無表情的將第三十六次斬擊一拳轟爆之後,風笑天的一雙翅膀直接爆裂成了碎片。

太弱了,這所謂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真的太弱了。

夏天靈看了一眼墜落在擂台上的風笑天,默默地想到。

用翅膀作為撞擊點,這怎麼說呢。

就很蠢。

如果不是夏天靈想看看這玩意蓄到第三十六擊之後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第一拳下去風笑天的翅膀就得爆。

這東西又不像是亂披風,可以藉助大地和對手的力量借力打力。

只要對手的力量不是碾壓級的,亂披風就能對轟。

但風笑天翅膀作為攻擊手段,空中還沒有着力點。

只要對方力量比風笑天大上那麼一點,在失去平衡之後這一招直接就廢了。

這種借力方式如同無根浮萍,根本站不住腳。

擂台上,風笑天的狀態極差,但他的心情很興奮。

因為在他的努力之下,他的隊友終於完成了蓄勢已久的聯合魂技——死亡龍捲。

在四名高階魂尊的不斷蓄力之下,一股強悍的吸力從賽場遠端悍然傳出,比賽場館之中的旗幟被吹的獵獵作響。

夏天靈眼神一凝。

遠端,一個巨大的龍捲風悍然出現在他的正面,並且正以極快的速度直奔他的方向而來。

集合了四名高階魂尊力量的龍捲風之中夾雜着大量的細小風刃在高速旋轉切割,就連部分擂台的地面都被這股力量切得七零八落。

一些石塊被牽引著向內飛去。

剛挨上龍捲風的邊,就被急速旋轉的風刃切割成了微小的粉末。

轉速極快的龍捲風加上大量的風刃,就如同一台噬人的絞肉機一般恐怖,怪不得要叫死亡龍捲。

這就是神風學院的底牌么?

夏天靈看了一眼下方擂台上,掙扎著站起身的風笑天。

「夏天靈,我勸你還是趕快認輸為妙。這一招出手之後就連我們自己都控制不住,你很可能會死,就連等閑魂帝都要重傷!」 然而魔族梗著脖子一言不發。

殷念玉冷著臉,手越發用力,收緊魔族身上的捆仙索。

魔族痛苦的呻吟出身,在地上打滾。

「說!」白衣男子冰冷的聲音冷漠得與平時的殷真人判若兩人。

林止眼眸微眯,殷念玉幼時父母命喪魔族之手,他因此對魔族恨之入骨。

然而魔族因為收緊的捆仙索慘叫連連,卻不肯多說一句話。

林止手指結印,白色的光芒沒入魔族的額間,嘴裏念念有詞。

就見原本劇烈掙扎的魔族安靜下來,眼眸開始變得迷離。

眾人目光不由落到林止身上,不明白她要做什麼。

林止看向殷念玉,開口道:「殷師兄,鬆開捆仙索。」

殷念玉斂眸,覺得江師妹讓他這樣自然有她的道理,他沒有猶豫,鬆了魔族身上收緊的捆仙索。

捆仙索雖然還在魔族的身上,但並沒有限制到魔族的行動。

只見他目無焦距的站了起來,像是被什麼控制住了,規矩的走到了林止面前。

「仙子,這是?」黑衣人有些驚疑的看着她。

然而林止手上的結印沒有絲毫鬆懈,她口中默念着什麼,顯然沒有時間理會其他人。

「噓!不要打擾她。」殷念玉抬手示意,擔憂的目光始終落在林止身上。

黑衣男子也意識到現在不是解答自己疑惑的時間,沒有再出聲。

「現在帶我去你來時之地。」女子虛空一點,一絲白色的靈力再次沒入魔族額間。

魔族原本發紅的眼眸有些發白,神情麻木的抬腳往前走,林止緊隨其後。

殷念玉看了其他人一眼,示意跟上,眾人跟了上去。

眾人往密林的深處走去,只見周圍漸漸沒有了光亮。

「是魔族瘴氣,大家注意靈力護體!」殷念玉出聲道。

眾人周身都出現了一層靈力護罩。

殷念玉眉頭緊蹙,只有魔族群聚之地,才有可能瘴氣叢生……

這魔族恐怕是帶他們回老巢了,糟糕!

「你們原地待命!」

殷念玉心中暗道不妙,快步追上去。

果然林止全面是一群形態各異的魔族,虎視眈眈的看着林止。

林止手上的光逐漸暗淡,被捆綁的魔族也漸漸蘇醒。

「長老!」魔族喜出望外。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回到魔窟,他此時只知道自己有救了!

