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就是架鍋燒油,下姜蒜和干辣椒爆香,再倒入適量肉湯,燒開,放入牛肉,加少許醬油和鹽,等湯汁收的差不多了,就出鍋。

這時候,麵糰也發酵好了,開始拉麵。

蘇輕上一世就會拉麵,但只是會,手藝並不好,如今得益於身體素質各方面的增強,控制力的把握,讓他的拉麵技藝無形中有了很大的進步,拉出來的麵條雖然不是太好,但也像模像樣。

麵條拉好之後,蘇輕先燙了一些蔬菜,然後另起一鍋開水,煮麵條。

麵條煮熟後用三個大碗裝好,蓋上牛肉和青菜,撒上蔥花,再淋上肉湯和煮麵條的原湯,齊活。

一頓麵條不但用了兩盒極品紫紋牛肉,還用了自己種的蔥姜蒜和辣椒,以及其餘各類蔬菜,說起來,這三碗麵條光食材的價格就遠超普通人的想像了。

蘇輕不知道還有誰家吃的麵條能有這麼奢侈的配置了。

「不過還是不夠完美,等將來我自己再種上麥子和各類香料,再用極品的豬大骨和雞架子和鴨架子熬出高湯,那樣才算是圓滿。」

他一邊奢想着一碗最頂配的香辣大片牛肉麵該怎麼製作,一邊來到樓頂,到了樓頂發現胡蕊和葛瑩居然在榻榻米上睡著了,睡著了之後,自然也就不能注意儀態,那白花花的大腿和腰肢暴露在空氣中,晃人。

蘇輕連忙挪開眼睛,退後兩步,大聲喊道:「胡姐,吃飯啦!」

等兩人從榻榻米上站起來之後,他才上前幾步道:「麵條好了,走,下去嘗嘗我的手藝。」

胡蕊有點不好意思:「這裏的確清靜,本來只想躺一下,沒想到一下子就睡著了。」

三人來到樓下,剛到二樓,就聞到了香味。

「好香啊,你做的是什麼麵條?」葛瑩嗅着鼻子,忍不住問道。

「大片香辣牛肉蔬菜拉麵,保證好吃。」對自己做的這一碗拉麵,蘇輕還是很有信心的。

來到餐廳,看到餐桌上擺放的三大碗麵條,聞着空氣中瀰漫的香味,葛瑩和胡蕊都忍不住下意識的咽了一下口水,同時也暗道奇怪——自己什麼美食沒吃過,今天是怎麼了,咋聞着麵條的香味就吞口水了,太奇怪了。

「你是把蕊姐姐帶來的那兩盒牛肉用了嗎?」坐下來近距離看到碗中的情況,葛瑩看着碗中的牛肉,立馬意識到面前這道麵條的用料肯定不簡單。

蘇輕笑着點點頭:「對啊,你們趕緊嘗嘗,麵條放久了口感會變差,現在吃味道最好。」

兩人拿起筷子開始嘗面,這一嘗,就再也打不住,牛肉是極品紫紋牛肉調製而成,味道自然極好,但是讓兩人沒想到的是麵條的風味居然不下於牛肉!

蘇輕自己也開動,他先夾起一片牛肉放進嘴中,首先攻佔味蕾的是牛肉的肉香和混合著香料的香味,再有一縷蔬菜的香味飄忽其中,這味道,簡直絕了!

緊接着咬一口牛肉,一股濃郁肉汁從迸發出來,牛肉的香氣瞬間攻上舌尖的高地,香料和蔬菜的香味在後面搖旗吶喊,好不爽快。

隨着牛肉的下咽,最後打掃味蕾戰場的卻是那縷原本飄忽不定的蔬菜香味,因為有肉香的疊加,不似只吃蔬菜時的清新,好似一個原本清純的美人多了一份內媚姿態,混合的誘惑力更讓人回味無窮。

這是一片牛肉,蘇輕償完,便覺得大為受用,人生圓滿。

當然,人類的慾望總是無窮無盡,暫時的滿足總是很快過去,沒多久,他就迫不及待地夾起麵條開始繼續品嘗。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真的是不知不覺。」

