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對一,表面實力佔有優勢的情況下,白公子和酒鬼兩人都被他這句狠毒的話給擊中了。

別說一個有着厲害手段的修行者了,就是一個普通人被這麼數落,心中也會騰升起怒火。

「哈哈!」

「有種。」

「本來還想看在都是地煞小隊成員的份上留你一命,既然你自己找死,就別怪我們兄弟心狠手辣了。」

白公子怒極反笑道。

說完,就取出長劍向,雙腳用力在地面上一蹬,向顧長生這邊快速飛掠而來。

「嘿嘿!希望等會你還能這般嘴硬。」

三兩個瞬間就已經飛身到顧長生一丈之內,盛怒之下也沒有所謂的試探,一上來便施展全力向顧長生攻來。

顧長生知道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在對方飛身過來時也沒有閑着,往自己身上拍了三張護身符篆,讓自身亮起三道半透明防禦罩的同時,左手取出之前購買的靈龜盾。

一邊抵擋白公子那暴風雨式的攻擊,一邊有選擇的施展幾招最最基礎的劍招進行反擊。

但和白公子的差距實在太大,根本連起衣角都碰不到。

白公子見此,便更加得意忘形。

「哈哈!」

「你不是嘴很硬嗎?實力怎麼會如此不堪,以為學會了幾招基礎劍法就可以出來闖蕩了,你真是太天真了。」

「就讓我好好的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

很快,在白公子的攻擊之下,顧長生身上包裹的三層半透明防禦罩逐個告破。

即便是能抵擋練氣後期的防禦罩,也在練氣八層的白公子手下走不了幾個回合。

故此。

白公子好像是馬上要看到顧長生被自己打敗的場景,竟然在出招的過程中都「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並有點瘋魔的架勢。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顧長生竟然在三層防禦罩即將告破的時候,又掏出三張拍到了身上,頓時又在顧長生身上出現了三層半透明防禦罩。

