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行血之分身全部吸收完那一刻,血之分身猛地一顫,血液軀體從上到下,從內到外,產生了蛻變。

具體怎麼個變法,蘇景行暫時先放下,望著火眼金睛獸,問道,「抽獎次數,就只有一次?」

「當然。」

火眼金睛獸傳音,「每個人一次機會,不管得到什麼,以後都不許再進來。」

「那我……」

嘩~!

一陣白光忽然從祭壇上冒起,席捲住蘇景行血之分身,消失在原地。

「呵,貪心不足的水人。」

火眼金睛獸心中鄙視。

囊鱗奎龍血,這個世界根本是獨一份。

被蘇景行以古怪手段,吸收煉化掉,想再要一份囊鱗奎龍血,沒有任何可能。

……

黑炎窟外。

蘇景行血之分身憑空浮現。

「我這是……出來了?」

打量四周環境,蘇景行血之分身訝然道。

的確出來了,前一秒還在黑炎窟中心地帶,古怪的地下空間里,有一頭高級獸王的火眼金睛獸作陪。

下一秒,被一團白光裹著,來到黑炎窟外。

這種手段,顯然涉及到了空間力量。

空間挪移嗎?

蘇景行沉吟。

血之分身出來就出來吧,目標已達成,而且還是超標完成,無需再進黑炎窟了。

碰到火眼金睛獸還是好的。

萬一像上次那樣,詭異睡著,做夢好幾天,就不是好事了。

說起來,黑炎窟是越深入,越神秘。

半死半活的黑武衛。

能曝出寶物的祭壇。

亮堂堂的地下空間,火眼金睛獸口中喊的「武域」。

強大的空間挪移手段。

……

種種離奇之處,端得讓人好奇,想要解開謎團。

若非急著去小魔界,蘇景行血之分身說什麼也得再闖一次。

現在嗎,還是先放放。

……

禹國。

蘇景行本體和元魂,進行了調換。

元魂回到虛界坐鎮,本體帶著神兵游龍刀,下到魔窟深處。

12張裂魂卡,4張一摞分別藏好,蘇景行取出3分鐘時長的天魔卡,解開來,變身和「巴勒圖朵」一樣的半魔,然後,肉身走進黑暗之門。

穿梭過程中,如同擠在一大團果凍一樣的柔軟物質里。

頭頂、腳下、前後左右,都柔軟可捏。

偏偏走動過程中,沒有半點影響。

約莫十秒后,才踏足實地。

睜開眼,蘇景行看見了一個魔氣衝天的世界。

滾滾魔氣,如同狼煙般,遍地可見。

天高不知幾許,地厚同樣不知幾許。

蒼穹上,沒有太陽月亮,只有一棵樹。

一棵不見樹葉,卻有根根蟒蛇般樹枝的巨樹,遮蔽了大半天空。

「巴勒圖朵,你在看什麼?」 以他們為中心,在周圍隱隱形成一個無比混亂的虛空。

此刻誰的法則感悟高,運用的強,也就是秘法強,誰就能發揮出來時空本源法則更強的威力。

「殺!」守關者一聲厲喝。

「轟隆~~」

整個黑洞都在劇烈的震蕩。

「死吧!」方雲目光一凝。

方雲之前只是在和守關者切磋了,所以發力等級也就只是施展了100倍。

不過只是一番切磋之後,就爆發了超強的發力等級。

如今方雲的發力等級達到了恐怖的4000倍,比之前更強的強大了。

5000倍發力等級,那就是同樣感悟下的40倍爆發!

「蓬!」

方雲這一拳轟擊而出,時空維度都在燃燒,無盡世界之力在沸騰。

這一處黑洞周圍的無盡空間都在震動,一處處時空維度破碎!

這一拳轟出,天地都為之顫粟,所有目睹之人都為之俯首。

在這霸絕、酷烈到頂點的一拳之前,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什麼樣的感悟,也都宛如鏡花水月。

這完全是不講理,只講力的一拳!

兩個拳頭瞬間碰撞,碰撞的中心亮起毀滅洪流。

下一刻,守關者的瞬間被方雲一拳打的飛了出來,被方雲強大力量擊飛到億萬公里之外。

「怎麼可能!」守關者一臉愕然的盯着眼前的方雲。

「你的法則感悟明明只是和我相當,怎麼會爆發出這種力量……難道這是巔峰秘法?」守關者似乎反應了過來。

「死吧!」方雲目光一凝,直接一拳砸向那守關者。

本源法則感悟到這種層次,一旦交手出現劣勢,幾乎瞬息之間就可以分出勝負,決出生死!

