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最新章節、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崖上的太陽花、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全文閱讀、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txt下載、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免費閱讀、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崖上的太陽花

崖上的太陽花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年代:福氣包要致富、反派大佬帶着空間去下鄉、

。 「打架?我就沒怕過誰!」孤鶩道。

裴謝堂笑得賊眉鼠眼:「我也沒怕過誰!」

「比一場?」孤鶩忍了一天了,朱信之吩咐他要聽裴謝堂的話,但他心裡憋著一口氣呢,好不容易逮著了個機會能出氣,立即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裴謝堂一拍即合:「比就比,誰怕誰?」她眼珠咕嚕嚕的轉著:「不過,光是比哪有什麼意思,不來點賭注,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了?」

「你要賭什麼?」孤鶩抱著手,想也不想地說:「如果我贏了,你以後都不準再來纏著我家王爺,只要王爺經過的地方,你要遠遠的躲開至少三丈,不讓王爺看到你。」

「那如果我贏了呢?」裴謝堂眯起眼睛。

孤鶩拱手:「我要是輸了,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謝成陰才剛剛好起來,就算曾經身手卓絕,又哪裡會是他的對手?若說武功,他孤鶩還真不敢誇下海口,但打遍京都能比他武功還好的,也就那麼兩三個。一個是錦繡公子曲雁鳴,一個鏡光和尚,他還真沒聽說京都里有其他精英。

裴謝堂仰頭看著他:「真的要什麼都行?」

孤鶩點點頭:「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反正謝成陰沒可能贏!

他是顧不得此舉有沒有欺壓女子的嫌疑了,眼下這人是王爺最大的麻煩,能替王爺解決了這個麻煩,就算背點罵名也沒什麼。

裴謝堂伸出手掌:「一言為定!」

兩人擊掌為誓,當即,孤鶩帶著她就去了王府,直奔練武場。

朱信之的淮安王府裴謝堂來過很多次,早已經輕車熟路,只是這一回進來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新奇的四下看看。練武場她尤其熟悉,來來往往都不知道多少回了,一到練武場,裴謝堂就往高台上的凳子上一座:「就咱們兩個人在?」

「不然呢?」喊大家來看她謝府三小姐是怎麼丟臉嗎?

裴謝堂搖了搖自己的食指:「就我們兩個人在,輸了你耍賴怎麼辦?」

「我是那樣的人嗎?」孤鶩不高興了。

他雖然是個侍衛,但規矩道理都是王爺親自教導的,一向自詡是半個君子,比眼前這個女人好太多了!

裴謝堂很是堅持:「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孤鶩的為人她其實是信得過的,但眼下,總得找個辦法激怒孤鶩,孤鶩的思緒亂了,她的贏面就更大一些。裴謝堂的腦子就沒停下來,見孤鶩已經有些不高興了,她頓了頓,沒等孤鶩開口,就扯開了嗓子:「快來呀人,來練武場看看呀,孤鶩要跟一個姑娘動手比武啦!」

她一張嘴,空曠的王府里立即就傳出了她的聲音,王府安靜了一下,頓時就嘩然了。

「什麼什麼,孤鶩要跟女人打架?」

「走走走,咱們看熱鬧去!」

……

王府門口,剛剛下車的朱信之猛地抬起頭,盯著自己的王府牌匾看了又看。他好像聽見了謝成陰的聲音,難道是走錯了府邸,其實這裡是謝家?可仔細的看了好幾遍,都寫著淮安王府四個大字,證明了是他的府邸。

朱信之額頭上的青筋歡快地跳動著:「孤、鶩!」

一定是孤鶩帶她來的,沒有孤鶩帶路,她進不來這淮安王府!

他握緊拳頭,快步也往練武場走去。

練武場中,孤鶩目瞪口呆地看著裴謝堂翹著個二郎腿坐著,四周都是她喊話的回聲:「跟一個姑娘動手比武啦……動手比武啦……比武啦……」

「至於嗎?」孤鶩臉上的肌肉都抽了。

裴謝堂鄭重地點了點頭:「至於。」

話音未落,不斷有人撐著火把來了練武場。很快,練武場燈火通明,王府里的侍衛們都在紛紛笑著起鬨:「孤鶩,你要跟個小娘們比武啊?別一會兒比不過人家小姑娘,丟我們王府的顏面呀!」

「這是哪家的姑娘呀?看著嬌滴滴的,別打傷了人家,你不心疼,我可心疼呢!」

「是哇,小姑娘,動刀動槍的多不好呀,還是回家繡花吧!繡花針輕,你拿得穩,這刀劍不長眼的,你拿著不方便。」

人群里不斷起鬨,言語不免粗鄙,裴謝堂卻不生氣。

她在軍中從小混到大,這些混賬話她說得可比這些家養的侍衛還要溜,聽著只覺得親切得很,嘿嘿笑了幾聲:「繡花我是不會了,不過我看你細皮嫩肉的,一定學的很好。」

「哈哈哈……」

那說話的人被嗆了回來,不免漲紅了臉:「喂,我可是好心勸你。」

「不用勸不用勸,」裴謝堂齜牙:「與其勸我,還不如勸孤鶩早點投降。」

她說著,忽然掏了掏耳朵:「對了,孤鶩難得跟姑娘家家動個手,這種千載難逢的好玩事,你們都不打算賭一把?這樣吧,我做個庄,大家來壓一把,金額嘛也不用太大,上限一百兩,孤鶩贏,一賠一,我贏,一賠十,怎樣?」

這小女孩有意思!

