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籃球歸化史:好風憑借力,飛到哪算哪

歐洲籃球歸化史:好風憑借力,飛到哪算哪

猶如穿心導彈,JR-霍爾登(JR-)晃過卡爾德隆的急停中距離出手在籃筐附近徘徊之後墜入網窩,“西班牙”號戰艦轟然沉沒,——誰曾想2007年歐錦賽爭冠一役,作為新科世界冠軍,對至高榮譽志在必得的鬥牛士卻在決賽中折戟翻車,反倒成為俄羅斯與霍爾登“天作之合”的最佳註腳。

絕殺前,霍爾登還搶斷瞭大加索爾的背打

絕殺前,霍爾登還搶斷瞭大加索爾的背打

要知道,時年31歲、大學畢業後便離開傢鄉美國的霍爾登混跡歐洲籃壇多年,終是在俄羅斯豪門莫斯科中央陸軍的陣中顯露崢嶸;對於能夠披上俄羅斯戰袍霍爾登向來心存感恩,能用絕殺的方式為第二傢鄉帶來首座洲際獎杯,沒有比這更豐厚的饋贈瞭。

客觀的說,當年俄羅斯的奪冠班底本身就不容小覷,然而即便基裡連科當屆賽事打出的效率遠比霍爾登強,但你也必須肯定一個具備進攻創造力的小後衛對於一支防守型球隊的寶貴價值。

基裡連科

基裡連科

霍爾登

霍爾登

俄羅斯的成功和國際籃聯的與時俱進,逐漸讓“歸化球員”這一概念在世界范圍深入人心,由此開啟歐籃歸化潮的元年。各路對手相繼效仿,在FIBA所允許的規則框架內補充彈藥。

但關於歐洲的歸化歷程,又豈是如此短促呢?

不過要說歸化,俄羅斯其實還隻是個弟弟,07年歐錦賽他們擊敗西班牙的方式可謂“用魔法擊敗魔法”,畢竟後者在歸化方面堪稱泰鬥宗師——早已載入歐錦賽光輝史冊的兩位初代歸化球星:韋恩-佈拉本德(Wayne )和奇喬-西比裡奧( )恰恰都為西班牙效力。

韋恩-佈拉本德,1967年NBA聯盟145號秀。作為與張伯倫和拉塞爾同時代的鋒衛搖擺人,佈拉本德在美國本土不過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選秀大會的慘淡順位一度使得他頗為受挫。當佈拉本德毅然背井離鄉來到西班牙的皇傢馬德裡報到時,慧眼識珠的傳奇名帥佩德羅-費蘭迪斯(Pedro )充當說客,適時向他拋出橄欖枝,而這份沉甸甸的邀請也在一年後得到瞭佈拉本德的積極回應。

斯托瑟 小威_斯托瑟_斯托瑟球星窩

維恩-佈拉本德

維恩-佈拉本德

自1969年獲得為西班牙上場的資格起,佈拉本德為國傢隊征戰12年共計近200場比賽,光是歐錦賽就足足參加瞭六屆。1973年,28歲的佈拉本德率領西班牙一路過關斬將、首獲歐錦賽亞軍,而他本人則以場均19.7分的得分王數據榮膺賽會最有價值球員。西班牙男籃加上皇馬俱樂部的光輝履歷更成為佈拉本德在1991年入選“大”的資本。

1981年的歐錦賽,佈拉本德完成瞭國傢隊的謝幕演出,與他並肩作戰的23歲黑中鋒坎迪多-西比裡奧卻是初出茅廬不久。

同為半路入籍西班牙的歸化球員,巴薩球員西比裡奧並非來自美國,而是多米尼加人。盡管西比裡奧早在1975年就入選過多米尼加男籃,因為彼時FIBA對待歸化群體極其寬松,所以這並沒有阻礙他改換門庭。