「好了,我發個信息給珠珠,叫她早點下班過來吃飯。」宋芊笑著說道。

說完后,她就從包里拿出了手機,然後發了一條信息給洛珠珠。

胡天笑著說道:「芊芊,我們去哪裡吃飯呀?」

「去浪漫之屋吧。」宋芊笑著說道。

「西餐廳啊?」胡天說道。

「不是的,雖然名字很像是西餐廳,但這家店的中餐做的也不錯的。」

宋芊笑著說道:「當然,主要是因為這家店很貴,是市裡最貴的一家餐廳了。」

胡天笑著說道:「有多貴啊?」

「今天晚上我們三個人吃頓飯,估計要吃掉普通人一年的工資。」宋芊笑著說道。

「暈,這麼貴的啊?」胡天有些感嘆的說道。

「是啊,他們主打的是高消費。」宋芊點了點頭、

她笑著說道:「其實真正的有錢人,一般都不會去那裡吃的。」

「也是,自己在家吃的健康舒心一點。」胡天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宋芊問道:「對了,你買好機票了嗎?」

「糟了,我忘記了。」胡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的,我現在讓助理幫忙訂,來得及的。」宋芊笑著說道:「我們是今晚走嗎?」

「是啊,今晚走吧。」胡天笑著說道。

「好,那我讓她訂晚上十點的票吧。」宋芊點了點頭說道。

不久后,胡天跟宋芊就來到了浪漫之屋餐廳。

這個浪漫之屋餐廳,據說是市裡的幾位大佬聯合開的,身後的實力挺不錯的。

據說,當初建這個餐廳的時候,花了好幾億。

而且裡面的員工有上百人,弄的很奢華。

這個餐廳的佔地面積,有上百畝,說是餐廳,但是裡面各種娛樂設施齊全。

在裡面可以吃飯,休息,騎馬,射箭,還可以游泳,打高爾夫球等等。

因為宋芊是千古月集團的負責人,所以她手上也有這個餐廳的會員卡。

會員卡可以用來預定包廂,如果是普通顧客來吃飯,還得提前預約,挺麻煩的。

有了會員卡,可以免去這個麻煩,還有一些其它特權,倒也挺不錯的。

胡天跟宋芊到了餐廳的包廂后,然後一邊喝飲品,一邊等洛珠珠過來。

大概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洛珠珠就過來了。

她一進門就說道:「師姐,今天下午真是忙死我了,原來你每天都這麼忙的啊?」

「沒有啊,我覺得還好吧。」宋芊笑著說道:「我習慣了,你慢慢也會習慣的。」

「哎,早知道就不上這個當了。」

「你倆倒好,當上了甩手掌柜,可苦了我了。」洛珠珠嘟著嘴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好了,珠珠,別吐苦水了,快吃飯吧。」

「行,我今晚一定要讓你大出血一次。」洛珠珠笑著說道。

說完后,洛珠珠就對旁邊的服務員說道:「去拿兩瓶八二年的紅酒過來。」

因為這個是高檔餐廳,每位顧客的身後都侯著一位服務員,隨時等候需要的。

服務員點了點頭,恭敬的說道:「好的,請稍等。」

說完后,服務員就拿手機發了個信息給外面的服務員。

很快,外面的服務員就送進來了兩瓶紅酒。

服務員微笑著說道:「女士,請問要打開嗎?」

「打開吧,把兩瓶都打開。」洛珠珠揮了揮手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行了,趁著醒酒的時間,我們先吃菜吧。」

紅酒一般都需要醒酒的,打開后要靜置差不多半小時。

醒完酒再喝,口感會更好。

「好,吃菜。」洛珠珠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吃菜了。

「珠珠,你是女孩子,要注意形象才行的。」

宋芊皺著眉頭說道:「你這個吃相太難看了。」

「師姐,這裡就我跟你還有胡天,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沒有必要這麼拘束吧。」洛珠珠紅著臉說道。

「是啊,隨意一點,不用拘束的。」胡天笑著說道。

宋芊瞪了一眼洛珠珠,小聲的說道:「行呀,看你以後嫁不嫁的出去。」

「師姐,你這是什麼話,我也有很多人追的好不好!」洛珠珠有些不樂意的說道。

「那你早點找個人嫁了吧,這樣我也就不用擔心你的個人問題了。」宋芊笑著說道。

洛珠珠搖了搖頭,說道:「我才不呢。」

「行吧行吧,隨便你。」宋芊笑著說道。

三個人吃飯一會兒菜后,紅酒就醒好了。

服務員拿著玻璃杯,給每人倒了一小杯紅酒。

洛珠珠拿起酒杯,對胡天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點酒嗎?」

「為什麼啊?」胡天問道。

「因為你們要出去一段時間,我這算是給你們踐行了。」洛珠珠笑著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好,你都說是踐行了,那等下你買單。」

「不行,不是說好的,今晚你請客吃飯嗎?」洛珠珠有些激動的說道。

「行行行,謝謝你的好意,等下我買單。」胡天笑著說道。

洛珠珠說道:「我就不多說了,來吧,我們喝一個吧。」

胡天跟宋芊端起了酒杯,然後跟洛珠珠碰了一下。

不得不說,這個不愧是八二年的紅酒啊!

