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迎面過來的明軍騎兵們在靠近敵軍陣前時,立馬就舉起了三眼銃掛朝漢軍鑲黃旗士兵頭上砸去,一個衝擊回合之後這隊騎兵迅速調頭回去,被打得懵懂的滿清漢軍鑲黃旗佐領說道「這支軍隊莫非是?」

這時身後一個聲音脫口而出道「沒錯,對面的正是威震遼東都司河西走廊曾經打敗過清軍八旗勁旅,聞名寧遠衛的關寧鐵騎。」

一聽到是鼎鼎大名的關寧鐵騎,這可嚇壞了滿清漢軍鑲黃旗佐領,他手哆嗦的行禮道「參見漢人大學士,對付關寧鐵騎你是老手了,還請指教一二!」

滿清漢人大學士:洪承疇,摸了鬍子說道「關寧鐵騎乃是遼東都司內唯一能與我軍精銳騎兵抗衡的勢力,前身乃是由大明太子太保寧遠伯遼東總兵:李成梁,組建的遼東鐵騎改造成的強悍騎兵,若想擊退他們唯有用重炮壓制,在以長槍步兵刺馬腿方能擊破。」

實際上滿清漢人大學士說的這些,對於滿清漢軍鑲黃旗佐領來說一樣都沒有,所以他有些失望!

很快關寧鐵騎又發動了第二輪的衝擊,他們各自換上了腰間的佩刀,憑藉着優越的遼東戰馬衝鋒速度殺了過來,高舉起雁翎刀朝漢軍鑲黃旗士兵頭上砍殺,飛快的幹掉一個又一個漢軍鑲黃旗。

使得架箭鏃的漢軍鑲黃旗士兵們見到正面衝鋒過來的關寧鐵騎就怕,只得把漢軍鑲黃旗長矛兵放在前面準備刺馬腿,但關寧鐵騎還沒靠近就轉彎掏出腰間的三眼銃繼續射擊漢軍鑲黃旗長矛兵。

就這樣一來二去打的滿清漢軍鑲黃旗大敗而撤,小坡上的明寧遠衛副總兵還下令讓火炮手們開炮轟炸撤退的漢軍鑲黃旗士兵。

撤退之時滿清漢人大學士還回頭看了一眼關寧鐵騎,心中暗自想到;長伯啊!多年不見了沒想到你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固執!感嘆完之後滿清漢人大學士就騎馬離開了。

前隊的明寧遠衛總兵見到敵人撤走,也揮手示意大軍停下追擊的步伐,後撤去追趕先頭部隊。

這邊狼狽逃撤退的滿清漢軍鑲黃旗佐領,看到了高舉著白色龍旗與黃色龍旗的東虜騎兵時,顯得格外高興連忙帶着本部士兵上王駕前去向滿清皇父攝政王彙報道「啟稟攝政王殿下,前方有大批寧遠衛的關寧鐵騎部隊正在南下,屬下剛與他們交過手可惜沒有騎兵對付不了他們!不過攝政王殿下就不同了,有…?」

只見滿清皇父攝政王立刻打斷他的話,開口道「孤讓你去招惹他們了嗎?關寧鐵騎是何等精銳?豈能是你這等閑之輩能夠與之相抵的?」

但滿清漢軍鑲黃旗佐領依舊想提建議的,卻被滿清皇父攝政王叫下去,並吩咐滿清廣寧衛總兵:祖大樂,上來王駕前行禮道「罪將拜見皇父攝政王殿下!」

這次滿清皇父攝政王瞬間露出笑容,他用手掀開珠簾緩慢走下來,看着滿清廣寧衛總兵說道「祖總兵,眼下孤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辦,不知祖總兵可否肯幫孤完成啊?」

不明其意的滿清廣寧衛總兵神色緊張的低下頭說道「攝政王殿下吩咐的事,末將定然會完成。」

在確認過眼神之後滿清皇父攝政王才抬起頭,雙手放在背後說道「眼下你堂兄不在軍中,孤希望能借你之手寫封信給你的外甥大明寧遠衛總兵:吳三桂,讓他投降我大清?不知道這個忙祖總兵肯不肯幫啊?」

聽到是這個事情滿清廣寧衛總兵才點點頭,吩咐手下的士兵拿來筆墨紙硯書寫信封,其餘軍隊則被滿清皇父攝政王安排就地紮營,守住寧遠中右備御千戶所以及新佔領的寧遠衛地區。

時間很快就到了3月16日巳時,在帝都紫禁城壽寧宮內的明坤興公主:朱媺娖,正坐在寢宮裏面看着自己摘種的花發獃之際,一位宮女小跑着走過來說道「啟稟公主殿下,殿外有一伐柯要見您,說是幫公主您納采?」