奇喬-西比裡奧

奇喬-西比裡奧

西比裡奧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主打中鋒的同時還有著與外表不相稱的細膩技術,甚至具備外線投射能力,他在1983年追隨前輩佈拉本德的腳步,為西班牙贏得又一枚歐錦賽銀牌,當屆場均交出17.4分。然而與善始善終的佈拉本德相反的是,西比裡奧在1987年後跟西班牙籃協徹底鬧翻,他開始要求獲得經濟補償,得到的回應則是永久關閉的國傢隊大門。

在沒有迎來“黃金一代”之前,西班牙早已靠著歸化球員躋身歐洲勁旅行列,反過來促進瞭本土籃球的發展,跟西班牙軌跡類似的還有希臘。曾幾何時,希臘籃球還跟魚腩部隊劃著等號,在歐洲根本拿不上臺面,直到他們擁有瞭奈史密斯名人堂成員尼科斯-加裡斯(Nikos Galis),這個身高僅有1米83的矮個分衛斯托瑟球星窩,深刻改變瞭希臘人民對於籃球運動的熱情與理解。

尼科斯-加裡斯

尼科斯-加裡斯

斯托瑟 小威_斯托瑟_斯托瑟球星窩

關於加裡斯是否屬於“歸化球員”,時至今日在不少歐洲球迷口中,都有意無意地不願持肯定答復。事實上,如若以現今國際籃聯的標準來認定的話,加裡斯歸化的身份是無可辯駁的。

加裡斯的情況可以類比林書豪,雖然身上流淌著愛琴海的純正血統,可自小長於新澤西,屬於希臘在美移民後裔。1979年,22歲的加利斯在西頓霍爾大學讀滿四年後被波士頓凱爾特人在第四輪挑走,因傷被裁後得到過芝加哥公牛的一紙合同(奧爾巴赫:“放棄加裡斯是我的一大錯誤”),但加裡斯很快就不再把留在NBA視作目標,他認為能代表希臘參加國際比賽意義重大,而這是FIBA禁令下身為NBA球員不可能實現的。

加裡斯火速完成入籍,並決定為希臘國內球隊阿裡斯打球。在祖輩的國度上,加利斯技術扶貧,他總能用各種非常規姿勢完成進球,成為瞭名揚全歐的砍分機器,1983年與北卡的熱身賽中對飆幼年喬丹亦被奉為經典。可無奈的是每每當加利斯國際賽場,整體孱弱的希臘男籃屢次辜負他的強勢表現,很難在成績上取得突破 。

皇天不負,厭倦瞭扮演孤膽英雄的加裡斯,終究還是等來瞭福瑟拉斯的成長和揚納基斯的成熟,希臘籃球宣告崛起。1987年歐錦賽,東道主希臘一黑到底,不僅打破瞭38年未進八強的魔咒,更先後扳倒前南和蘇聯,隊史首嘗冠軍滋味。該屆加裡斯神佛難擋、令人咋舌,場均竟能攻陷37分。兩年後,帶著衛冕任務的希臘雖沒能建立王朝,拿到亞軍的成績也證明瞭這支球隊絕非曇花一現的暴發戶。

加裡斯與揚納基斯

加裡斯與揚納基斯

截至1991年從國傢隊退役,加裡斯留給後人的是一連串難以望其項背的得分紀錄,包括國傢隊生涯169場比賽場均30.6分。其貌不揚的身材下,小個子加裡斯在長人如林的球場上自由穿梭的身影,永遠不會因歲月流逝而變得模糊。

丹東尼1989年也曾作為歸化為意大利比賽,但場均3.5分,聊勝於無

89年,38歲的丹東尼也曾作為歸化為意大利比賽,但場均3.5分,聊勝於無

把故事的進度條拖到霍爾登絕殺之後。2010年,國際籃聯針對越來越多國傢試圖引進“外援”的現象,首次對“歸化球員”作出明確規定:區分歸化球員的關鍵點為該名球員是否在16歲之前就獲得其所欲代表的國傢的國籍,否則無論血緣親疏,將一律被定義為“歸化球員”,且每個國傢名單裡隻允許一個名額。