「嘭!」

甚至整個人,包括本源珠在內被方雲一拳爆發出來的龐大力量給轟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方雲擊殺通天橋第20層守關者,闖過第20層!

……

通天橋位面。

「嘶……」

不知道多少強者存在在這一刻同時倒吸一口氣。

儘管他們在見識了方雲在第16層爆發瞬移之後,他們心裏就有所預感。

可真當方雲闖過宇宙通天橋第20層,他們依舊有點難以置信。

方雲才修鍊多久?

這就闖過通天橋第20層?

而且還是修鍊難度最大的宇宙通天橋?

很多尊者都開始有點懷疑人生。

這一刻他們才真的明白,方雲闖通天橋的表現真的一次次的挑戰他們思維的極限。

同時也擊破他們過往對『天才』的定義。

方雲在他們眼裏,已經是一個難以描述的存在。

而且到了方雲這一步,方雲距離尊者只差一步之遙。

他們這些尊者當初修鍊了多久?

再對比方雲的年齡,這是何等可怕的修鍊速度?

「以他的進步速度,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成為我們人類族群的宇宙之主存在了!」一個個尊者暗驚不已。

……

通天橋位面第21層,那無盡的黑暗黑洞之中,只有一條蜿蜒的橋面不斷朝着前方延伸向黑洞深處。

方雲此刻正在不斷飛行,剛剛他已經輕鬆闖過通天橋第20層,現在正在飛往第21層通天橋。

「第21層的守關者,至少代表着宇宙尊者級別的時間或者空間法則感悟。」

通天橋第20層和第21層看似一步之遙,可實際上這一步的難度遠超第1層到第20層的總和!

「我倒是想看看,以界主級的實力發揮出宇宙尊者級別的法則感悟,到底是什麼樣的體現。」方雲目光一凝。

無盡的通天橋第21層,此地一片的寂靜一片。

突然方雲的停了下來,前方便是這一層通天橋的盡頭。

第21層的盡頭處正有着一顆直徑大約兩米大小的『黑洞』,黑洞周圍時空已經完全扭曲。

闖通天橋之時,大概是每三層一個大關卡,自然都是一樣的環境,所以這第19層到第21層其實也都是黑洞環境。

不過之前都是在黑洞的外圍飛行,現在方雲總算見到真正的黑洞了。

方雲震驚的看着那看似兩米多高的球體,不過這畢竟是模擬而成,不是真正的黑洞,所以方雲感覺到的黑洞引力並不是特彆強。

其實真正的黑洞,單靠眼睛根本就看不見的。

而在地球時代,人類對於黑洞定義還存在一些爭執。

不過在宇宙之中,人類強者早就已經確定黑洞其實是一方塌陷壓縮到極致的超高密度的時空天體。

黑洞比之中子星的密度還要大的多得多,是宇宙中的一些超級恆星最終衍變而成。

且黑洞會吞噬一切靠近它的飛船、行星、隕石、恆星、強者等一切的一切,以此來不斷壯大自身。

不過黑洞大小不同,威力自然也不同。

越大的黑洞,影響的區域也越大,威能也越發的強橫。

其實即使是最低等級的黑洞……那也至少要有宇宙尊者級別的實力,才敢立足黑洞的核心。

若是一些超強大的黑洞,比如原始宇宙的第一黑洞『諾亞黑洞』,就是宇宙之主們也得避讓著點。

「呼~~~」

黑洞周圍的空間忽然漂浮出大量的黑點,而後瞬間凝聚成一道身影。

「方雲殿下,我在第21層能夠遇到一位你也是我的榮幸。」守關者站在那黑洞天體的上空。

「哈哈,能和第21層的守關者一戰,也是我的榮幸。」方雲哈哈一笑。

「可我也不得不說,不悟透整個空間本源法則、或者時間法則,根本無法闖過我這一層。」守關者顯得很是淡然、優雅。

「我也不會手下留情,會讓殿下感受下完整空間法則的威能。」

「那就,開始吧。」方雲目光堅定。

「殿下你先請出手,我若是先出手,殿下可能就沒出手的機會了。」守關者彬彬有禮。

「那你先接我一招。」方雲上來就直接爆發了巔峰秘法。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