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聲。

楊業輕輕拍了下楊延嗣的肩膀,面帶欣慰之色,長嘆一口氣。

「七郎,明日還需你一起入宮,不過你的身份需要改變,到時候需要你牽制蕭媚,為你大哥他們爭取時間。」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審神者總愛撿白毛最新章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全文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txt下載、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免費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

圓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橫濱和異世界反覆橫跳、審神者總愛撿白毛、

。吃完飯,將近十點了。

周牧珩說:「以後這個點吃飯,就不能叫晚飯了,該叫宵夜。」

厲星時覺得他說的沒錯,他晚飯已經吃過了,不然,中飯過後,一直練到晚上九點,他身體沒有能量,也是吃不消的。

「以後你做好先吃,別等我。」厲星時說。

「其實我等你哪是為了吃這頓宵夜。不過是一天不見,想跟你說說話而已。」

有多少夫妻都是這樣,早上一個還沒起床,另一個就去工作,晚上,一個已經休息,另一個還沒有回來。

別說做一些親密的事,長此以往,大概連話都沒的說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兩百一十二章你幫我諸葛天霸,世俗諸葛世家的後代。只是牢所中並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和諸葛天明,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諸葛天明也是諸葛世家的後代,只不過這兩兄弟從小就被家族拋棄。

世俗眼中,他們已經死了,殊不知如今諸葛家族新人登台,兩兄弟倒是成了牢所的領袖人物。

……

《控魂》第三百八十八章不知好歹 秦楓望了眼白浩仙尊逃竄的方向,終究是沒有追殺,畢竟他知曉對方對自己出手的原因,這一次便暫且饒他一命。

隨即,他將目光掃向四周,強大的精神力瀰漫而出,爆喝道:「三息之內,還敢留在此地窺探者,殺無赦!」

他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殺意,之前連斬數名靈仙的威勢更是展露無遺,而那些寶物在周身懸浮,散發著恐怖的威能,控獸也還未收起,皆瞪著四周,蠢蠢欲動。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四周有著動靜響起,一道道身影向著遠處遁去。

那些窺探之人被秦楓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驚住了,不敢與之為敵,根本不敢有絲毫的耽擱。

見窺探者盡皆離去,秦楓鬆了口氣,畢竟先前的一戰並不輕鬆,雖有春靈體相助,但依舊感到疲憊。

他將四周寶物與控獸一一收起,包括吞龍神鹰鵰像,現在還不是研究的時候,招呼多隆奧三人一聲,快速離開了那裡。

洺艷娜婭三人沒有急著開口詢問,跟著秦楓一路飛奔,直到徹底遠離剛才交戰之處,才停歇下來。

秦楓祭出青雲龍舟作為落腳之處,四人聚在一塊,先是修鍊恢復先前一戰的損耗,之後秦楓才將之前的事情一一道來。

「艾家老祖利令智昏,咎由自取,既已殺之,無需理會,艾家知曉道友的實力后,也不敢如何。」多隆奧在聽到秦楓斬殺了艾家老祖時,頗為感嘆地說道。

秦楓對此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連幽冥宗與修羅門的靈仙都殺了,一個小小的艾家又如何會在意。

隨後,秦楓向三人鄭重表達了感激之情,便再次分開。

在路上,秦楓再次取出那吞龍神鹰鵰像,但此刻它又恢復成了普通雕像,任其如此催發都毫無反應,先前那釋放出的磅礴威壓早已蕩然無存。

「這絕對是超越黃品聖器的存在!」秦楓心中暗道,先前散發的威壓之可怕連他都頗為心悸,只可惜這件寶物依舊無法催動。

經此一役,秦楓更加堅定了增強自身修為的決心,唯有自身修為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外物終有被克制的可能。