大家見她衣著樸素,不像是什麼貴胄千金,知道她會武功,也沒往千金小姐身上想,只當是孤鶩在路上招惹來的小姑娘,言語間不免輕薄一二。

大家起著哄,有人笑道:「那你這賭局怕是開不起來,我們都買孤鶩贏。」

「開得起來。」裴謝堂狡黠地笑著,站起身來在懷裡摸了摸,拍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我買我自己贏,不就行了?」

「小姑娘就愛說大話,一會兒可別輸得連衣服都沒了,哭唧唧的搓鼻子,我們不會心疼人的。」有人笑道。

裴謝堂哈哈大笑:「你們怕是不敢賭吧?」

「誰說的?」一個青年挺身而去,笑道:「跟你一個小姑娘還有不敢賭的,我們人多,也不欺負你,我們都賭孤鶩贏。如果孤鶩贏了,一賠一,你賠我們一倍銀子;要是你贏了,我們也不佔你便宜,一賠十低了些,一賠五十吧,你不虧!」

裴謝堂砸了咂嘴,暗暗算了算,這些人有二十多個,就算她輸了,撐死不過賠兩千多兩銀子。但如果她贏了……嘿嘿,這些人個個都要身負巨債,以此為要挾,還愁以後進不來王府嗎?

她爽快地笑了:「就這樣!」

她跳下檯子,將銀票留在原地。

淮安王府里的侍衛素質很高,倒也沒賴皮,一個個的上前來,將自己的銀子放在左側。他們的銀錢都不算很多,裴謝堂瞥了一眼,面額最大的就五十兩銀子,最小的十兩,她就笑了,憑空能賺個幾百兩銀子零花錢,夠她小小滿江庭添置不少東西,也省的總管高行止要。

朱信之已經來到了練武場,見他的侍衛都被裴謝堂帶的參與了賭博,臉色頓時就難看了。

身後的管家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王爺,要制止嗎?」

「不用,先看看她到底是賣什麼關子。」朱信之擺手,也沒出來,只盯著場中的裴謝堂,他知道謝成陰習武,難道竟能比孤鶩還厲害?

他不信!

正好,趁機探探這個謝成陰的底!

裴謝堂下了場,慢悠悠地走到練武場中的兵器架前,伸出白玉一般的五指,從冰冷的武器上一一掃了過去。

淮安王府的練武場上兵器品種很全,在夜色下,冰冷的鐵騎泛著幽光,裴謝堂走過的第一個架子是擺放的長兵器,她的目光落在方天畫戟上,伸手去握住了方天畫戟。要想贏孤鶩,這無疑是她最趁手的兵器,但她不能用。

她慢慢走過方天畫戟,摸了摸旁邊的長.槍。

罷了,槍法她不會,破綻太多,別反而被長.槍束縛了手腳。

她走過第一個兵器架,四周的笑聲就更大了。裴謝堂是女子,若是用別的兵器,一旦讓孤鶩近了身,她就必輸無疑。

裴謝堂卻沒笑,她目光專註地走到第二個架子跟前,這一個架子都擺放的是重器,什麼流星錘啊,霸王斬啊,都擺放在這裡。裴謝堂伸手提了提其中一個流星錘,入手沉重,她沒拿穩又砸了回去,立馬引起更為熱烈的笑聲。

朱信之笑不出來。

他在暗處盯著她,月光下,裴謝堂的身影很黯淡,但目光很專註,眼睛亮若星辰,跟白天的嬉皮笑臉一點也不一樣。

看起來,有些熟悉。

像極了一個人。

突然間,朱信之也對這一場比武有了幾分興趣,裴謝堂會選什麼武器跟孤鶩對戰?孤鶩的拿手好戲是刀法,如果選用短兵器,她完全沒有勝算!

裴謝堂自然深知這一點。

她的腳步劃過第二個架子,走到第三個架子跟前,這一個架子都是刀劍,她摸了幾把,試了兩下,挑了一把刀。

「哈哈,她想跟孤鶩比刀法嗎?」

「以卵擊石,自不量力呀!」

人群里爆發出一陣笑聲。

裴謝堂聽見了,回頭對著大家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好不以為意。不過,她沒有拿著刀走到場中,而是快步回到第二個架子前,挑挑揀揀地,從架子上取下來一個九節鞭。只見她手起刀落,叮地幾聲脆響,九節鞭被砍成了兩半。她撿起地上最短的三節鞭,笑容燦爛:「好啦,我就用這個同你比劃比劃好了!」

