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繼續裝作沒看見洛塵,比比看誰能堅持久!

當鬼婦的故事都講完時,靈靈愣是沒有聽明白,她無奈了。

洛塵就是個大魂淡!

靈靈心裡不停地埋怨著洛塵。

「別,別被他迷惑了,剛才是她控制住了我,讓我編造出的這些謊言的!」

回過心神的鬼婦慌亂起來,她極力解釋著,可話語卻顯得那樣蒼白無力。

鬼婦的經歷太詳細了,詳細到誰會去這樣費勁心思編造一個虛擬的人出來。

而且他們知道的事實也與鬼婦說得一模一樣。

「晨穎,女兒,你相信媽媽的是嗎?女兒?」

鬼婦還在試圖將希望放在晨穎身上,可是晨穎看到這個「媽媽」時,卻覺得那麼陌生。

「唿!」

一團火焰忽的出現在鬼婦身上,強烈的高溫一閃而逝,隨後帶來的是一具焦黑的屍體。

洛塵動手了,他已經沒有興趣了。

所有人嚇了一跳,不是因為洛塵的忽然動手,而是因為他們發現洛塵這個殺神竟然出現在他們身後!

丁雨眠眼眸泛著好奇,她也不明白洛塵為什麼到那裡去,而且還一直盯著靈靈。

靈靈的面色開始發紅,她也漸漸發現所有人的視線聚焦到她這裡了。

「既然這是假的姜鳳,那真正的姜鳳又是誰?」

張小侯忽然開口道,倒是解開了靈靈此時尷尬的局面。

「鬼婦是說從真正的姜鳳中獲取火劫果實,那」莫凡思考道。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火焰魔女。

趙玉林覺得不可思議,而晨穎更是難以想象。

「當初姜鳳姐姐受到火劫席捲,火劫果實並不能完全救她的命,所以她只能捨去軀體,以一個全新形式存活。」

丁雨眠此時為眾人解惑道。

火焰魔女依舊看著晨穎,在晨穎出現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便從沒有偏移過,慈祥溫柔的目光中包含的是無盡母愛。

洛塵終於收回了看向靈靈的目光,因為他也覺得這樣盯著一個女孩似乎代表著什麼不好的癖好。

他看向火焰魔女姜鳳:「現在我可以為你重塑身軀,讓你們母女團聚。小炎姬你不用擔心,我還是有這個實力的。」

姜鳳猶豫一會,當看到晨穎那期盼的目光時,她點頭了。

洛塵露出了一個笑容,姜鳳一家團圓是否他不在乎,獲取天地劫炎才是他想要的。

之前的天地火劫他也吞噬過其中的能量,但因為火焰能量太過稀疏的緣故,他吞噬得並不多。

而星語天樹能夠在火劫下孕育出天地聖靈,完全是因為其種族天賦。

洛塵打了一個響指,一團華麗的聖光將他和姜鳳包裹其中。

「等會遇見了什麼也不要反抗。」洛塵提醒了一句。

姜鳳點頭,隨後她便看見洛塵伸出手開始觸碰自己外層由劫炎構成的火焰紗衣。

她的力量開始流失,一束束劫炎如流動的氣體般融入洛塵的身體。

姜鳳聽從洛塵的話,沒有去反抗,雖然她很驚訝於洛塵的吞噬能力。

她慢慢變得虛弱起來,火焰人影也逐漸變得纖細消瘦

趙玉林看著眼前的如一顆曜日的金球,現在場上最強的便是他這個高階法師。

如果他起了壞心思想要偷走火劫果實,估計成功的概率很大。

但他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被洛塵嚇破了膽,現在要他偷火劫果實?那是一萬個不敢啊!