好奇的明坤興公主一聽說這事,本不想見面的,可轉念一想萬一是父皇派來的伐柯(媒婆)呢?不想得罪父皇又想拒絕納採的她決定見上一面伐柯。

被召見入壽寧宮大殿內的伐柯:包三娘,微笑着行禮道「老身拜見公主殿下,願公主百歲無疆!」

對伐柯不敢興趣的明坤興公主沒有理她,而是拿起(花澆)來悠閑的給花澆水,看得旁邊的伐柯有些尷尬!自知沒趣的伐柯就說道「既然公主殿下沒興趣聽老身說,那行太僕少寺卿大人家公子這門親事,也就不必說了!老身告退。」

失望的伐柯轉身朝殿外走去,卻聽到公主殿下喊道「且慢!」宮女們立刻攔下來伐柯,讓明坤興公主走上前去問道「剛才伐柯說是替哪家的公子納采來的?」

伐柯就介紹道「是行太僕寺少卿周大人家的周公子啊!怎麼公主殿下這是有意向?」

害羞的她轉過身去沉默了很久才微微點點頭,說道「本公主與周家公子有過一面之緣,他的人品還算不錯,是個值得託付終身的人!」

伐柯見到公主殿下同意這門親事,她立刻就說道「那好,老身這就回去向皇帝陛下…!」還沒說完伐柯就反應過來自己說露嘴了。

而明坤興公主一聽是父皇安排的親事,她是又愛又恨(愛的是父皇居然選的與自己愛的是同一個人,恨得是為何不早點說出來?)所以伐柯就進行第三步〈納吉〉準備回去讓對方選良辰吉日了,畢竟第二步(問名)皇後娘娘與皇帝陛下都已經把公主殿下的生辰八字交出來了。

同時京城外的周府大堂內,明行太僕寺少卿:周鴻錦,與京城有名的劉半仙談話道「這是小兒的生辰八字與婚配女方的生辰八字,還請先生幫忙算上一卦看看合不合得來?」

閉着眼睛的劉半仙用手掐指算了一下覺得他倆的婚事可能不妙啊!但依舊睜開眼睛拿起兩人的八字配對了起來,又意外的發現他們這是相生相剋的八字,若是強行在一起必定會出事,所以劉半仙就想告知行太僕寺少卿大人實情。

這時身穿灰藍色常服的明騎都尉:周顯,走進大堂內,他看着劉半仙與父親大人,很有禮貌的行禮道「孩兒拜見父親大人、劉先生,不知八字配對得怎樣了?皇帝陛下剛剛派人前來催話了問我們何時請期?」

深感無奈的劉半仙只得咽下去剛才想說的話,改說為「這個三月二十一日乃是個好日子,為上好的良辰吉日。」

於是明騎都尉就定下了三月二十一日作為迎娶明坤興公主的日子,並又讓家丁準備了聘禮,有(聘金)這是表示著男方承認和感謝女方父母對女兒的養育之恩,也就是聘餅一旦(五十公斤)。

。 秦舒話音剛落。

不等辛晟回答,站在她面前一直極力剋制着情緒的辛裕就迫不及待地搶先說道:「不取消!」

語氣果決乾脆,沒有絲毫的猶豫。

只是這話一出口,就立刻遭到了辛晟一記警告的眼神,「辛裕!」

就連坐在他身旁不怎麼開口的安若晴也皺了下眉,忍不住想說點什麼。

辛裕卻對兩人的態度置若罔聞,仍舊目光炙熱的看着秦舒,看着她臉上疏離的神色,有些黯然。

他自顧自地回憶道:「從你會走路開始,就一直跟在我屁股後面,總是裕哥哥、裕哥哥的叫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十歲那年,你摘光了你媽媽種的花,編成花冠往我頭上戴,當時的你笑嘻嘻地對我說:『裕哥哥,戴了我的花,長大以後就要娶我呀』。我信以為真,第二天就拉着我媽媽要向你提親,這件事,鬧得兩家大人哭笑不得……」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也是笑着搖了搖頭,繼續往下說:「只是從那之後,我就認定了你今後一定會是我的妻子,於是我一直等,等着我們一起長大,一直……等到你十三歲那年。你出國留學的時候告訴我,等你畢業,就回來跟我訂婚。」

辛裕的語氣漸漸凝重了起來,「沒多久就聽到你出事的消息,我立刻動身去國外找你,找了整整一年都沒有結果!他們都跟我說,你可能死在了爆炸里,所以才會屍骨無存,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的。可我不信,找不到你我就等你自己出現。」

「在這些年裏,我拒絕了所有的女人,因為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今天,你真的就站在我面前了……不管這十三年裏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放你走了,因為除了你,我心裏已經裝不下其他的女人了。」

