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迎著風,感覺非常的好,有一種自由飛揚的感覺。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和他一起出發的貓頭鷹之中,有一隻貓頭鷹講的就是關於他昨晚的事情。

寫信的人,自然是德拉科·馬爾福了!

馬爾福做完從斯內普教授那裡回來之後,猶豫了許久,還是提筆寫了一封信,試圖讓馬修斯·馬爾福將顧雲趕出霍格沃茲城堡。

不過斯內普教授的話他也不敢不停,所以在信的最後,不經意地把斯內普教授的那句話給加了上去。

他本能地用了小一號的字體,然後讓他的跟班今天早上在早飯之前寄出來。

顧雲和貓頭鷹一起出發,但由於他要從英倫三島飛入東歐大陸,所以當貓頭鷹進入馬爾福莊園的時候,顧雲還在和氣流做鬥爭。

……

英格蘭威爾特郡。

馬爾福莊園。

如果讓顧雲看到馬爾福莊園,他肯定不會像英國本土人一樣,感受到莊園的豪華,並且對於純血貴族如此富有的現狀感到厭惡。

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哇,好像西虹市首富裡面的莊園啊!

這座端莊的莊園宅邸四周擁有一片精心修剪的花園環繞,大門進來的時候,還會有一種煙霧繚繞的感覺。

大門進來之後,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主路上的噴泉,周圍偶爾還會有精心飼養的白色孔雀路過,宛若仙境一般。

貓頭鷹一路飛進來,沒有受到任何魔法的干擾,直接來到了莊園專門為貓頭鷹準備的送信點。

「咻!」

一隻家養小精靈出現,他從貓頭鷹的爪子下面取下信件,看了一眼送信人的名字,立刻又是『咻』地一下幻影移形離開了,就連本來應該為貓頭鷹準備的食物和水都顧不上了。

這隻貓頭鷹的臉上露出了人性化的失望,翅膀揮舞了一下,就像是直升機一眼在空中懸浮了一會兒。

稍許后,它似乎有點累了,隨後沖向了馬爾福家族飼養的貓頭鷹籠子里,把它們的食物碗給搶奪過來。

「主人,小主人來信了!」

正在等待盧修斯·馬爾福吃早餐的納西莎·馬爾福聽到這話,立刻丟下站起身來,從家養小精靈手中奪過了信件。

盧修斯·馬爾福正從樓梯上走下來,他正前方就是馬爾福府邸那個巨大的吊燈,奢華的外表就是馬爾福府邸最誠實的寫照。

盧修斯·馬爾福在扶手上靠了靠,眼中也有渴望,卻裝作漫不經心地說道:「這麼著急幹什麼,他寫信回來,肯定詢問那隻鷹頭馬身有翼獸什麼時候可以判決!」

「德拉科都已經多久沒有寫信回來了!」納西莎·馬爾福不滿地喃喃道。

「他才回去上學多久啊!」盧修斯·馬爾福回道。

「那些攝魂怪還待在那裡嗎?」納西莎·馬爾福一邊拆信一邊嘀咕道,「你應該和福吉談談了,梅林在上,天知道我聽說那些攝魂怪攻擊學生的時候,我心裡有多麼的擔心!」

「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情我不能和福吉聊,我們的身份不能夠插手這件事情。」

盧修斯·馬爾福邊走邊說,「天知道,神秘人究竟是什麼時候招募的小天狼星,希望他不要找上門來,我可不希望和他見面。

在學校里的時候,他就是那副無法無天的樣子,福吉的想法還是很對的,他很有可能去霍格沃茲刺殺哈利·波特!」

不過他說了一大堆的東西,納西莎·馬爾福卻是許久沒有回應了。

盧修斯·馬爾福正好走到了一樓,他看向餐桌上的納西莎·馬爾福,發現她正投入看著信件,於是走了過去。

他從後面摟住納西莎·馬爾福的脖子,下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輕聲詢問道:「德拉科他又說了什麼,看你這麼一副擔憂的樣子?」

納西莎·馬爾福將第一頁信件塞給他:「有教工攻擊他,體罰他!」

盧修斯·馬爾福皺了皺眉:「這不大可能,霍格沃茲的教工我都認識,除了費爾奇那個啞炮之外,德拉科能夠惹上誰呢?」

他接過信件讀了起來,越讀越氣:「該死的!鄧布利多居然放縱這樣子的人進入城堡,虧我還在校董會上給他投了贊同票!這個心理輔導員必須開除掉,我要讓他上預言家日報,讓他身敗名裂!」

「看看這個,盧修斯!」

盧修斯·馬爾福的手中被塞入了另外一頁。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德拉科·馬爾福特意用小一號字體寫的那句話。

