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來,小屋棚的搭建,帶給兩女情緒的安定,起了很大的作用。

韓若翩又輕輕地哼起了曲子,似乎是數年前的流行歌?陳東不知道,但聽著她的輕輕哼唱,那清脆的聲音輕快活潑,陳東的耳朵有些酥酥麻麻的。

女子的溫情,真是一味入骨春風,自古不知溫柔了多少鐵血男兒的心腸。

陳東也不例外。

他雖然在兩女的面前,一向表現得很自信,但其實好幾次,他的心裡也沒有把握,只能佯裝鎮定。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建起屋棚,也是上天眷顧的結果。

「啊,哥哥,太舒服了。」

黃玲玲躺在柔軟的皮毛上,摸著自己的小肚子,一臉滿足的說道。

韓若翩將烤肉的木棍收拾好了,忽然轉過身來,對陳東道:

「陳東,真的很謝謝你。」

一旁躺著的黃玲玲,聽了韓若翩的話,突然條件反射般地坐起了身來,一下也打起了精神。

陳東被這兩人,突如其來的舉動搞的有點懵。

只見黃玲玲神神秘秘地靠了過來,嘻嘻笑道:「哥哥,我們也打算好好『報答』下你呢。」

說罷,黃玲玲便向陳東撲了過來。

。 「你放心,我們馬上就到,你再撐一會。」

金雕聽到通訊頻道傳來戰友的聲音,大大鬆了一口氣。

要是救援戰機還不來,自己真的無法撐不住。

對方駕駛技術太高,世界級別的動作信手拈來,就算是自己這樣的王牌,都不是對手。

儘管知道援軍隨時來到,金雕還是不敢放鬆警惕,小心翼翼地觀察周圍情況,以超音速在前進,擔心對方會再次用高難度動作,咬住自己。

轟轟轟。

此刻,三架巨大的鋼鐵戰機以超音速飛過來,已經逼近領空。

陳凌通過雷達系統看著這一幕,馬上聯繫萬相之王,道:「萬相之王,立刻警告對方速速離去,否則,後果自負。」

「收到。」

萬相之王聽到呼叫聲,才回過神來。

我去!自己剛才看到了什麼?

竟然看到虛空神龍連續進行三個恐怖高難度動作,落葉飄,眼鏡蛇機動,死亡甩角。

這三個動作並稱為三大世界級別最高難度飛行動作。

正常來說,能完成一個,技術已經非常高超,能連續完成兩個,全世界找不到5個,能完成連續完成三個的人還沒出現。

結果,虛空神龍接連完成三個,整個過程還特別流暢,猶如行雲流水般,看起來很輕鬆,速度還快到,讓自己差點看花眼。

對方的抗過載力到底有多強?

保守估計,這過載力肯定超過15G。

萬相之王都不知道怎麼形容內心的震撼,剛才的擔憂瞬間一掃而空。

難怪對方可以很輕鬆以3馬赫的速度飛行,還一下子幹掉一架F16。

以對方的實力,很快可以玩死這些雜碎。

萬相之王一臉期待,馬上對著擴音器,吼道:「警告,警告,我是炎國空軍,這裡是我們的領空,速速離開,速速離開,否則,休怪我們不客氣……」

他還重複三次,進行警告。

然而,對方置若罔聞,反而突然加速,朝著領空衝進來。

萬相之王臉色一沉,對著通訊器道:「虛空神龍,那些雜碎不聽勸告,沖了進來,怎麼做?」

陳凌也看到對方的舉動,臉上冒出濃郁的殺氣,冷冷道:「找死!瑪德!真不怕死嗎?一個個前赴後繼,萬相之王,你退後一點,注意安全,我來幹掉他們。」

「是,虛空神龍,你要小心,需要幫忙,隨時呼叫。」

萬相之王重重道,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警惕著四周。

既然自己暫時幫不上忙,也不能拖後腿。

「行。」

陳凌咧嘴獰笑,眼中寒光四射,完全不理會後面來的三架戰機,開啟武器系統,直接鎖定面前的F16。

而金雕看到自己的支援來了,心頭的大石落地,面露得意之色。

太好了!終於可以報仇雪恨!

囂張,讓你囂張,等著受死吧!

金雕眼底冒出一道殺氣,剛要開口,警告對方。

滴滴。

突然,雷達系統發出警告聲。

金雕神情一凝,看到雷達系統上面的提示,瞳孔發生劇烈收縮,眼珠子睜得大大的。

不好!自己被武器鎖定了!

FUCK!對方瘋了嗎?

只有瘋子從敢這麼做,不退反進,還鎖定自己。

瑪德!對方不怕死嗎?哪裡來的膽量?

一旦自己的援軍到來,馬上發起圍攻之勢,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幹掉對方。

金調深呼吸,努力恢復冷靜,毫不猶豫地發射誘餌彈。

轟。

剎那間,一枚誘餌彈急速飛出去,將陳凌發射的導彈,成功攔截。

轟隆。

一道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半空中綻開一朵絢爛的煙花。

金雕反應倒也不慢,在發射誘餌彈的瞬間,立刻推動操作桿,拉開戰機,想甩掉陳凌。

不過,他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加速,對方都能緊跟上來,咬住自己。

金雕一下子認出來,對方使用的是眼鏡蛇機動。

他想都沒想,馬上依樣畫葫蘆,快速向後拉杆使機頭上仰至115度,然後推桿壓機頭,再恢復到原來水平狀態前進。

到了此刻,金雕知道,沒有任何技巧可言,是比拼戰機攀爬速度的時候。

什麼意思?

