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連夜之間,這次入侵的海族前來對話。

在預定好的高地上,卡瑞特看着這些從泥塘裏面爬出來的海族人魚。衛老爺打量著人魚:雖然身體沾滿了泥巴,但不得不說,人魚身材真不錯,那腰,那肚臍上馬甲線。嘖嘖。

通過通曉術,卡瑞特了解這位海族內部士氣低下。

並且得知,海族人魚內部已經通過政變,將那些保守派的祭祀們全部控制住了,現在他們想要與人類求和,願意接受人類的條件。

在營帳中,卡瑞特的瞅了瞅這個海族:「所以,一切都是一頭龍的教唆是嗎?」

殊不知,這頭龍現在正在機械營地中,作為現場的抄寫員。

正在記錄談判內容的藍龍小姐臉上很委屈~這次入侵明明是他(卡瑞特)叫自己搖人的,結果最後變成是是自己教唆。

~

前來談判的是三位女性人魚,在海族中的女性地位要比人類世界高。因為,第一,男人魚太少了,而且肩負着要馴服海洋巨獸的重任。第二:女性人魚有比男性人魚更高的魔法天賦,成年人魚其音波帶來的魅惑攻擊,往往是三環起步。

至於現在來談判的這些人魚,也是楚楚可憐,聲稱己方是被未知的邪龍教唆。

聽到這,

衛鏗吐了一口氣:「但是你們為什麼會這麼容易被教唆呢?」衛鏗玩味的看着這些海族們。

主世界近古時代風雲激蕩的歷史中。出現了多次國家集體向外部冒險的事情,這類事情。

在隨後一百多年的內鬥中歸咎於,當時時代的「狂人」的教唆,哦,這樣的歸咎於少數壞人的觀點,是戰敗后,這群懦弱的暴徒們,幫自己所在整個社會群體的脫罪。淡忘歷史。

如果整個族裔思想不是充斥着:想要通過走捷徑來聚集財富,沉浸于軍事冒險獲得成功。那麼怎麼可能所有國民就那麼蠢,能被「一小撮極端的右翼」教唆呢?

~

星輝半島上,第五次海族戰爭就此落幕。

這場戰爭,從各種角度上,都是全勝,不到五天的時間,殲滅了海族近百年來最大規模的主力登陸。

雖然損失了大量魚人,但對於海族該種牲口的高生育率來說,僅僅只要幾年的功夫就能恢復。但是高階海族都是長壽種,和精靈一樣面臨着繁衍困難問題,如果真的在岸上被全滅,整個北海的人魚族。上百年都會衰弱。

並且這一次,人類一方在堵住了全部的海族后,並沒有對其進行徹底屠戮,而是選擇了和解道路。

扣押了大部分年輕的人魚,用變形術(變化系,四環)讓她們有了人類的身軀,接受契約在人類社會中進行三天的貿易。

~

這不是扣押人質,而是讓他們知道人類社會現在的物產情況,和貿易、交換的概念。

在工業時代后,掠奪是效率最低的。而可持續性收益,是規劃對方的資源和己方進行長久可持續的貿易。同時在貿易利益下,改造對方的社會結構,使其社會生產契合本方的工業供應鏈體系。

海族數十萬的海洋生物一次入侵,哪怕每個海族端著一個鐵器,陶瓷,能帶回海洋的也不超過一艘沉船的貨物。

而卡瑞特現在就想告訴他們,只要守規矩,每年都可以有數十艘船,數百艘船的貨物給她們送貨上門,甚至還能訂製工業服務。

而這批目前被海族看來是「被扣押的人質」在了解現狀后,會成為海族中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掌握海陸商業渠道,進而獲取財富和權利。