喝起來比普通的葡萄酒更加的醇厚,要好喝很多。

雖然胡天有點討厭喝這種外國葡萄酒,感覺外國酒喝起來有點不習慣。

但這個紅酒喝起來,感覺沒那麼討厭。

也是啊,這種酒貴是有貴的道理的,還真的有點與眾不同。

因為洛珠珠點了兩瓶紅酒,兩位女孩喝了兩杯后,臉就變的紅撲撲的了。

最後醒酒器裡面的酒,絕大部分都被胡天給喝完了。

吃完飯後,胡天拿出卡買了單,然後就準備回去了。

畢竟現在已經八點多了,等下還要趕去坐飛機呢。

於是胡天跟宋芊告別了洛珠,然後回家了。

回到家后,宋芊回房間拿了幾身衣服,然後跟胡天去機場了。

當然,宋芊跟胡天特意跟宋德勝告別了一樣,然後才離開。

到了機場后,兩人拿著助理準備好的機票,然後去了貴賓通道。

沒過多久,兩人就坐上了去水城的飛機。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次去水城,將會有更加精彩故事發生……。 「解救皮皮狼的那天,我和大老闆發現雞籠山裡有古墓,我們本想拿下那片地再進墓看看,沒想到地還沒拿下來就出事了。」唐宇揉著眉心說道:「我要是沒猜錯,河裡有進入古墓的通道,食人魔上次應該是進入古墓才避開的搜查。」

賀田耕立刻就反應過來了,「現在提審閻光別?」

「我就是這個意思。」唐宇點頭道:「你問問他進過那座古墓……算了,你把他……你不行,讓葉良辰把他提出來,我視頻審問……監控關掉。」

賀田耕沉默片刻后才說道:「我這就讓葉良辰提人,你注意分寸。」

唐宇道:「放心,閻光別死不了。」

結束通話后,唐宇放下車窗點上根煙。

一根煙剛抽完,葉良辰就發來視頻通話。

接通后,葉良辰對唐宇點了點頭,讓唐宇看了看關閉的監控探頭,而後將手機對著閻光別固定住,「好了,可以問了。」

時隔半個多月再見面,閻光別瘦了,也憔悴了,頭髮如雞窩般凌亂,鬍子拉碴一直沒有刮,身上還散發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臭味,就像是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般。

「你為什麼現在才來見我?」閻光別看到唐宇就憤怒的大叫,可隨後他深深的吸口氣,冷笑道:「你以為這樣熬我,就能把我熬崩潰?呵呵,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無論什麼時候,你想要從我嘴裡知道皮三萬的秘密,都得先讓我看到六扇門的誠意。」

唐宇沒理會閻光別說什麼,問道:「你知道雞籠山裡有一座古墓嗎?」

閻光別被問的一愣,隨後搖了搖頭,「不清楚。」

「良辰,動手。」唐宇冷冷的說道:「我要知道他說的是不是實話。」

葉良辰愣了愣,這就上手段?

閻光別憤怒的罵道:「唐宇,你特么是不是瘋了。當時我讓食人魔他們把皮皮狼帶到雄雞村,只是因為那裡荒無人煙。雞籠山裡有沒有古墓,和特么我有什麼關係……我特么警告你,要是有人敢碰我一下,我必定告曲州分部刑訊逼供。」

「叫喚什麼?就你嗓門大啊。」葉良辰來到閻光別的面前,甩手就兩記耳光抽在閻光別的臉上,「記住了,老子代號葉良辰,告的時候被特么告錯人了。」

「你特么給我等著,我早晚和你算這兩巴掌的賬。」閻光別暴跳如雷,就葉良辰這樣的捕快,以前他都不會多看一眼,現在卻打他耳光,他怎麼可能接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