聽着辛裕的這番深情告白,秦舒不禁為之動容。

一秒記住https://m.net

原來辛裕是個如此深情的男人,而他對元落黎的感情是那麼的乾淨、純粹。

只是,真正的元落黎也許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只不過是自己這個假的元落黎而已。

當他知道真相的時候,一定會很難過吧。

秦舒看辛裕的眼神里多了一抹同情。

至於一旁的元家人,則是反應各異。

元紹承神色糾結得很。

看到辛裕對元落黎非娶不可的態度,他心裏是高興的。這意味着,辛將軍和辛夫人沒準兒會為了他,最終同意兩家的婚事。

以元家如今的境況,不出五年,勢必被劃出京都豪門之列。

他實在是不想看着祖輩辛苦打拚得來的基業,最後葬送在自己手裏。

眼下只有和辛家結親,才能改變這一狀況。

這也是他硬著頭皮把元落黎接回來,並且讓傭人稱她為大小姐的原因。

都是為了做給辛家人看。

可另一方面,他打心眼裏厭惡這個作風不正、辱沒了家門的大女兒。

一想到自己要靠這這樣一個女兒來鞏固家族的地位,真是讓人憋屈!

李春南和她的一雙兒女可沒有元紹承這樣的糾結。

三人的想法十分一致,那就是:不想讓元落黎回元家,更不希望她嫁進辛家!

尤其是對元欣容而言,她早就跟母親李春南盤算好了:元落黎失蹤多年,和辛家的這樁婚事,由她來頂替。

眼看着今年辛夫人的身體大好,母女倆個正準備找機會向元紹承提議這件事,並且問問辛家那邊的意見呢。

結果,元落黎突然回來了!

生生打亂了母女倆的計劃。 魏家的事情周正則早有耳聞。

要不是魏少風堅持,加上魏老爺子十分的心疼這個長孫,今日成為魏夫人的說不定就是另一個人了。也正因為如此,在莫邱靜的心裏面,宮媛就是那個挑唆她和她兒子關係的女人,更是一個耽擱了她兒子在魏家爭權奪利的女人。想要婆媳關係十分的融洽,原本就是十分困難的事情,更何況兩個人之間本身就有隔閡。

所以兩個人會爆發出矛盾是一件意料當中的事情,現在主要是看魏少風這個中間人懂不懂得調和。只要他這個兒子做到位了,母親和媳婦兩個人和平相處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還好的是周家並不存在這種情況,周家一直以來都是出情種。要不然就憑藉着喻玖的這種性子,她也是個眼裏揉不得沙子的人,婆媳對戰,一邊是生他養他的母親,一邊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夾在中間為難的只會是他這個當丈夫的人。

***

「風兒,你媳婦兒現在怎麼樣了?醫生怎麼說的,孩子沒什麼大事兒吧。?」

雖然說對宮媛這個兒媳婦不願意,但畢竟人家肚子裏還懷着魏家的種,其他兩房結婚後都還沒有孩子,這宮媛肚子裏的孩子現在就是他們魏家唯一的一個寶貝,等到這個孩子一落地,只要是個男孩,他們在魏家的地位就徹底穩了。當年她也不是率先生下了魏少風,所以大房的地位穩固了這麼多年。

莫邱靜也是今天一早上就聽說昨天晚上宮媛突然不舒服被送進了醫院,是連忙就趕過來,主要是十分的關心宮媛這肚子裏的孩子的。

「醫生說就是動了胎氣,現在已經沒什麼大礙了。等過兩天我就帶着媛媛回去,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也就沒什麼大問題了。。」

「沒事兒就好。」莫邱靜也是鬆了一口氣,但很快又被另一個念頭佔據了腦海,「哦,對了,兒子。這醫生有沒有跟你說她懷的是一個男孩還是女孩呀?」

話說這之前莫邱靜也不止一次地想要打聽宮媛肚子裏孩子的性別,奈何幾次產檢,寶寶都不給力。也不知道是逗莫邱靜玩還是怎麼樣,每次都把小手遮擋在重要位置上,看着像男孩就像女孩兒,誰都沒敢給莫邱靜一個準確的答覆。

魏少風原本是打算告訴莫邱靜,醫生說可能是個男孩子的,這個也是今天早上醫生過來給他說的,畢竟這醫生也是因為莫邱靜問過了太長時間了。可話到嘴邊也不知道為何突然轉了一個彎,兒子變成了女兒,果不其然在莫邱靜的臉上看到了一幅失望的表情。

莫邱靜當然不會懷疑自己兒子說的話,也下意識地忽略了最後的一句,「醫生說沒到出生的時候一切都有可能。」連宮媛現在是個什麼情況,提都沒提,只是說了幾句話,拎着包就離開了。

魏少風看着莫邱靜毫不遲疑地離開,眼睛裏閃過了一絲失望的表情。

就因為肚子裏懷的可能是一個孫女兒,不是一個孫子,所以連表面工夫都不願意再做了嗎?

