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現在的趙信而言,他的安全感是腳下的台階給的。

太嚇人了!

這些應該是雲彩吧。

一腳踩下去是不是得踩空啊?

抓了抓頭,趙信嘗試著朝著祥雲上踩了一腳。

「嗯?」

趙信陡然一愣。

旋即腳下越發用力,直到最後整個人都蹦了上去。

「我去?!」

軟綿綿的。

這些祥雲踩下去的時候並沒有踩空,反而像是踩在海綿上,很蓬鬆,彈性十足。

借著祥雲的彈性,他都沒怎麼用力就能跳十幾米高。

「這到底是什麼啊?」

趙信蹲在祥雲上抓了一把,還在手裡捏了捏。

「叮咚。」

「主人,太上老君又給您發消息了。」

靈兒輕聲提醒著,趙信趕忙取出手機。

太上老君:人呢?

這老頭,性子還真夠急的。

趙信嘀咕了一聲回復。

趙信:在台階上呢。

太上老君:上來。

脾氣真大。

趙信微微撇嘴,朝著屏幕白了一眼將手機鎖屏。

一點也不客氣。

要不是看在他是太上老君,手握著老君集團,趙信需要跟他進行一些合作,他還真想讓這老頭感受一下紅色感嘆號的魅力。

朝著頭頂的階梯望了一眼。

一眼看不到盡頭。

深吐了口氣。

腳緩緩朝著台階上端走去。

凌霄寶殿內……

玉帝端坐在帝椅上,看著坐在他稍下兩個台階座椅上的太上老君。

「道德天尊,您的關門弟子何時來此?」

「就到了。」

太上老君輕聲回答。

「他走的可是登仙梯?」

「是!」

「從凡人路走的?」

「對!」

「那就等等吧。」玉帝微微點頭。

太上老君聞言垂首不語,低頭手指敲擊著屏幕。

登仙梯上,趙信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登了多少級台階,就知道現在他都快要絕望了。

看不著盡頭知道么?

不管他怎麼往上跑,抬頭看去還是一望無盡的台階。

「主人,太上老君催您快點!」

「我已經用了吃奶的力氣在爬了。」趙信狂翻著白眼,心情算不上特別好。

老君說的輕鬆。

快點。

他也想快,可是這破登天梯也太高了。

他們都是仙人。

倒是能扶搖直上九萬里。

他可不是!

他得一點點的往上爬。

「還沒上來么?」坐在帝位上的玉帝微微挑眉,旋即歪頭看了一眼旁邊的仙官,「他上了多少階了。」

「七萬階。」

「嘶……」

霎時間,凌霄寶殿內的仙人們都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玉帝聞言也眉頭高抬。

「七萬?」

「現在已經八萬了。」仙官小心的回答著,玉帝突然敞懷大笑了出來,「道德天尊,您的這位關門弟子不一般啊。凡人路,八萬多階,這可是金仙之兆。讓此等英才關門,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

「我也沒想到那小子能有此等仙緣。」太上老君如實回答。

「哈哈……本尊現在倒是不希望他早些來了。」玉帝朗聲大笑道,「當年我走凡人路時,共走了一百一十萬階才到了這凌霄寶殿。紫微帝尊走一百一十七萬,天尊您當年是走了多少階。」

「一百四十萬。」太上老君低語。

「天尊竟然走了這麼多麼?」玉帝眼中露出驚訝,旋即看著凌霄寶殿內的眾為大仙,「在座諸位,可曾還記得自己當年是走了多少階?李天王,當年你是走了……」

「四十五萬!」

手中托著一座寶塔,看上去就不苟言笑的中年人開口。

「李天王,善勝童子當年走了多少?」

「七十五萬。」

「雷神,你呢?」

「呃……我三十三萬。」

雷神撓了撓臉。

他走的其實不算少了,至少在這個凌霄寶殿中,他的排名應該是靠前的。

奈何,前面說得都太多了。

他這三十三萬就顯得有些太少了些。

凡人路,登仙梯。

五千階可成仙,三萬階可成天仙,八萬階可成金仙,十五萬階可成大羅金仙。

趙信走凡人路八萬階,就證明他有金仙之姿。

在這凌霄寶殿中……

八萬階的都是少數。

這也是為何他們聽到仙梯官說出趙信的數目時,會倒吸一口涼氣。

「看來在凡人確實是有仙緣,給他個一官半職倒也不是不可。」玉皇大帝滿面笑容,眼中好似縈繞著些許期待,「現在多少了?」

不成想,仙梯官竟然沒有回答,玉帝微微蹙眉。

「那凡人爬了多少了?」

「四……四十萬了!」

轟!

頓時,整個凌霄寶殿,鴉雀無聲。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是天命掌控者最新章節、我是天命掌控者酒霸、我是天命掌控者全文閱讀、我是天命掌控者txt下載、我是天命掌控者免費閱讀、我是天命掌控者酒霸

酒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是天命掌控者、

。 秦舒若有所思。

過了一會兒似乎明悟過來,側眸看着他,「所以,你也根本不知道裏面有什麼?」

「沒有人打開過暗陵。」褚臨沉俊眉微皺,又補充了一句:「除了我爺爺。」

秦舒眉梢一揚,有了一絲好奇。

卻聽褚臨沉下一句,說道:「只是他進去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

「……」

隨着褚臨沉話音落下,車廂里是久久的沉寂。

關於褚宅祖陵的秘密,秦舒心裏突然生出一種不願意再去探究的感覺。

因此,她沒有再問任何跟褚宅祖陵有關的事情。

褚臨沉神色也是十分凝重,陷入了沉思中。

褚家人都認為祖陵中的那處暗陵是不祥之地,而他上次卻從褚雲希口中聽到了不一樣的回答——竟然會有人以為那裏面藏着富可敵國的財富?

記住網址et

不知道這次沖着祖陵而來的人,懷揣的是什麼目的。

如果是後者,說明對方是為了財。

如果是前者,能夠知道褚家祖陵的秘密……必定和褚家淵源頗深,而且對褚家恨之入骨。

他當上褚家掌權人也不過才短短三年,一些陳年舊事,還得去找奶奶商議一下,多了解當年的情況。

心思既定,褚臨沉恢復了一貫的沉冷之色,吩咐道:「衛何,尋找項鏈和那個黑衣殺手的進度不要停下來,另外,讓人去查一查,當初跟我爺爺交好的那些叔伯,現在情況如何。」

「是,褚少。」衛何把這方向盤,頭也不偏地應了一聲。

褚臨沉又把目光轉回秦舒身上,正好她也朝他看過來。

他唇角微勾,說道:「最近我還是會讓保鏢保護在你周圍,你只管做你自己的事情。褚家的事,我處理。」

秦舒點點頭,反正她也幫不上什麼忙,能不給他添亂就不錯了。

就這樣,她很快恢復了到正常的生活狀態。兩點一線,每天開着自己的桑塔納上班,有褚家保鏢在後面尾隨保護,她絲毫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疫苗研發步入尾聲,進行最後的調整實驗,匯總討論。也因此,秦舒工作時,不是在實驗室就是會議室。

晚上回到家,她還要幫余染換藥,順便調理她這三年來在獄中被折磨的羸弱不堪的身體。

網絡上,陸熙那邊自從宣佈將余染簽約旗下后,褚雲希更是將余染的黑料炒到極致。

侮辱余染容貌駭人,公開鄙視余染坐過牢,扒余染當年被偷拍的不雅照……

這一系列操作,十足下了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