丁雨眠抬頭望了眼掛在最高樹梢上的美麗果實,最後帶著好奇與疑問來到了靈靈這邊。

她真的想知道剛才為什麼洛塵這樣看著靈靈,那眼神,讓她都有點羨慕了。

只不過,奈何她怎麼問,靈靈總是不不知道,也只能放棄,轉而開始詢問她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吸收完姜鳳的能量,姜鳳則完全化作了一縷脆弱不堪的魂魄,彷彿只需要一縷輕風就能將其吹滅。

如果這時候洛塵反悔了,姜鳳也只能認命。

不過洛塵這點信用還是有的,復甦死者,施下肉身,現在這對於洛塵來說不算什麼太難的事。

只是,看著眼前這逐漸成型的肉體,本該心如止水的洛塵心中卻泛起了一絲輕微的漣漪。

「穿上吧,適應一下自己的身體就可以出去了。」洛塵拿出了一套女款衣服。

姜鳳面容泛起紅暈,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穿衣服還真不適應。

不過很快她就開始驚訝於自己的身體,幾乎和自己原先的身體一模一樣!

而洛塵給的衣服格式明顯就不適合自己,感覺上身材要比自己更完美,胸前也要更宏偉

「這是屬於亡靈復生,不像帕特農神廟的復活術,所以雖然看上去一模一樣,但卻害怕光系魔法。」洛塵解釋道。

姜鳳點頭表示理解,能恢復原貌已經是奢求,她不敢在妄想什麼。 「王怡婷!」王韻婷聲嘶力竭的喊道,:「我要殺了你!」

說着,就朝王怡婷撲了過去。

王怡婷輕捏一笑,輕輕巧巧的一側身,王韻婷就撲了個空,並且還收勢不住的往桌椅上撞過去。

「啊啊,救命。」

王韻婷白著臉喊道。

關鍵時刻,南宮玥拉住她的手臂,止住了她撞過去的勁頭,狀似關切的叮嚀道:「王小姐小心啊!這桌子雖然是個死物,您這麼撞上去,可一樣會頭破血流的。」

「到時候人死不成,臉上再留個疤,哪可就難看了!」

王韻婷連忙摸自己的臉,一臉后怕的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另一邊,王怡婷見計謀沒能得逞,遺憾的嘆了口氣。

王韻婷眼尖的看到,尖叫道:「都是你這個賤人,都怪你!回去我一定要告訴母親,讓她狠狠罰你。」

雖然態度依舊囂張,卻已經不敢再上前一步。

「好啊,隨時歡迎姐姐去告狀。」王怡婷眨着眼睛,笑眯眯的說道。

這一笑,真的是又乖又可愛。

如果不知道兩人之間的對話,外人一定會被王怡婷的外表所迷惑。

王韻婷果然被嚇到了,驚疑不定的看着她。

好一會兒,她像是想起了南宮玥的存在,撲過去拽住她的衣角,指著王怡婷急切的道:「南宮玥你看到了!她的真面目你看到了,我沒有說謊對不對?!」

迎着她殷切期盼的眼睛,南宮玥嘆息一聲,問道:「王小姐,就算我看到了又怎麼樣?你是想讓我去你們王家作證嗎?!」

「你什麼意思?!」王韻婷警惕的看着她,臉色蒼白的道:「我在你的宴會上被人欺負,你難道不應該出面嗎?!」

隨機,她自問自答:「這是你應該做的!」

南宮玥:……

她現在真的同情王韻婷了,就這個腦子當了太子妃,恐怕也會在不久后就被人擠下來。

「王小姐,你覺得你們王家的當家人知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南宮玥不得不提醒道。

王韻婷一下子就傻了,愣愣的看着她,好長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是啊!