這讓眼看着勝利在望的白公子,臉色立馬一僵。

「防禦符到是不少,就看看是你的防禦符多,還是我的劍更快。」

說完,便又加緊手上進攻的動作。

不一會兒。

當三層防禦罩即將告破時,顧長生又掏出三張拍到了身上后,白公子的臉色才徹底黑了下來。

於此同時。

也察覺出了不對。

要知道他可不是自己一個人來對付顧長生的,後面還有酒鬼。

可是為什麼現在他都和廣成子戰鬥一盞茶的時間了,身後的老酒鬼卻還是遲遲沒有動作。

當白公子分心往來時的方向看去,卻發現那裏根本沒有老酒鬼的身影。

「難道是這老酒鬼臨陣打退堂鼓了?」白公子心中不由得想道。

可是現在他已經出手,便沒有再收手的道理。

況且。

白公子也不認為自己拿不下顧長生。

「少了一個人分倒也好,省的我等會還要多費一番口舌。」

之後,白公子就專心的對着顧長生身上的防禦罩進攻起來。

但讓其有些鬱悶的是,顧長生儲物袋中的防禦符好像是用不完一般,每當他即將要攻破對方的防禦罩時,就會拿出新的防禦符重新拍到身上。

就像對着一個永遠攻不破的烏龜殼在進攻。

不過。

白公子隨即想到:既然顧長生儲物袋中有這麼多的防禦符,那其身價肯定不菲。

如此一想,便讓他更加興奮。

同時也加快了手上的進攻動作,什麼招數威力大用什麼,也沒有了一開始的一邊防禦,一邊進攻。

白公子的這些變化都被近距離的顧長生看在眼中,他想要的便是對方這種心態。

如此這般后,他才能花費最小的代價將對方偷襲。

至於白公子的另一個同夥老酒鬼,根本不是白公子想像的那般臨陣脫逃了,而是在顧長生指揮小青之下,成功近身了老酒鬼,其結果不言而喻。

此時的老酒鬼已經倒在了地上,只是因為正好被一具蛇蜥蜴的屍體擋住,所以才沒有被白公子看到。

小青從老酒鬼的位置潛行靠近兩人也需要時間,所以顧長生才用防禦符暫時拖住對方,為小青爭取時間。

當顧長生看到白公子表露出只進攻不防禦的姿態后,就知道時機已經成熟。

便用意念給小青下達了偷襲進攻的指令。

「嗖!」的一聲。

在距離白公子五六尺遠的側後方,小青那紅青相間的身影,一下子就咬種了白公子的腰部。

一個準備充分,一個放鬆大意。

再加上小青本身實力已經是超過百年修為的大妖,煉屍中最兇狠的血屍存在,所以其攻擊速度非常之快。

在白公子反應過來后,小青就已經咬完飛身而逃了。

緊接着。

白公子甚至連叫喊聲都沒有發出,就眼前一黑,癱軟歪到在了地上。

至此。

偷襲顧長生的白公子和老酒鬼兩人才算是被顧長生成功反殺。

本來還想偷襲顧長生的兩人,卻在顧長生這裏被偷襲,這不得不讓人覺得十分諷刺。

不過,兩人為此也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等七八天後。

當地煞小隊的隊長鄭虎,再次召集小隊成員去海上做任務時,才發現白公子和老酒鬼兩人失蹤的事。

洛城本來就不大,在隊長鄭虎的一番探查之下,很快就查到兩人自從跟他們上次做任務出海后,就再也沒有歸來。

如此想來,遭遇不測的幾率偏大。

這讓隊長鄭虎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浮現出了顧長生的身影。

之後,便是重新招募修鍊煞氣的隊員,繼續在洛城打拚。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

顧長生反殺掉前來打劫他的地煞小隊成員白公子和老酒鬼后,便警覺起來。

放出幾具煉屍,分佈在小島四周用來警戒后,才開始打掃戰場。

本來他對斬殺后蛇蜥蜴屍體上的屍油還沒有提煉完,這次又多了兩個人類屍體。

死人顧長生見多了,況且兩人還是對他圖謀不軌,他便殺的理所應當,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首先還是在兩人身上一陣摸索,頓時摸出一堆除了衣服之外的所有零零碎碎的物品。

有玉佩、簪子、手串、酒壺、法劍等東西。

法劍是白公子的佩劍,雖然看着威力不小,但卻是和顧長生手中的寒光劍一個等級,都是下品法器中的佼佼者。

最關鍵的還是兩個灰色的下品儲物袋,這裏面都是兩人的全部身家。

顧長生翻出的兩份蛇蜥蜴頭顱血液,令一旁有些無精打採的小青渾身一震,搖頭擺尾的望着顧長生。

剛剛小青剛剛吞噬完顧長生的那份蛇蜥蜴頭顱血液后,正想陷入沉睡當中煉化,卻遭到了白公子和老酒鬼兩人的打擾。

雖然出力毒死了兩人,卻讓小青十分不爽。

直到此時看到兩份比顧長生略少的蛇蜥蜴頭顱血液,才算是把不好的情緒一掃而空。

這每份雖然看似比顧長生的都要少,但兩個加在一起卻比之前顧長生的那份還要多,這才不得不讓小青更加渴望。

以至於,那橢圓形的三角腦袋都露出了人性化的苛求神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翡翠街,在街尾,還真有家建築公司。

看起來生意還行,進去的時候,裡面還在坐著幾個諮詢的人。

諾亞進去后,他的穿著人們一看,就知道這位身份不一樣。

立馬接待的人就上來了。

對著他一通問好后,端茶送水的,詢問著到底有什麼事情。

諾亞因為剛才的事情,現在心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161章不是冤家不聚頭 白冬切好了水果,把褚逸辰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那個幼兒園你不是已經答應恩選拆除了嗎?現在又反悔送給別的孩子,他可能會不高興,你姑姑那邊誤會更大!」

不管怎麼樣,白冬還是記得當年的恩情。

褚逸辰拿了一片蘋果喂寶寶吃,看着她小嘴把蘋果咬進嘴裏,細嚼慢咽的吃下去,才收回手。

「東西是我的,我怎麼處理不關別人的事,再說了,那件事情未必是別人刷票,恩選那小子什麼德性我們都清楚!犯不着他們家不動手,讓我去做惡人!」

之前是顧忌著親戚關係,不過現在他們撕破臉,他也懶得顧忌。

白冬還想說什麼?

寶寶搖頭晃腦的說話。

「奶奶,不可以拆除幼兒園,寶寶很喜歡,寶寶還要去那裏讀書,寶寶在幼兒園還有很多的好朋友,對了,哥哥也還在讀書」

白冬笑眯眯的,對這個小傢伙有求必應。

「好,寶寶說不拆就不拆吧!」

「奶奶寶寶喜歡你!嗯么」寶寶爬起來在她臉上親一口。

白冬高興得不行,最近她不出國,也不逛街,整天圍着這個小傢伙,人都覺得年輕了很多,太喜歡了!

龍庭吃着草莓。

「傅藝橫投資的事情我同意了?合同也簽好了,我懷疑他是看上哪個女的了,想保駕護航!」

龍庭開始八卦。

褚逸辰並不在乎這些。

白冬聽到這話,順口說了句。

「他是寶寶的乾爸,我見過了,一表人才!」

龍庭和褚逸辰同時看向她。

白冬被看得莫名其妙。

「怎麼了?不信可以問寶寶」

寶寶雖然眼睛盯着電視看,但有聽他們說話。

「我乾爸是叫博藝橫!」

寶寶點頭,媽咪說不可以叫乾爸的名字,但是她偷偷記下來了。

她是個聰明的寶寶。

褚逸辰放下手機,還沒說話,龍庭就先吃驚不小。

「博藝橫是你乾爸!你這個小傢伙,到底抱了多少人的大腿?」

褚逸辰想起自己第1次見到這個小傢伙的樣子,她就是抱着自己的大腿,不放。

想到這裏,點吃味。

「所以,我是你第2個抱大腿的?」他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