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現在已經恢復了不少,但還不完全是鼎盛狀態,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拿出來。

「對付你們兩個還不至於請出第三道靈符!」

王道靈臉色極為難堪,言語間雖然也不客氣,但卻少了之前的桀驁和霸氣。

「賢弟,還不出來助為兄一臂之力,更待何時?」

王道靈神色凜然,側首對身後密林中的深邃黑暗冷聲喝道。

這一戰從午後打到了夜幕降臨,玉兔亮起,群星閃耀。

或者說王道靈之前用兩道靈符「撒豆成兵」正是拖延時間,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嗚嗚……」

密林,深邃的黑暗中,有什麼東西發聲嗚咽,摩挲着地面朝這邊而來。

「姐姐,不知為什麼我聽到那聲音就打冷顫,有種恐怖的感覺。」

小青有些不安,或許是因為她修為尚淺,自身還不夠強大,難抵心中恐懼感。

「青兒,有我在!」白素貞也不多言,冷麵看向黑暗。

「總算出來了,今日貧僧就將你們一網打盡。」

這一刻正是遁入虛空的法海所等待的,隱藏的妖魔不出現他也不打草驚蛇。

黑暗深處憑空浮現兩點綠光,如跳動的鬼火,望之令人內心生寒。

「哼,白素貞你的剋星來了。」

王道靈言罷,自其身後一隻巨大黑影輪廓向巨蟒一樣盤旋而起。

和巨蟒不同的是,黑影輪廓有千尺萬節,每一節上都生有雙足,算起來怕不是哦千足百足。

「姐姐,那是蜈蚣精!」

蜈蚣是蛇類的天敵,小青和白素貞歷經千百年修為,對她們的剋星了如指掌。

「青兒別怕,這隻蜈蚣精看起來修為還不高,我來對付它,你先行離開。」

「不,姐姐,我怎麼能丟下你不管。」

白素貞自知天敵難對付,再加上還有個陰險的王道靈,她沒有完全的把握能贏,因此才打算拖住他們為小青爭取時間讓她離開,只是姐妹情深,小青怎麼會走。

「哈哈哈……」

王道靈大笑道:「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走。」

說完便對身後的蜈蚣身影道,「賢弟,那青蛇就喂你肚子了,白蛇留給我。」

「嗚嗚……」蜈蚣精點了下巨大的頭,旋即從黑影中探出身形。

百足鋒利,甲殼烏亮,千節之軀。

半體盤卧的蜈蚣精就比那參天大樹還要高,如果整身直立起來將有多恐怖!

「嗚嗚……」

蜈蚣精如燈籠一般大小的幽綠眼睛看向青白二蛇,發出嗜血的貪婪。

他完全相信,只有吃了其中任何一條,其修為就能飛速精進。

「劍來!」

白素貞一招手,雄黃寶劍便從她手中顯化出來。

「青兒你快走,我來擋住他們。」白素貞面如秋水,冷艷無雙。

少了那一份妖媚的白素貞,此刻看起來倒也正是別樣風姿。

「不,要走一起走,大不了和他們拼了。」

說話間,小青便將青蛇劍橫在胸前,綠光盈盈,靈氣勃然。

「難得兩隻蛇妖有情有義,阿彌陀佛!」

法海曾經看過多個版本的白蛇傳,原本就很欽佩這一對情深姐妹。

如今果真親眼看到,心裏的觸動更是半分不少。

「無知蛇妖不知天高地厚,連金拔法王之子也不放在眼裏,賢弟讓她們知道你的厲害。」

王道靈激將之下,本來就欲吞噬那二人後快的蜈蚣精頓時捲起一陣妖風。

沙飛石走,妖氣森森,天地無光。

「青兒,跟着我現行。」

小青決然不走,白素貞只好想着如何拚命保護她。

「知道了姐姐。」

小青應聲,隨後兩人便化作青白兩道光飛進密林。

「吼、吼!」片刻,暗林中兩聲巨蟒低吼傳來,鳥雀驚飛,嘩然一片。

端午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25日到6月27日)

。 「大皇子,我很好奇你要如何令我再入天功塔?」

當初江塵也不是沒有再次進入過天功塔,可頂不住被聖師直接拉了出來。

「我可將我的名額給你。」

說話間,西門風手上出現一塊金龍令牌。

原來,聖都每個皇子都有一次單獨進入天功塔的機會,而之前西門風一直都沒有使用這次機會。

「大皇子,實不相瞞,若是我入天功塔的話,天功塔所有的道蘊可能都會被我吸收。」

江塵知道方法之後,可不能坑了西門風,便如實告知他實情。

聞言,西門風卻是笑了起來,「江兄別鬧,天功塔存在多少年了,其中道蘊數不勝數,怎可能會被你全部吸收。」

這事兒聽上去確實匪夷所思,見西門風不相信,江塵一本正經的強調道:「大皇子,我沒跟你說笑。」

見狀,西門風也是認真了起來,半信半疑的問道:「江兄,你認真?」

江塵認真的點頭,眼中滿是真誠。

你以真誠待我,我自不能坑你。

「嘶……」

西門風不禁倒吸了口涼氣,這就有點草率了,早知道就不這麼早答應江塵了。

不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出去的話哪裡還有收回來的道理?