他沒有離開這片海域,尋了座靈氣濃郁的海島,在其上閉關修鍊,消化之前一戰的感悟。

過了數月,他再度啟程,在無垠海域中穿行,領略各片海域的風景,見識各處地方的強者。

無垠海域中的靈仙並不多,但海底深處棲息的仙獸卻是不少,秦楓與靈仙切磋論道,與仙獸搏殺歷練,感受各種力量,感悟不同的道。

同時,他也在進一步感悟天地之間的大道,感悟這無盡海洋的力量。

一晃,又是一年,他穿越了數片海域,增加了不少見識,積澱也越發深厚。

他達到了二重天巔峰金靈仙,肉體之力也達到了一品巔峰仙獸級別,但要渡劫成就二品仙獸,卻覺得還為時尚早,仍需磨鍊、積澱。

他前進的路線並非漫無目的,這一次則是朝著落芙海域行去。 她愣了一會兒,接著很快就直起了腰,賠著笑臉道:「喲,原來是飛哥啊,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下來了?」

她站了起來,順便彎腰用手擦了擦剛才坐的那把椅子,然後看向飛哥。

「飛哥,請坐。」

在這個男人面前,洪姐立馬換了副笑臉應對。

因為她知道,這個男人從樓里下來,八成沒好事。

飛哥冷漠地望著她,下一秒將她手上的半支煙給搶了過來,接著往嘴裡送,猛吸了一口,然後吐出一團煙霧。

他睨了洪姐一眼,然後抬起一條腿踩上了她剛才擦乾淨的那把椅子,拽拽的問:「你是不是又搶我客人了?」

洪姐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小幅度搖著頭。

她說:「這哪能啊。」

「飛哥客人,我怎麼敢搶呢?您真是說笑了。」

飛哥聞言,不悅地挑了挑眉。

他側過身,抬手指向屋內的麻將桌,一邊問道:「那這是怎麼回事?」

裡面打麻將的那幾個,是飛哥網吧里的常客,沒有意外的情況下,天天都會去他的網吧通宵。

沒想到他下來的時候看見,他們竟然在打麻將。

洪姐笑了笑,繼續解釋:「這就是他們的選擇了,與我何干啊。」

因為搶客這件事情,二人還差點打起來。

這一次兩次還算好,可一直保持著這種狀態,網吧壓根就賺不到錢,甚至房租都交付不起。

後來有一次,飛哥跟朋友在外面喝酒,不經意間與那些朋友吐槽了下自己的處境,然後就有人給他出了主意,說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在他人的慫恿下,網吧老闆最後對麻將館的那個女人起了殺心。

不過他只是有這個念頭,卻遲遲沒有行動。

雖然他表面看起來弔兒郎當,不務正業的,但是這種極端的想法還真是第一次。

由於他的搖擺不定,最終還是想放洪姐一條生路。

然而在他放棄不到兩天,洪姐卻出了意外。

剛好那段時間他退租回了一趟老家,壓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後面顧今川飾演的男主還有另外一位女演員出境了。

聽說這邊出了人命,所以他們過來調查的。

他們向附近的人了解到洪姐的為人處事,還有她平時跟誰走得比較近,有沒有仇家什麼的。

經常到洪姐那去的人都說,她與樓上的網吧老闆有些過節,兩人經常吵架。

警方得知這個消息,順便把這個網吧老闆的底細也調查了,結果發現他的網吧也是非法營業。

因為現在死無對證,而飛哥又是唯一與洪姐接觸過密的人,警方只能將他列為重大嫌疑人。

他們順藤摸瓜找到了他的老家去,然後把他帶回局裡問話。

然而警方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只能證明他有殺人動機,但這又不能直接判定他有罪,因為洪姐出事那天,嫌疑人的確在老家。

後來他們只能把嫌疑人給放了。

周零與時運這個案件,拍了兩三天就結束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演反差這麼大的角色,每一句台詞與面部神情都在考驗他們的演技。