。 駱夏身為正宗白富美,雖然背後說人壞話被抓了個正著,但一點也不見心虛,反而當即就毫不尷尬的笑了起來,「只是一些個人偏見罷了。」

高琛卻並不打算就此放過她們,他盯着駱夏和她身邊的山楂,冷冷道:「許家的財產,是許家老太公的財產,他想怎麼分配,那都是他的事情,和旁人沒有關係。許嫣也是他的女兒,既然他決定交給許嫣,許嫣憑什麼不要?」

山楂忍不住盯着許嫣,比起高琛,她現在對這個男二性轉更好奇。

只見此刻,許嫣怔怔的看着高琛,似乎沒想到他會為了自己出頭,當着戴珺的面,卻為自己說話。

【她感動了!她感動了!】山楂經驗十足的判斷道,【女二察覺到了男主的改變,卻不可置信!因為他之前明明那麼愛女主!他只愛女主,對自己置若罔聞!甚至百般戒備!如今卻……?好!開頭的反差打出來了,高琛完成的很好,他成功勾起了許嫣的情緒!我給這個劇情十分!接着,她還會因為男主堅定不移的站在自己身邊,感覺受寵若驚,甚至中途可能會因為不自信,和害怕失去而迴避拒絕,這段情節,會同時勾起男主和讀者的憐惜,她們會想,小傻瓜!怕什麼!你值得啊!最終,男主一定能抱得忠犬歸!】

頓了頓,山楂又更改了一下,【不對,忠犬是男二用詞,女二應該怎麼說呢……】

這時,系統幽幽道:【俗話說,舔狗舔到最後,終將一無所有。】

【那也不一定……】山楂頓了頓,放棄考慮忠犬的性轉代詞了:【你看火影嗎?舔到最後,大家應有盡有。】

就在山楂試圖在高琛和駱夏的戰鬥中置身事外,避免多餘的打臉情節的時候,她突然眼前一花,抬眸一看,卻見是高琛挺身而出,擋在了許嫣身前。

他面無表情的看着山楂道:「有什麼事情,你沖着我來就好。許嫣好歹是你的姨媽,你不必這樣瞪着她。」

山楂:「……」

哈?她什麼時候瞪着她了!?那明明只是正常的注視!最多有一點點的觀察和審視——但也完全出自好奇,絕對沒有惡意好嗎?

不過作為被虐的渣男,她一直盯着自己的「疑似情敵」,的確有點挑釁的意思。

行吧。

山楂垂下了視線。

是渣男不夠懂避嫌,她的錯她的錯,她不看就是了。

她還沒說話,一旁的駱夏不爽了。她道:「高琛你還有沒有良心!?說到底當初是你丟下戴珺一走了之,戴珺就算找了別人也不算對不起你!而且許阿姨一直那麼喜歡你,從小那麼疼你,你這樣說她聽了不會難過嗎??」

戴珺和高琛青梅竹馬,圈子又只有那麼大,雙方父母也早就認識,都對彼此的孩子十分滿意喜愛。

大學畢業的時候,兩邊幾乎都已經把對方家長當做親家看待了,如果不是高琛那時候要出國,可能兩人早就結婚了。而在三人的狗血糾纏過程中,戴珺的父母也是一直支持高琛,要求戴珺和尹月分手的。

豈料高琛回答的劍走偏鋒,他沒提戴珺的母親許韻,只是諷刺道:「戴珺的確沒有對不起我。」

駱夏:「……啊?」

「相反,我還正要感謝她,讓我看清了一個垃圾,明白了以前的自己有多麼愚蠢。」

高琛看了許嫣一眼,在她那烏黑幽深的眼眸注視下,他緩和了語氣,柔聲繼續道:「竟對真正愛我的人視而不見。」

駱夏當即傻了。

「你有病吧!?」她不可置通道:「你自己剛才還說許嫣好歹是戴珺的姨媽,你他媽勾搭誰不好故意勾搭前女友姨媽!?你報復人用這種手段你噁心誰呢!?前女友叫你姨夫你覺得很爽很好玩是吧?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你?!」

山楂心想,女三小姐姐!此言差矣!!