「無妨,若是江兄能吞噬天功塔所有道蘊也是一場機緣,你儘管去便是。」

「聖師和父皇那邊我會解決。」

西門風稍加思索,權衡利弊一番,最終還是咬牙決定。

「大皇子,這樣行么?不會連累到你么?」

江塵還記得當初只是吸收了天功塔一層的道蘊聖師就急的不行,立馬將他拉了出去。

「無非就是被訓一頓罷了,只要江兄願意幫我,這點代價又算得了什麼?」

「況且……天功塔內的道蘊本就有緣者得知,江兄既然有這個本事,自然是歸你,我只是成人之美罷了。」

西門風倒是看得開,大義炳然道。

江塵心中一暖,「好人啊!」

「聖皇他們就要向大皇子學學,看看人家多大方。」

江塵在心中感嘆一番。

「江兄只管去便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

西門風語重心長的拍了拍江塵的肩膀,擠出一抹笑容道。

「有勞大皇子了。」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江塵也沒跟西門風客氣,拿著令牌便再次趕往天功塔。

當他來到天功塔的時候卻是被守衛攔住,原來之前聖師就下達過命令,不準江塵再入天功塔。

「還請不要為難我們,聖師命令你不可得再入天功塔。」

守衛面露為難之色,鏗鏘有力的把江塵拒之門外。

「嘖嘖嘖,聖師居然防我到這種地步,但我總不能辜負大皇子一番好意啊。」

江塵在心中感嘆一番,隨即掏出西門風的那塊令牌,「現在還不能進么?」

守衛見到那塊令牌均是一愣,這可是專屬皇子們的令牌,按照規矩他們必須得要遵從。

「還請稍等片刻,我們這就去請教聖師的意思。」

守衛也做不得主,準備去詢問聖師。

「可不能讓他去通知聖師,不然我肯定進不去。」

江塵二話不說攔住了那人的去路,「這位兄台,用不著這麼麻煩,我既然有這塊令牌,肯定是有人想要我入天功塔。」守衛不解的問道:「可是你所有功法都達到了完美級別,再入天功塔對你沒有什麼意義啊。」

「怎麼會沒有意義?天功塔之中道蘊無限,我自然是想參悟一番。」

沒用?天真,這可是天命道法突破第四重的關鍵。

「行了,信我,你們也是按照規矩辦事,聖師不會責怪你們的。」

江塵見守衛面露猶豫之色,乘勝追擊道。

經過一番猶豫,守衛也覺得讓江塵進一趟天功塔也不是不可,反正也不會有什麼事。

而且江塵如今風頭正盛,未來成就不可限量,正好就算是送他一個順水人情。

當下便沒有繼續阻擾江塵,任由他進入了天功塔。

「多謝幾位兄台。」

江塵連忙道謝,屁顛屁顛的趕往天功塔,生怕別人會反悔一樣。

再次回到天功塔還是那股熟悉的感覺,只是第一層的道蘊已經完全被吸收,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皇子那邊應該也拖不了多久,我還是儘管吸收道蘊,以免發生變故。」

江塵這次學聰明了,沒有任何耽擱,當即奔向第二層,瘋狂的運轉著天命道法。

隨著天命道法的運轉,源源不斷的道蘊被江塵吸入體內,他也感覺到天命道法正在一步步變強。

「足足有十八層的道蘊,而且越往上道蘊越是濃郁,這次讓天命道法突破第四重完全不是。」

「就是不知道天命道法這次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驚喜?」

江塵還是比較期待天命道法突破后帶來的神通。

很快,江塵便來到了第十層,而前邊的幾層道蘊都被他盡數吸收。

「不會吧?這麼多道蘊竟然還沒突破,這天命道法還真是個無底洞。」

江塵心中一驚,深知天命道法越是到後邊需要的力量越是誇張。

另一邊西門風正纏著聖師,向他請教關於此次立儲的事情。

「聖師,我方才說服了江塵讓他留下幫我,此番我勝算幾何?」

西門風笑吟吟的問道。

「若是有他相助,不出意外的話太子之位非你莫屬。」

聖師沉吟片刻,面帶讚賞之色的說道。

「不過說起來你是如何說服那小子?」

他知道江塵不是愛管閑事之人,想必其中西門風定是許下了大諾。

「聖師到時候就知道了。」

西門風故意賣了個關子,他本來就不打算隱瞞讓江塵再入天功塔的事情,只是如今現在還不是說明白的時候。

「很好,南域的氣運很有可能都在他的身上,你能有他相助也是你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