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此同時,大帳外,南宮曦和雷武鋒的聲音傳來,楚非梵將兩人喚了進來,當南宮曦倩影從嘉靖身邊走過之時,身影乍然停了下來。 夏雲川搖了搖頭,道:「這我可不知道,總之我不想招惹鬼門密宗,也不想過問他們的事。」

我笑了笑:「這就奇怪了,夏老爺子您不是追求長生之道么?既然修鍊鬼門密宗能成不死之身,那不是正合你意么?」

「不!不!不死,與活著,有著天壤之別。」

「這話怎麼說?」我問。

「相傳,修鍊鬼門密宗之人,需要將靈魂出賣給六目鬼王,你想想看,一個人若是沒了靈魂,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沒有靈魂?」

我眉頭微蹙,若有所思。

元鏡仙曾經跟我說過,無間鬼王背後的幕後黑手,很可能來自於冥界。難道說,他背後的幕後黑手,就是三目鬼王。

我正思索著,夏雲川沖我問道:「你怎麼忽然問起無間鬼王呢?」

我抬起頭來,反問道:「你徒弟難道沒告訴你,這位無間鬼王的老巢,就在昆崙山仙人洞?」

「此話當真?」

夏雲川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笑了笑,道:「看來你徒弟並沒有把實情告訴你。」

夏雲川扶了扶架在鼻樑上的眼鏡,眉頭微蹙,似乎是在思索。

我繼續說道:「你不是問我昆崙山仙人洞里有什麼嗎。」

夏雲川一聽,猛地抬起頭來,問道:「那兒到底有什麼?」

「那就得先說說,我師父為什麼要去昆崙山仙人洞。」

夏雲川笑了笑:「自古以來,去往昆崙山仙人洞之人,都是為了求得長生之道。」

「那是別人,我師父去昆崙山仙人洞,還真不是為了求長生。」

「那他去那兒是為了什麼?難道是朝聖?」

「朝聖?」

我笑了笑:「我師父一向不敬鬼神,又怎麼山長水遠跑去昆崙山朝聖呢。」

「那他是……」

「他之所以去昆崙山仙人洞,跟我剛才說到的無間鬼王不無關係。」

「跟他有什麼關係?」

「對!我師父跟無間鬼王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去昆崙山仙人洞,是為了找無間鬼王報仇。至於你想要找到不老仙泉,他並不在乎,所以,壓根沒留意。」

「什……什麼?」

夏雲川一臉驚愕,他愣了一會,仰頭大笑了三聲。

我有些納悶,問道:「您笑什麼?」

「那個……,是你師父讓你來的吧?」

「我師父讓我來找您?夏老爺子,您也太不了解我師父了吧。」

「我覺得,你說的不是真的,你是在騙我,對不對?」

很顯然,這老東西壓根不相信我,這倒是正常,他可是活了一百多歲的老狐狸,精得很。要是就憑我三言兩語他就信了,那才怪。

但就我而言,我還真不在乎他信不信我,我來找他只是想弄明白,他跟無間鬼王是不是有關係,現在看來,他跟無間鬼王的關係應該不大。所以他信不信我也就不重要了。

我站起身來,說道:「既然夏老爺子不相信我,那咱們就沒什麼好聊的了。告辭。」

我轉身正要離開,夏雲川喊住了我:「你先等等!」

我停下腳步,轉頭問道:「夏老爺子還有何指教?」

夏雲川沉吟片刻,抬起頭來沖我問道:「你說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笑著沖他反問道:「夏老爺子您是覺得,我在騙您呢,還是我師父在騙我呢?」