前提是得建立一個能夠讓雙方接受交流的共識。衛鏗:「不能讓這批魚兒被嚇著。」

9號

當卡瑞特履行承諾將第一批海洋王族放回大海后,

海族則是立刻轉交了一份大禮,一米長的大貝殼中裝滿了深海水系大珍珠,以及幾百個海螺裝的黃金。

這個價值之高,讓衛鏗在考慮如何回饋足夠的物品。

對海族方面回饋貨物,必然是對方認為「交流有所價值的」事物。同時也要樹立商業誠信。

海族內沒有誠信,但是人類這邊必須講誠信。

卡瑞特長遠的視角中:必須為了防止,海陸貿易定價錯誤,由暴利產生的走私,進而養成不可控的勢力。人類官方給出陸地貨物對海族貿易的定值,不能溢價太多。

於是乎,大約一百五十噸的鉻鉬鋁鋼,還有陶瓷鍛造貨幣,先提供給她們。

這群海族在看到「前所未見」的鐵器,以及,從來沒有過的,陸地人願意幫助加工的承諾,一時間有的都覺得這是不是陷阱。

海族的疑惑,則是要時間來打消了。

至於接下來北方工業領要應對的,則是「窮親戚們的打秋風」。

~

艾格王都的騎士團,從出發到抵達,一共花費了18天時間。

而他們抵達星月半島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

半島區域的大部分民兵已經開始返鄉——他們背着統一的帆布背包,裏面裝着這次打仗發的水壺,鐵鍬等紀念品,以及這次戰鬥中應許的銀幣,和分發的盒裝珍珠。由於十來天的訓練組織殘留的記憶,大部分人還是按照列隊在土路上結伴行駛。

所以姍姍來遲的王都騎士團看到的,是「軍隊」化的青壯朝着星月半島的村落走去。

儼然是『北方領地』大規模佔領整個星月半島各個領地的狀況。

~

在細雪領地,海柳城中。

卡瑞特在兩位堂姐趕到時,正在清點深海珍珠!

哦,這玩意是北方領地和海族之間簽訂的最大宗貿易,這些天然的珍珠對於陸地人類來說難以採集,所以價格昂貴。

但是對於海洋中有統治秩序的海族來說,收集這些珍珠是很容易的,並且每年有大量的產量,——剛好可以和陸地工業化量產的瓷器進行對等期貨交換。

天然珍珠,在主世界只是碳酸鈣和貝類有機質合成的物質,但是在這個量子信息殘留的時代中,天然珍珠內殘留着貝類為了擺脫砂礫的漫長分泌時間中的信息。

這些信息可以作為魔法藥劑提純的原材料,用來增強精神力的穩定度。

當然拇指大小的珍珠含有的信息量也不是太多,大概要一百五十顆,才夠湊夠一試管「清新藥劑」的原材料用量。而一個試管的「清新藥劑」夠一個奧法學徒一周的用量,能夠提升精神力冥想恢復速度百分之十。

所以拿着琺琅大瓷盤,換一個珍珠也不是的暴利,這只是收購原材料的辛苦錢,這裏面的利潤對應的是產業化藥劑生產技術。

~

卡瑞特在一箱箱的珍珠倉庫與兩位堂姐見面。

哦,這兩位公主殿下,被領進了這個倉庫,見到卡瑞特坦誠的開放這次收穫,微微一怔,一方面是驚駭於傳聞中,星輝半島這一戰,北方領地收穫了巨量海族寶藏的確是真事。當然另一方面,卡瑞特如此,則是側面提示王都應當意識到北方工業領地的力量,不要做出戰略誤判。