FIBA規則的出臺明面上看是對國傢間使用歸化的限制,實際卻是給各籃協服瞭顆“定心丸”。既然FIBA把這事擺到臺面而且沒有反對,那麼籃協為瞭成績進行合理補強也就順理成章瞭,何況請外援的效果立竿見影:

斯托瑟球星窩_斯托瑟 小威_斯托瑟

PS:FIBA這個2010年的規定可能是不溯及過往的,已取得護照就認,例子是08年取得護照的卡拉西斯和07年加入意大利的丹尼爾-哈克特都不被認定為歸化。

2011年精靈寶可夢 無印,名不見經傳的北馬其頓被來自美國的鋼炮控衛博-麥卡勒佈(Bo )扛進歐錦賽四強,嘗盡歸化甜頭。更有鉆研規則透徹者如西班牙,依靠強大的青訓系統網羅青年才俊,提早佈局,16歲前就獲得護照的烏斯曼-加魯巴(Usman )便全然無需占用歸化名額。

馬其頓歸化麥卡勒佈,他2011歐錦賽場均21.4分

馬其頓歸化麥卡勒佈,他2011歐錦賽場均21.4分

15年後的今天,本屆歐洲杯所呈現出的歸化生態愈發復雜多樣,唯一不變的是“美國貨”依舊是首選,隨著約翰-佩特魯切利(John )熱身賽後被排除在意大利名單之外,本屆歐洲杯歸化數量定格在12人,荷蘭的赫拉齊( )是唯一不來自美國(摩洛哥)的球員。

赫拉奇,他不是小黑後衛,而是前鋒

赫拉奇,他不是小黑後衛,而是前鋒

不可否認,本屆12名歸化球員中絕大部分屬於純粹的“雇傭兵”,經濟因素是他們首先考慮的,在同行休假放松的時候,忍受舟車勞頓的折騰並不容易;而籃協方面第一眼看的自然是球員的履歷和本國入籍門檻——如歸化國的入籍對該球員居住年限有要求,那麼籃協的選擇面天然受限。

這兩方需求匹配下,決定瞭通常“雇傭兵們”很難是功成名就的NBA明星(除非他叫恩比德)、不會太年輕。或許也正因如此,在今年整體實力強悍的歐洲杯裡,尚沒有哪個“雇傭兵”有足夠拔尖、具備攪動冠軍格局的水準,北馬奇跡後人難以復制。

土耳其歸化拉金

土耳其歸化拉金

斯托瑟_斯托瑟 小威_斯托瑟球星窩

當初實力足夠強、年紀夠輕的肖恩-拉金(Shane )無疑是賣相最好的球員(拉金歐洲杯打得稀爛又是後話瞭)。外界普遍猜測肖恩-拉金在接受土耳其歸化的過程中得到瞭豐厚的回報:在總統埃爾多安的親自過問下,2020年初拉金宣佈加入土耳其男籃,艾菲斯俱樂部隨即奉上兩年770萬美元的大合同;籃協開出的報價雖是機密,不過能在和克羅地亞籃協的競爭中占得上風,想必也不會虧待拉金半分。

眼光毒辣的斯洛文尼亞管理層是個例外,當他們決定用邁克-托比(Mike Tobey)替代安東尼-蘭多夫時,托比隻是瓦倫西亞隊一個還不錯的替補中鋒。斯洛文尼亞看中瞭托比年輕有活力、三分和吃餅兼備的特點,與東契奇更加配適,托比也確實成瞭“雇傭兵”裡物美價廉的代表。

東契奇與托比

東契奇與托比

所以對很多歐洲國傢來說,歸化已經不是搞不搞的問題,而是需要搞多少不同類型球員備用的問題。各國籃協的財力影響瞭他們能找到什麼檔次的歸化,各國陣容的實力又決定瞭他們會找什麼類型的歸化。持球型後衛無疑是歸化市場上最吃香的類型,本屆共有8人。其中既不富裕還不厲害的格魯吉亞、黑山、保加利亞均囤下能消化大量球權的主攻手,但麥克法登( )畢竟老邁、佩裡( Perry)和博斯特(Dee Bost)又上限不高;