「這……」

夏雲川被我問住了。

我繼續說道:「我師父沒必要騙我,我也沒必要騙您。當年我師父去昆崙山仙人洞,是為了找無間鬼王報仇,但他在那兒沒找到無間鬼王,而且現在年紀大了,所以我估計昆崙山仙人洞他是不可能再去了。我倒是有可能再去,問題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去,也不知道您這一把年紀了,能不能等到那一天,更何況您也信不過我。所以,您要是很趕時間的話,最好還是自個兒去一趟吧。但去歸去,即使您去了,也未必就能求得長生,生老病死,人之常倫。去了仙人洞,並不意味著就一定能成為仙人,那些成為傳說中『仙人』的,也未必就比我師父這位回到人間的凡人活得逍遙自在。」

聽我說完,夏雲川低著頭,神色顯得有些惆悵,彷彿我的話,無形中刺破了他心裡的希望。

「您老自己好好想想吧。」

我說完,大步朝房門方向走去,誰知剛走到門口,門鈴正好響起。我順勢將門打開,只見冷雲峰與一名面色陰沉的男子正站在門口。

看到那名面色陰沉的男子,我頓覺心頭一怔,這傢伙的額頭印堂穴處,分明匯聚著一團黑氣。

一般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被邪物附體,二是他是鬼門中人,修鍊的是鬼道邪術。

這傢伙既然跟冷雲峰在一塊,被邪物附體的可能性便不大,也就是說,這傢伙很可能是鬼門中人。

冷雲峰似乎沒料到我會在他師父的房間,神色顯得有些慌亂,他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語氣有些緊張地問道:「你……你怎麼在這兒?」

我沒理他,而是將目光落在了跟他一塊來的那名男子的身上,見我一直盯著男子打量,冷雲峰立刻將男子擋在身後。

這時夏雲川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雲峰,是我請唐川來的。」

「我說他怎麼會在您這兒。」

冷雲峰說著,對我說道:「你跟我師父聊完了嗎?要是聊完了,那就請吧。」

我現在站在門口,我不走,他倆也進不了房間。

冷雲峰做出一個「請」的手勢,想讓我離開,但我依然站在門口沒動。

他也不敢動我,剛才我與榮懷玉交手的一幕,相信他是看到了,諒他也不敢動我。

見我還是站在門口不動,冷雲峰有些急了,

「我說唐川你什麼意思?你堵在我師父房間門口,你到底想……」

沒等他把話說完,我冷冷問道:「他是誰?」

我說的,便是跟他一同前來的男子。

冷雲峰的臉上閃過一絲慌亂的神色,但很顯然,他沒打算告訴我男子的身份,他定了定神,冷冷說道:「他是誰跟你有什麼關係?」

。 韋承業召喚出的影子並不只有七個,而是有百來個,這七個只是最強的,其餘的還有四姓十三氏的其他16位家主,再加上林林總總一些李和不太熟悉甚至不認識的人。

反而是敖東海、魏無忌他們,並沒有出現。

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韋承業在幻想時代有什麼本領,大家都清楚,所以回歸現實后,他們會盡量避開,不與韋承業交手。

至於執劍者,韋承業倒是想,但原初之火在那,他想做手腳也沒辦法。

但,也足夠了。

這些影子,便是韋承業最大的依仗,是他在眾多皇級當中,能夠躋身前列的根本所在,最可惜的是,回歸現實他在幻想時代的那些影子都消失了。

否則他還要更強一些。

略微遺憾,韋承業看向李和的眼神也開始貪婪了起來,這些影子最初只是從原主的影子中剝離的一層陰影,但……影子也是可以噬主的。

如果將李和完全煉化成一個影子……哈哈哈,想起來就爽啊!!

似乎。

李和還可能是那個人的轉世,他說不定可以通過李和煉化的影子去將那人復活,進而操控那個人……哈哈哈,通天之路,就在眼前!