孤鶩綠了臉。

。 美美地吃上數人的腦髓及心臟,終於有點飽腹感。大蛤蟆伸了伸四肢,臭氣一吐,懶洋洋地返回了小池塘。

村莊周圍二十幾里都沒有人煙,逃走的村民即使出去求救,最快也要半日才能趕回。

且,最重要的一點,經此一役,葛軍已然知道蛤蟆之身的威力,等閑一、二十名漢子構不成威脅。

硬要估算戰力的話,一對一,它肯定打不過當日的巨蟒,但卻能將圍攻巨蟒的那群村民團滅。

這就好比在下斗獸棋,象吃虎,虎吃鼠,鼠又吃象,無怪乎強弱,只在屬性相剋。

雖有自信,但大蛤蟆還是在小睡一、兩小時後起了身。此時夜幕降臨,村莊靜得可怕。

它摸索著前進,找尋死掉的孩童,將其腦髓吸食乾淨。可能是『以腦補腦』說法正確,葛軍的意識更加清醒,與蛤蟆之身更加契合。

慢慢消化掉村莊里的美味屍體,卻發現還沒有人來到,它小失望了一下,就抬腿蹦走。

作為一個小有實力的妖物,有時高調一點也正常,但太過高調,那就是找死了。

小小的偏僻村莊就有老者那樣的奇人異士,天下的高人還不海了去了?

低調,要猥瑣發育,有著神秘玉片加上自己的智商,遲早有一天會成為妖怪中的王者。

蹦蹦跳跳,東撞西撞之下,大蛤蟆的肉身更加精鍊,整體給人一種強勁之感。或許,這就是妖怪修鍊、進化的方式。

兩三日後,蛤蟆葛軍又回到了賜它新生的黑泥沼澤。爬上缺了一大角的大石塊,剛剛好容它趴坐。

吐出嘴裡的玉片,讓其自由吸收天地之靈氣,反哺蟾身。

日子平靜地一天天過去,又到了夏季,蛇蟲鼠蟻開始大面積活動。同樣冒出頭的,還有那些蛤蟆們,尤其那些變異大蛤蟆。

當然,這個『大』字也是相對來說的,比起現在的葛軍來,那絕對是小巫見大巫,一巴掌能隨意呼死三、五個。

因為放出玉片的原因,周圍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氣霧。呼吸之間,神清氣爽,身體棒棒。

變異大蛤蟆們不要臉地聚集過來,貪婪地呼吸著氣霧。其中,有三隻母蛤蟆表示了對葛軍深深的興趣,對著它不斷呱叫。

附身蛤蟆以來,葛軍感到極為幸運的是,自己是一隻公蛤蟆,那一絲絲可憐的男性尊嚴總算是保住了。

原本,在蛤蟆族群中,母蛤蟆的地位較高,它們塊頭大、能繁衍,用完公蛤蟆后,直接棄之如履。

但葛軍這隻公蛤蟆就完全不一樣了,它已踏入妖物的範疇,與其他蛤蟆早就不是一個層次。即使眼睛看不清樣貌,也不可能對母蛤蟆動心。

求偶失敗的母蛤蟆停止呱叫,繼續沒心沒肺地呼吸著空氣中的靈氣。

這些時日,葛軍摸索出了一些東西,有助於蛤蟆之身更加強大。

在玉片聚集而來的氣霧作用下,加上之前食用的人腦、人心,它的蛤蟆之身已壯大到身長五米、腰盤四米,體重更是超過一噸。

又經過精鍊,毫不誇張地說,它就是一座活生生的蟾形坦克。

強大到這一程度,葛軍對蛤蟆之身的控制步入細膩,大面積的肌、皮可自動協調,或起或伏,盡歸己心。

它琢磨出的大致修鍊方法也是基於對肉身的掌控,以點帶面,先強化局部肌肉、表皮,來帶動全身的進化。

因而,如果有人在沼澤地現場,就會發現:蛤蟆葛軍身上的小部分皮肉在時不時鼓動,一會兒腿部、一會兒腹部、又一會兒背部。

由小變大、由少變多,最後,全身都能鼓動起來。隨著鼓動頻率增強,蛤蟆的血肉、皮膚都得到很好的淬鍊,每時每刻都在強化當中。

當然,這般修鍊是很耗精神和體力的,要不是有氣霧滋養,絕對無法持久。

又過了一月多,天氣逐漸炎熱,蛤蟆們越聚越多,將整個沼澤佔得滿滿當當。

吸收了氣霧,多數蛤蟆都已變異,體型超出尋常的數倍,且攻擊性強,對進入沼澤、稍有威脅的生物一概消滅。

這也是氣霧如此神效、現場卻只有蛤蟆一族的原因。照這趨勢下去,很可能發展成一支變異蛤蟆大軍。

閑暇之時,葛軍也在想,能不能掌控這些蛤蟆,把它們化為己用。

可惜,它們的智商有限,或者說根本沒有智商,無論如何敲打、呱叫,行為上除了畏懼,便跟『聽話』搭不上邊。

算了,還是修鍊為上,這種事可以留待日後。

隨著修鍊的進行,將其緩緩作用於眼部,葛軍感受到自身的視覺感應開始偏向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