今早母親還讓她多跟王怡婷親近親近,說是以後進了宮好歹有個照應。

見王韻婷跌坐在地,滿臉恍惚。

南宮玥站起身,看向始終悠悠然坐在椅子上的王怡婷,道:「這身衣服很襯王小姐的膚色。」

王怡婷看了看身上的衣裙,甜甜一笑,道:「南宮姐姐是在變着法的誇自己嗎?畢竟這套衣裙可是您家的侍女提供的。」

南宮玥笑笑,用眼神掃了王韻婷一眼,淡聲道:「王小姐你知道你跟她最大的區別在哪嗎?」

王怡婷看了王韻婷一眼,笑意隱了下去,沒出聲。

「你們最大的區別不是嫡庶之分!」南宮玥好像能看透她的心思一樣,饒有興味的道:「而是……」

說道這裏,南宮玥卻沒有再說下去。

王怡婷直直的盯着她,哪眼神冷酷無情,像個沒有情緒的木偶人,嚇死個人。

南宮玥卻直直地與與她對視,不知道過了多久,王怡婷率先收回視線,微微一勾唇,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扶起王韻婷,可愛又無辜的道:「姐姐不要再坐到地上了,小心着涼哦!」

「沒錯。」南宮玥拉開廂房的門,笑着道:「今天園子裏還有很多好玩的遊戲,我們一起去玩兒。」

王韻婷不知道兩人葫蘆里賣什麼葯,但顯而易見的,南宮玥知道她這個庶妹的秘密。

她大大的眼睛看向南宮玥,也許……

「姐姐在想什麼?」王怡婷突然湊到她耳邊。「嘎?」小南宮雲瑞傻了,愣愣的看着自家親姐。

「怎麼你不同意?」南宮玥挑眉看向他。

小南宮雲瑞小嘴一癟,委委屈屈的道:「姐姐,對不起!我騙了你,我其實沒有寫八遍,而是寫了五遍。」

「五遍?」

「不是不是,是三遍!」

「三遍?!」

「其實……才寫了一遍!」小南宮雲瑞說完,就抱住了頭。

南宮玥冷笑着看他,道:「南宮雲瑞你長本事了啊你!嗯?你是不是覺得父親在外征戰,家裏只有我跟娘親兩個女人,所以管不了你了?!」

她將『女人』兩字念得特別重,南宮雲瑞下一子慌了:「沒有沒有,真的沒有!我沒有這樣想。」

「哼!」南宮玥冷哼,繼續說道:「哪你不是說要保護我們嗎?你連十遍千字文都抄不完,怎麼保護我們?」

小南宮雲瑞懵懂的眨眨眼,不明白為什麼抄書就跟保護娘親和姐姐扯上關係了?

但小小年紀的他,已經無師自通的知道,跟盛怒中的姐姐理論是最不明智的行為,甚至可能會越來越糟。

所以,他乖乖的道:「小瑞知道錯了,姐姐不要生氣,小瑞這就去抄,抄十五遍好不好?」

嗯,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在自己給自己加量。

不然的話,讓姐姐給他加就不是多五遍那麼簡單了。

「這還差不多!」南宮玥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拍拍他的後腦勺,道:「去吧!明天拿來給我看。」

小南宮雲瑞夾着尾巴,領着自己的小夥伴三兩下跑了影。

又把南宮玥看的身心愉悅。

綠萼在一旁看的好笑,:「小姐您幹嘛總是嚇唬小公子?」

「這小子太聰明了!」南宮玥挑眉看着她,一臉你不懂的表情,道:「俗話說的好,智者多妖,如果太倚着他的話,天知道長大後會變成什麼樣,還是現在就管束狠一點,免得長成歪脖子樹,想砍捨不得,想掰掰不過來。」

綠萼聽得一臉懵,心說小姐您也想的太多了吧?

小公子這才多大點!

但她聰明的沒說出來,雖然她感覺自家小姐就是想欺負弟弟玩兒。

兩人迴轉榴園花園,蘇青風還坐在石桌前跟蘇蔓說着話。

南宮玥款步而去,笑着問道:「你們在說什麼呢?」

蘇蔓笑盈盈的看她一眼,指指對面的蘇青風。

南宮玥眼神一暗,但她很快的將它掩飾住,笑着看向蘇青風:「大哥,你們在說什麼?跟我說說啊!」

蘇青風:「在說你的親事。」

南宮玥:「……」

。 最後這句話,羅醫生沒提。

但不用提,季柚也略微明白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