「你的眼神,真是令人噁心。」

至尊會雖然壞事做盡,臟活累活全乾,但至少還有一點是可取的,至尊會以強者為尊,重視階級流通,只要你夠強,你就能上位,能得到相應的資源。

另外。

他們更注重做大蛋糕,無論是藉助幻想的力量也好,無論是剝削外族也罷,至尊會一直都給他們的成員一個信念,那就是……跟我干,有肉吃。

所以。

至尊會在民間的群眾基礎,一點都不比革命軍差,這也是至尊會能夠做大的原因,畢竟,擁有崇高理想和覺悟的人總是少數,絕大多數民眾都是實用主義者。

李和自然看不慣至尊會坑蒙拐騙,壞事做盡。

但。

敖東海的為人,李和還是佩服的,如果有機會與敖東海一戰,李和如果贏了,他會給敖東海一個體面。

可韋承業這群人……

他們對權勢的貪婪,對階級固化的執著,已經到了令人作嘔的程度,他們不是奧林匹斯的成員,卻是奧林匹斯方舟計劃最堅實的支持者。

他們無比期待烏托邦的成功,無比期待在不用顧慮幻想的未來,永遠豢養一群人維持人類族群的延續,而他們這些,則作為「神」,高高在上的奴役凡人……

生殺予奪,予取予求。

「放心。」

「我可不會生氣,因為,你馬上就會成為我最美的收藏品,我也知道你們這群革命者對我們是極端的厭惡。」

「但,沒有辦法,現實就是如此。」

「你們叫得太震天響,你們再相信所謂的人民,也沒有什麼用,那群跟螞蟻沒有什麼區別的平民,能做什麼?他們唯一的價值,也就是身為讀者的價值了。」

「但,誰又會讓你們的作品變動率到100%呢?」

「這本身就是個無解的循環。」

「事到如今,我也發現了一些端倪,為何李新德十年前會離開,為何周瑞不顧死路也要撞進執政院,為何任俠這麼照顧你。」

「因為,你是破解這個死循環的鑰匙啊。」

「可如今,你卻主動送上門來了,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原以為只能做執劍者以下的第一人,卻沒有想到……我還有問鼎的機會!」

「怎麼樣?」

「未來竟然是我這種你們最厭惡的人站在了巔峰,而且,這份力量還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你現在是不是懊悔到了極點了呢?」

「但,晚了。」

「你現在已經被我拉進了影魂界,看著周圍環境沒有變化,實際上我們已經離地球不知道跨越多少個位面了,即便是任俠想要來救你,也來不及了。」

「如何?」

「感受到絕望了嗎?」

韋承業現在十分輕鬆寫意,他甚至想開一瓶香檳,他並不認為自己有輸的可能,他可是韋承業,是影皇,是皇級中的佼佼者。

如果是巴德爾那樣的,倒是有可能翻車。

他可不會。

「絕望……」

李和念叨了一聲,隨後笑了,說道:「你真以為我來找你,只是一時興起的莽撞?世家門閥那麼多人,奧林匹斯在明面上的我也知道幾個,至尊會和星辰戰線也大可去選。」

「可我。」

「還是來找你了啊……」

李和的態度不由讓韋承業的笑容逐漸笑容,他看了李和一會,便皺眉揮手,他的影子大軍並沒有全部出動,而是只有李新德的影子一個人走了出來。

按理來說。

真正完整的影子,應該是「活」的,但李新德的影子,無論是表情還是眼神,都跟傀儡無異,僵硬而獃滯。

「看來你吹了不少牛啊。」

「完整的李新德,哪怕只是影子,你恐怕也控制不住吧?」

李和並沒有因為李新德影子的出動而緊張,反而淡然的跟韋承業交談著,韋承業冷哼了一聲,說道:「那些礙事的自主意識,並沒有保留的需要。」

「你只需知道。」

「這個影子有李新德三成的戰力便足夠了。」

韋承業說話間嘴角不由浮起一抹得意,李新德的三成戰力,很低嗎?不,完全不是,哪怕只是三成,也是天下蒼生,少有能夠望其項背的!

去!給我擰下李和的頭顱!

在韋承業的神思命令之下,李新德的動了,那一動,便是四海翻騰,整個陰影世界都為之攪動,便是千萬里都只是一瞬,更何況,只有數百米?

那一拳。

明明平正無奇,卻避無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