這就跟武功一樣。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誰的速度快,誰就能掌握主動權,立於不敗之地。

但隨著飛機攀升,金雕才完成一次眼鏡蛇機動,再次聽到雷達系統的警示聲,臉色劇變。

FUCK!怎麼會這樣?

金雕嚇得冷汗直冒,使勁對著通訊頻道大吼道:「救命啊,我被鎖定了,我被鎖定了,對方的戰機速度,在3馬赫以上,快來人啊……」

這一刻,金雕徹底嚇破了膽,心中的恐懼如潮,但還是忍不住有些疑惑。

該死!這怎麼可能?對方的戰機速度竟然在3馬赫之上。

自己的F22,號稱世界第一,能以2.5馬赫的速度穩定飛行,結果,對方卻給自己上了一課,用至少3馬赫的速度穩定攀升。

OH,MYGOD!到底發生了什麼?對方不是一向被稱為飛行菜鳥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

金雕忍不住在腦海中,搜索相關新聞報道,發現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一條報道說對方飛行員駕駛技術高強的,不由面露不解之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是對方有這麼厲害的飛行員,不可能藏著掖著。

金雕腦海中突然浮現一份報告。

如果說有意外的話,就是孟國發生的叛變事件。

但己方的情報人員做過專門調查,發現對方飛行員能開著J10幹掉三架F16,完全是因為F16的飛行員大意,才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而這次怎麼了?那個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三大高難度動作都可以輕鬆完成,連飛行速度都超過自己的戰機。

金雕竟然能體會到光天使絕望的心境,原來光天使不是大意,而對方太強,就連自己都不是對手。

他忍不住再次對著通訊器,呼救起來,道:「我是金雕,你們到哪裡了?快救命啊,我已經頂不住了……」

《特種兵之國術系統》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這一點,是我很擔心的。

我需要強大的力量來保護我娘,身體內的魔氣,剛好能為我所用。

但如果我的力量變弱,不能保護我娘的話,那這魔氣,我是不願意讓它給逆轉回去的。

如果自己想要保護的人都保護不好,在我看來連活在這個世界上都不配,那是魔還是人,又……

《少年摸骨師》第426章事分輕重緩急 中午的時候,陳玄跟隨著夏洛神和蘇千羽兩人才來到了中都市。

中都市坐落於中州,在整個中州大地上除了神都之外,算是最繁華,最大的城市。

同時,在十八年前,這裡也是令得各方勢力都忌憚的地方,因為當年的陳王族便坐落於中都市郊外的雪原之上。

當然,對於這一點陳玄暫時是不知道的。

來到中都市后,三人進入了一家酒店,訂好了房間。

原本陳玄是想和蘇千羽共同訂一間房的,畢竟這大晚上的沒準還能吃個宵夜啥的,可是蘇千羽豈會不知道這傢伙打什麼主意,而且為了防止這傢伙晚上闖進自己房間用強,她和夏洛神兩人共同訂了一間豪華套房。

見到這裡,陳玄頓時鬱悶了,在心裡他還真有想法晚上去找蘇千羽,可是現在蘇千羽和夏洛神住在一起,這個想法只能泡湯了。

他總不能當著四師娘的面兒和蘇千羽那啥吧?

「哼,饞死你。」瞧著這傢伙一臉鬱悶的樣子,蘇千羽不免得意一笑。

陳玄咬牙切齒的盯著她,低聲說道;「娘們,你別得意,機會有的是,到時候你別求饒。」

不過晚上有夏洛神在,蘇千羽完全不怕這傢伙,滿臉挑釁的看著他說道;「有本事你晚上就過來唄,正好老四也在,看你小子有沒有那個膽量在我們面前亮劍。」

陳玄看了眼邊上的夏洛神,正好夏洛神也朝他看了過來,淡淡的問道;「怎麼,莫非你還真有這種想法不成?別怪我沒提醒你,我要是出手的話,你不一定保得住某些零件。」

聞言,陳玄訕訕一笑,說道;「四師娘,我哪敢啊,你放心,我晚上絕對不會亂來的,就一個人老老實實待在房間里。」

「如此最好。」說完這話,夏洛神走向電梯。

蘇千羽得意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小子,今晚你就憋著吧,如果你實在憋不住了可以過來試試。」

瞧著四下無人,陳玄猛地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恨恨的說道;「娘們,來日方長,你總有挨槍的時候,到時候我看你怎麼求饒。」

被陳玄拍了一巴掌,蘇千羽猶如觸電一般跳開,然後急忙跟上了夏洛神,有這女人在,她至少安全一些。

來到房間,陳玄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

不多時,蘇千羽就來敲門了。

陳玄打開房門,瞧著這女人站的遠遠的,生怕自己一下把她拉到房間霸王硬上弓,他翻著白眼說道;「娘們,我可是你男人,有那麼可怕嗎?」

「哼,對於你,我還是謹慎一點好。」蘇千羽白了他一眼,說道;「別磨/蹭了,片場那邊都在等著咱們了,今天拍完最後一場戲就可以收工了。」

「對了,晚上有一個慶功會,你陪我一起去參加。」

陳玄沒有拒絕,跟隨著蘇千羽離開了酒店。

經紀人玲姐開著車已經在酒店樓下等著他們了。

坐上車,三人一同趕往片場。

最後一場戲拍攝的地點是在郊外,是整個電影最後的大結局。

陳玄他們來到這裡時,頓時發現片場的周圍匯聚了大量的群眾演員,男男女/女人數高達數百人。

徐導見到陳玄和蘇千羽到來,立即熱情的迎了上去,笑道;「陳先生,千羽,你們來了!」

蘇千羽問道;「徐導,現在進行到什麼環節了?」

「目前正在拍攝幾個女配角的爆破戲,這場戲過後就輪到你和陳先生出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