剛剛在這裏呆了5分鐘,除開問了孩子兩句話,連宮媛現在的情況是提都沒有提一句,這要他如何相信婆媳關係是他之前所見到的那樣。

魏少風也不願意多想,正巧裏面傳來了宮媛的喊聲,魏少風是連忙進去給自家媳婦幫忙。

「老公,剛剛你在外面和誰說話呀?我都等了你好長時間了,你也沒進來。」

魏少風攪拌雞湯的手頓了一下,緊接着回答道,「是媽,她早上聽說你不舒服被我送到醫院來了,就讓人熬的雞湯,諾,你嘗嘗是不是還是那個味道?」

「嗯。這一聞就是吳媽的手藝,整個家裏面也就她熬出來的雞湯最好喝。」

「哦,對了,媽她人呢?怎麼沒見到她進來。」

「嗨,別提了,這人剛到就接到了,什麼電話,非得火急火燎的又趕回去了。不過她可給我留下話了,讓你一定要好好的休息,要不然就讓我這個兒子好看的。」

宮媛雖然明知道這都是魏少風編出來哄她開心的,依然是裝作不知道一樣點了點頭。

看着宮媛現在臉上的笑容,還有已經隆起的肚子,魏少風這心啊,簡直是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滋味。

等住了幾天院,這幾天喻玖是每天往醫院裏跑,什麼吃的,喝的都往院裏搬,眼瞅著宮媛臉上的氣色是一天好過一天,魏少風這才同意宮媛要回家休息的要求。

「呦呵,咱們家的金貴人就算是回來了呀。你這在醫院住了這麼幾天,害的我哥是天天在醫院裏陪你,怎麼今天總算是捨得回來了?。」

宮媛見魏梓珊悠哉悠哉地坐在沙發上玩手機,茶几上丟的,是一片狼藉,再聽聽魏梓珊說的話,壓根都不想搭理她轉過身就朝着樓上走去。

「你站住!」

「我讓你站住,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魏梓珊一下子就急了,將手機朝沙發上一丟整個人就站了起來,氣勢洶洶地朝着宮媛吼著。

「我要是你呀,就早些認清楚自己在這個家裏的地位,不要以為我哥喜歡你就仗着這個理由拿我哥當借口在外面吆喝。你,還有你肚子裏的孩子,要不是我哥喜歡,你以為能夠在這個家裏面有方寸之地?」

「還有,你記住一點。就算你是魏家的少奶奶,那也都是一個外人。我才是這個家裏的主人,不要給自己的臉上貼金,把自己太當回事兒了。要不是你用這一張天真無辜的表情迷惑了我哥,你還能嫁進我們魏家嗎?要不是你在背後使了手段。我哥怎麼會拋下佳姐姐娶了你進門,現在還挑撥我哥和媽之間的關係,她們說的沒錯,你就是一個壞女人,你嫁進我們家裏就是過來搗亂的。要是識相點你就主動離開。」

「懷了一個閨女,就以為揣了一個金疙瘩一樣,果然,像你這樣的女人是生不出來兒子的。」

。 光陰逆轉,歲月倒流。

在青帝驚恐的目光下,一切事物瘋狂倒退。

他終於知道陸謙‘臨死前’說的那句話的是什麼意思了。

自己竟然把秘密告訴這個傢伙了。

時間回到陸謙死前一刻。

“呼!”

黑蓮百丈之外,陸謙眼神清明,忽然明白了什麼。

“光陰蟬恐怖如斯,可惜只能用一次。”

陸謙有些遺憾。

當初楊蕭給自己三個神獸,分別是白骨鳳凰、劫蠱以及光陰蟬。

前兩者能用很多次,後者一生只用一次。

作用是回到死前一刻鐘。

正是靠這個才能逃過一劫,陸謙真想不到居然是青帝的分魂。

他看着平靜的蓮臺,暗道這個傢伙藏得真深,居然把元神放在這個上面,讓人把注意力放在蓮子上,結果卻是內部的蓮臺。

想到這裡,陸謙心生退意,要是再中招,沒有光陰蟬只能等死了。

“此人只有神魂,沒有其他戰鬥力,是不是可以搏一搏?”陸謙內心思索。

心中升起這個念頭,再也止不住了。

或許可以乘其不備,此乃青帝第二元神,必定隱藏着此方天地的秘密,以及青帝的根本功法。

沒有人經得住這個考驗,包括陸謙也是。

想到這裡,他暫時不想離開了。

對手沒有多少攻擊能力,從這方面入手,打他個乘其不備。

念此,陸謙繼續撐起法力,一步步往黑霧深處行進。

只要不被氣勢嚇到,讓青帝進入識海,有很大機會制服此人。

距離越來越近,目光放在黑蓮子之上,暗地偷偷關注蓮臺內部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