相比之下,西班牙的洛倫佐-佈朗( Brown)、波蘭的斯勞特(AJ-)、克羅地亞的傑林-史密斯( Smith)、土耳其的拉金和波黑的羅伯遜(John )球權壓力較小,屬於有無球切換的角色。

西班牙歸化洛倫佐-佈朗,CBA老熟人

西班牙歸化洛倫佐-佈朗,CBA老熟人

希臘和德國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不管是泰勒-多西還是尼克-韋勒-巴佈(Nick -Bubb),沒有跡象顯示他們在入籍方面摻雜瞭經濟利益,兩者不屬於“雇傭兵”。

多西是本屆歐洲杯發揮最出色的歸化球員,是字母哥最倚仗的左膀右臂,可在多西成長的過程中,希臘從未給予他任何特權。多西的母親是希臘人,其本人早在2015年時便代表國傢隊打瞭U19世界杯,次年首次入選成年隊名單後被裁員。直到2017年多西開始正式參加世預賽時,還是個可有可無的飲水機管理員。拜仁小將韋勒-巴佈的情況類似多西,本身有著德國血統,今年占用歸化的名額但場均隻入賬可憐的1.8分,籃協可不至於花這個冤枉錢。

泰勒-多西,字母哥,與字母哥哥

斯托瑟_斯托瑟 小威_斯托瑟球星窩

泰勒-多西,字母哥,與字母哥哥

值得一提的是,法國、塞爾維亞、立陶宛是僅有的三支具備競爭力卻沒有使用歸化的球隊。其中,法國屬於“好飯不怕晚”,本就有著“兒法夢”的恩比德未來或將成為“高盧雄雞”一員;塞爾維亞是“財大氣粗”,特奧多西奇那句“國傢隊若使用歸化我就地退出”的狠話表明瞭球員的立場;立陶宛則是“無可奈何”,要知道除瞭必須顧及民眾接受度外,對於無本國血統人士,放棄原籍+通過國語考試+居滿10年的苛刻條件就足以讓籃協掐滅歸化念頭瞭。

輸給西班牙之後,庫茲明斯卡斯就很不高興的吐槽:我們是輸給瞭美國隊

輸給西班牙之後,庫茲明斯卡斯就很不高興的吐槽:我們是輸給瞭美國隊

前文提到的歸化鼻祖西班牙的態度就更為復雜與曖昧瞭,他們對於歸化球員的認同感似乎有自己的一套標準。16進8決賽中爆發的洛倫佐-佈朗上半年傳出入籍消息時,在國內便引發爭論。費爾南德斯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佈朗的加入會打壓本土球員的成長(順便,托尼-帕克同樣是這麼反對恩比德的)。

是的,拋開關於佈朗實力的質疑不談,西班牙不少人至今仍覺得“歸化也要講究基本法”:倘使你是伊巴卡、米羅蒂奇等經過青訓系統渲染、理念契合的球員,你會得到更多包容;假設你是佈朗這種空降選手,情感上一樣會有人無法接受。好在佈朗用自己踏實勤懇的態度和關鍵場次的亮眼貢獻把批評聲變為瞭贊揚。

西班牙球迷力挺佈朗

西班牙球迷力挺佈朗

有人表達不喜歡佈朗,被反駁

有人表達不喜歡佈朗,被反駁

佈朗已經贏得瞭西班牙球迷的心

佈朗已經贏得瞭西班牙球迷的心

關於歸化的爭論斯托瑟球星窩,從來就無關錯對。國傢榮譽當然不應成為一樁赤裸裸的生意,隻是“邊界感”具體應該如何拿捏,恐怕就見仁見智瞭。

斯托瑟_斯托瑟 小威_斯托瑟球星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