殷念玉連忙施法收緊了魔族身上的捆仙索,上前一步,和林止肩並肩。

林止轉頭看了殷念玉一眼,叫了一聲:「殷師兄。」

她只是想要讓魔族帶她找到陣法都漏洞,萬萬沒想到直接把她帶到了老巢……

「長老,救我!」魔族再一次被捆仙索收緊,慘叫出聲。

「不要過來,否則他性命難保。」殷念玉冷冷出聲。

在魔族哀嚎之際,殷念玉趁機低頭耳語:「他們人多勢眾,走為上策!」

林止微微頷首,表示贊同。

「唔!」

只見魔族男子痛哭哀嚎,臉上密密麻麻遍佈黑色的條紋,七竅流出黑色的血,倒地不起。

只見長著犄角的魔族長老拿着權杖走在最前面,冷笑出聲:「區區一個宵小,也配拿來威脅我們!」

「名門正派的人,身上的氣息很純正,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長老露出垂涎的神色。

他法杖一揚,黑色的魔氣朝着兩個人洶湧而去。

殷念玉自知不敵,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把林止拉到自己身後,手上形成靈力屏障抵抗。

林止抬手掐訣給剩下幾個不遠處的弟子發了通訊符,內容是情況有變,讓他們趕緊撤離。

黑色的魔氣狠狠地砸在殷念玉的靈力屏障上,硬生生把他們逼退了好幾米。

殷念玉只覺得氣血上涌,喉嚨一甜,一口血吐了出來。

「殷師兄!」

林止皺眉,連忙伸手扶住身體搖晃、搖搖欲墜的殷念玉。

「這魔族我們打不過!」殷念玉虛弱出聲。

魔族長老顯然不打算給他們喘息的機會,手中法杖高舉,形成龐大的魔氣球。

「受死吧!」

鋪天蓋地的魔氣朝着他們洶湧而去。

「走!」林止拿出破界符一捏,拉着殷念玉閃身、消失不見了。

等到魔族長老察覺到,想要鎖定空間時,已經晚了一步。

「廢物!」魔族長老沉着臉,抬手魔氣泄憤般的打在死去的魔族身上。

「長老息怒!」

身後的魔族連忙跪了一地。

魔族長老轉身,看着魔族封印,眼眸晦暗不明。

他單手握成拳頭,放到自己的左胸前,神色虔誠的開口:「主,屬下一定解除封印,讓我魔族重回九天大陸,叱吒風雲!」

……

兩個人摔在泥濘的土地上,林止都覺得氣血上涌吐出了一口鮮血。

「殷師兄!」她抬手想要扶住人高馬大的殷念玉。

然而她高估了自己,被殷念玉整個人傾斜過來,壓倒在了地上。

「殷師兄?」林止此刻也想躺在地上不動,當一條鹹魚。

「系統,現在是什麼情況,魔族那個糟老頭好厲害的樣子。」她長呼了一口氣。

她胸口到現在還隱隱作痛,口裏的血腥味還沒有散去。

[因為你引起連鎖反應,魔族封印提前鬆動了,那魔族長老是魑魅,重要反派。]

林止眯眼,魔族長老魑魅化神期的長老,要是平時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們,現在應該是剛剛衝破封印,修為受損,還處在虛弱期。

也幸虧是這樣,她和殷念玉才能逃出生天。

林止深呼了一口氣,才用力把壓在自己身上的殷念玉推開,艱難的坐了起來。

她把殷念玉拖到一邊安置好,然後自己盤坐在地上,修身養息。

良久,她吐出一口濁氣,轉頭看向還在昏迷的殷念玉。

她走過去,盤坐在地,雙手運功,抵在男子的背部,給他傳送靈力。

昏迷中男子緊皺的眉頭才緩緩舒張開來。

殷念玉的修為已經是金丹大圓滿期了,林止輸送的靈力對他來說就想杯水車薪,沒能激起半點火花。

林止收回手,探上男子的脈搏。

他體內因為魔氣入體,靈力紊亂,有她輸送的靈力算是暫時穩住了,接下來還是得靠他自己。

。 他抬腳邁著大步朝前面走去,燕西淡然看着,並沒跟上去。

「看來蘇承晟準備弄死你了,你等死吧。」燕西發了條信息給顧連城,順勢調侃了句。

顧連城的信息秒回,說道:「老子都給他找了個媳婦,他不能這樣恩交仇報啊!」

「…….」燕西突然有點想支持蘇承晟弄死他。

這傢伙,太不要臉了。

片場內,唐南綰今天的戲份很多,重點是復仇,而唐夢琳是個死囚犯,被砍頭的剎那被救。

「小心。」唐夢琳突然吃驚。

被唐南綰抱住時,她身體突然旋轉了圈。

有東西扎進她的手臂內,鮮血瞬間濺起,導演都怔住了,所有人都錯愕看着這齣戲。

「卡,過了。」導演有點意外。

這戲原本沒有受傷的劇情,被唐夢琳受傷時痛苦的神態,變得更逼真。

「這裏怎麼會有鋼刀?」唐南綰冷聲問道。

她連忙按住唐夢琳的手臂,鮮血不斷湧出來,唐夢琳面如死灰色,卻淡定又可憐兮兮的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