哦,

當然不用避諱,北方人類工業和海族之間的貿易未來是藏不了的。衛鏗沒想過將「註定要正常化的事物」遮遮掩掩。

卡瑞特在這裏出場,宣佈,能談一些新的貿易。也是順便將溝通感情的禮物送出去。

~

卡瑞特頭上斜戴着不知道從哪打撈的王冠,手拿着某根鑲嵌璀璨寶石的魔法權杖,脖子上纏着一大串夜明珠,毫無禮儀,卻表情真誠欣喜的與兩位姐姐見面

卡瑞特:「你們來的正好,準備送給你們東西呢。我不想仔細挑,你們自己選。」

兩位公主見到卡瑞特的模樣不由噗嗤一笑。

卡瑞特是想要放浪不羈,但是不曉得頭上那王冠是公主冠,外帶成就「人仙」長得頗俊俏。纏繞的珍珠可沒有什麼狂生氣質,反而在珠光寶氣襯托下有些男生女相。

此時,卡瑞特伸出手將她倆拉到倉庫角落中,這裏碼放着三個更高級的箱子,給她倆手裏一人塞了一個大海螺,大概有湯盆那麼大。

然後打開了箱子,濃厚的海洋能量(量子訊息)隨着箱子打開迎面而來。

上面是拳頭大小的珍珠,這和剛剛那些準備用來「做榨汁飲料原材料」的大珍珠不同、

每一顆珍珠內藏都有一條遊動的金色小魚,其魔力信息量是前者的數百倍,而且信息量極為高級。

還有深海的寶石,

以及藍色水晶匣子內的龍涎香。就連給兩位王女隨便承載的海螺,都是花紋非常精美的魔力容器。

這三大箱,是卡瑞特這次戰役后,海族送的最珍貴物品。

這三箱東西不可能送給帝國,自己已經對艾格的王都給的太多了,——作為成熟的政治家,在得不到回報后,就絕對不能投資了。

但是對這兩位王女,堂姐呢,可以公關一下。

現在這個房間內沒有多餘的人,只要端起海螺,裏面的東西都是她們的,但是若是一箱都交給帝國,她倆其實也拿不到什麼東西。

~

這兩位王女原本都是非常正直的,這次前來都是要抱着讓卡瑞特要尊重帝國的公利。不要減少藥劑供應的。但是啊,現在這些珍寶對女士的確是誘惑,以及某人的送禮藝術真的是盛情難卻。

兩位王女被拉到寶箱前,手捧著海螺,是裝也不好,不裝也不好。

女士是矜持的,

卡瑞特索性呢,主動一些,很熱情,拿着兩根筷子將開始將寶石,珍珠,還有美人魚淚珠石,都揀好,夾入她們的碗裏。

衛鏗:「在近古時代,賄賂,當然要雅賄了,嗯,當然這不叫賄賂,這是堂弟給姐姐的禮物。」

至於接下來的,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主世界有一整套考驗官僚底線的學問。

~

系統這邊,白靈鹿似乎是第一次見衛鏗這個樣子,不由啐了一句:「好的也學,壞的也學。」 「族長,千萬不要聽他的!我們就算是戰……」

話音未落,說話之人的腦袋已經跟身體分離。

站在身首異處男人身邊的其他人,立馬被嚇得癱倒在了地上。

「好,這件事到此為止,把我的人都解開吧,我立馬就走!」

「這可不行,萬一你食言呢,先等我們離開再說吧,這點冰有這麼大的太陽,很快就會自行溶解。」

「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騙我!」

「你有選擇嗎?」

「我…」

王末搖了搖頭,突然他想起了什麼事情。

「對了,怎麼把這頭魔獸裡面的意識給抽出來,現在你的人在裡面,我可不想帶著他上路。」

「你!去幫他處理一下。」女人命令附近的一位下人過去炎獅那邊。

似乎沒多久就解決了問題。

王末等人也回到了轎車上。

「還沒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你不是也沒說。」

「我叫老王。」

「西琳。」女人不是很願意把名字說出來。

「你父親的事情我會幫你調查一下,畢竟當年也算是幫我過大忙的人,那麼,就此別過吧。」

獃獃看著王末離去的方向,西琳口中喃喃道:「這個老王,到底是何方神聖。」

車廂內。

王末充當了醫師的角色,治療魔法源源不斷的注入克羅塞爾的體內。

幸好,傷的不深,很快,她的傷勢漸漸就痊癒了。

五行者他們的傷口也一樣,不多時,就全部恢復完成。

「謝…」克羅塞爾正要道謝,卻發現王末的眼睛在盯著自己的胸口。

她低頭一看,臉色就變了,隨即就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驚的五行者他們紛紛撇過臉去。

克羅塞爾之所以如此『激動』,就因為胸口處的衣服部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汗水浸濕了,內衣再次顯露了出來。

「你又打我,嗚嗚嗚~~」

沒想到王末直接抱頭痛哭,這讓克羅塞爾有點手足無措。

特別是五行者,傳說中的魔王居然被一個女人打哭了,說出去誰信呀?

自知有些過分的克羅塞爾,伸出右手撫摸了一下他的腦袋。

「行了,都多少歲的人了,哭什麼。」

嫌棄的看著王末一副哭相,克羅塞爾只能無奈的等著。

「你們是情侶嗎?」

突然,金薩的問題打破了面前的僵局。

對面兩人同時說道:「不是!」

「哦~懂了,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