尤其是時運,他的造型與本人完全沒有相同點。

他從出場時那種「地頭蛇」的氣勢,可當他與周零對戲的時候,又剛好從側面襯託了他對女士的尊重,面對搶客這事一直都是謙讓的。

那晚酒局在網友挑釁的情況下,雖然他也有一時糊塗的時候,可糾結幾次過後,他還是決定關閉網吧,回老家散散心,準備重新找份合適的工作。

他被警方找到的時候,本人也很疑惑,當他得知洪姐出事的消息,整個人都殺了。

面對警方的問話,他顯然很緊張,因為他曾經有過那樣的危險想法。

兩人的戲份殺青后,當晚還和時好他們吃了頓飯,直到第二天才離開的。

。「爸媽,你們路上也注意安全。」

「叔叔阿姨,我們知道了,叔叔阿姨再見。」

說完兩人目送著傾父傾母的車漸漸遠去。

「柒柒,走吧。我訂了個餐廳,我們去吃飯吧。」程紫昕攬著傾時柒的臂彎甜甜地說着。

傾時柒看着程紫昕甜甜的模樣,心裏一陣鄙夷,真的是越甜的女人內心越惡

《軟萌團寵她又作妖了》第一百九十八章是感動還是心動 眾人一聽頓時都慌了,梁語映的第一反應是藏起來,剛起身找地方躲呢,就聽到君期說:「掌門是化神期,根本不用眼睛看就知道我們躲在那兒了。」

湘簟問道:「那怎麼辦?」

孤傾沫說:「我們是藏不了了,但是雕像是萬萬不能被發現的。」

梁語映定心一想,突然想起一件事。她拿起剛才搭在一邊的斗篷,一把包住雕像,連忙把雕像給藏了起來。

「你們又在幹什麼?」

聽到掌門的聲音后,梁語映連忙把手裡的東西甩進桌子底下,直直站好,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

掌門進來,看著他們一個不敢出氣的表情,心裡便明白了。這些小鬼頭們,又聚在一起嘀咕著要做什麼壞事了。

他將視線放在馬烔照身上,說:「行啊,現在都學會安排人放風了,就等著看我有沒有來是吧?說吧,這次又準備做什麼。」

幾人站在原地,沒人敢出聲回答。

掌門看了他們一圈,最後又把視線落在湘簟身上。君期見狀連忙站出來說:「我們在討論協誼會的事情。」

「哦?」掌門背著手,開始四處晃悠。

這個舉動不禁讓眾人都倒吸一口氣,尤其是梁語映,生怕被掌門發現藏在桌子底下的雕像。

掌門問道:「討論協誼會用得著來這兒討論嗎?」

君期回答道:「我們這不是和別人不一樣嗎?我們的懲罰還沒結束,這身上的…黑晶石還在。看著別人已經在為協誼會努力了,我們還在掃地,這心裡著急。」

掌門看向他們,問道:「真是這樣?」

眾人連忙點頭。

掌門看向君期,問道:「他們為了協誼會著急,你身為文科長老,你怎麼也摻和進來了?」

君期卡頓了片刻,才回答道:「我…這不是想著多個人,多一份力嘛。」

掌門路過梁語映,突然停在桌子旁。眾人的心一下子就提起來了,梁語映心跳得極快,額頭還出現了些細汗。

掌門手放在桌子上,動了動桌子。

眾人:「!!!」

掌門把桌子給挪出來一點點,和其他廢棄的桌子平齊后才繼續動作,離開了桌子旁。

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掌門又問道:「你們商量出了結果嗎?」

君期回答道:「暫時沒有,只能想著去求求您,先取走黑晶石。等協誼會結束之後,再繼續罰我們。」

掌門說:「也對,年紀大不記事了,都忘記你們被封了靈力。過兩天就是宗門裡的比試選拔了,也的確是該取出你們的黑晶石了。明天打掃完宗門后,都去掌門院,我到時候把黑晶石給取出來。」

這可是個大好事,眾人都忍不住高興起來。

齊齊高興地喊道:「謝謝掌門!」

掌門走到門口,叮囑道:「現在那麼晚了,趕緊回去。長老弟子的混在一起,被人看到了成什麼樣子。以後也別聚了,被抓到的話,再罰你們掃幾個月的宗門。聽到了嗎?」

七人齊齊地回答道:「聽到了。」

「掌門慢走。」

看著掌門徹底離開后,眾人才連忙把斗篷拿出來。馬烔照驚訝道:「竟然真的沒被發現,這斗篷連掌門都瞞得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