虐渣文里,和渣男長輩在一起也是現今非常流行的一種虐渣套路啊!與此同時,她又沒忍住瞥了一眼許嫣,卻見她垂下了眼眸,纖長濃郁的睫毛投下了一片陰影,叫人分辨不出她的表情。

【是嗎……果然,他是為了報復戴珺才接近我的吧……不過,沒關係,就算是為了報復,我也心甘情願被他利用……】

【……寶,你這是在說什麼呢?】

【哦,我在給許嫣的腦內想法配音!根據我的經驗,她的心路歷程變化應該差不多是這樣的。】

好在山楂記得高琛一直盯着她,因此只是看了一眼,便轉開了視線,拉住了駱夏喝止道:「安靜,駱夏。」

……

戴珺身為霸道總裁,自帶一種不怒自威的氣質。駱夏雖然還是一副有很多話不吐不快的樣子,看着她那認真的神情,最終都還是不情不願的忍住了。

此時,這邊的爭吵已經引起周圍不少的注意了。只是大家都很給面子,假裝沒有發現,很禮貌的沒有圍攏上來。

在眾人眼中,場面是這樣的:

自高琛和許嫣一起出現在戴珺面前後,戴珺看了一眼高琛,視線便落在了許嫣的身上。

雖說戴珺之前找了個替身的事情眾所周知,可高琛要是找了許嫣,未免更加聳人聽聞。

在駱夏為她打抱不平的時候,戴珺的目光落在許嫣的身上,年紀輕輕便身居高位的總裁,目光中透露出三分不屑,三分冷淡,兩分審視,兩分嘲諷。(山楂:?)

見狀,高琛直接擋在了許嫣面前,表明了心意。

眾人心中一片嘩然,吃瓜吃的不亦樂乎,表情上卻都維持着一本正經,想看另一位主人公——戴珺會作何反應。

山楂思考了一下自己現在該作何反應。

她看向高琛的眼睛,直視着他問道:「你真的愛她?」

看看這白月光的特殊待遇,只有在他面前,霸道總裁用的才不是祈使句!

高琛卻對自己得到的優待毫無所覺,他覺得戴珺問出這個問題,是因為根本不信他已經移情別戀,不由得嘲諷一笑:「難道你以為,這世上不可能存在不愛你的人?你對你的魅力未免高估太甚了,戴總。」

山楂也不跟他爭辯,只是淡淡道:「這麼說,你已經做好和戴家為敵的準備了?」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響起了一片剋制不住的抽氣聲。

戴總,這麼剛嗎!?

系統也驚了:【寶!?你不是說要做高琛的舔狗,讓他爽到降低怨念值的嗎?為什麼現在直接宣戰了?】

【……都跟你說了那不叫舔狗!】山楂氣的想翻個白眼。【那是——讓高琛覺得自己之前求而不得的東西,如今送上門來都不要,從而產生優越感,降低怨念值的戰術!】

【區別也不是很大嘛……那你現在為什麼不繼續執行了?】

【因為在情敵面前,適當的表現出攻擊性、顯示戰鬥力,更能顯示出對高琛的重視,才會讓他覺得,啊這個人還喜歡自己啊。而且,表達出自己的傲慢和無禮,才能給高琛反擊打臉的理由,欲揚先抑你懂不懂?先得讓他很不痛快,然後再讓他痛快,他就會非常痛快!我看了那麼多火葬場文,都是這樣的!前期憋屈的要死,等快要入V了立馬開虐,讀者就會忍不住一路訂閱,開心的嗷嗷叫。】

【那,那你應該對許嫣宣戰啊,為什麼對高琛說啊?】

【我對許嫣宣戰,最後高琛還不是會頂上來?而且三角戀里,女人對女人宣戰最沒有意思的了,明明就是男人的問題。】山楂說,【再說了,說到底,這本來就是,我和高琛的戰爭。】

許嫣這時開口了。

她的嗓音比較低沉,略帶煙嗓。「這就是你對待長輩的態度?你母親就是這麼教你的?」

戴珺看着她,笑了。「避重就輕。」

高琛如今根本沒接手家族企業,自然代表不了高家的意思,許嫣是有能力的,但她才剛剛接手許家半年,內部還有許多人並未服氣,目前也無法輕舉妄動。

目前,沒有人能和戴家正面對抗。

——除非,戴珺本人放水。

高琛自然不肯退縮,他平靜道:「那你就來試試看。」

他牽住了許嫣的手,轉身道:「我們走。」

許嫣微微一愣。她看着他們交握的手,表情恍惚了一瞬。

她根本不在乎別人說什麼,她只在乎一個人——高琛一個人。而她如今在高琛心中,顯然是自卑內向敏感柔弱小白花人設,雖然看似陰鬱孤僻,但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她願意為了自己付出一切。

這讓高琛對許嫣充滿了憐愛之情。

……

一場歡迎宴,就這麼草草散場。駱夏本來是組織者,但最後氣的和戴珺吐槽自己腦子一定是進了水。

然後吐槽高琛的腦子怕不是也進了水。

為了發泄心中的吐槽慾望,她坐上了戴家的車,戴珺回家前,還得先把她送回去。

「他接近許嫣?他圖什麼啊!?生你氣也不是這麼個生法吧!?」

駱夏氣憤的就好像是男朋友綠了自己一樣。

而山楂雙眼放空的靠在車後座上,望着窗外,只覺得,啊,這一天終於過去了。

她那備受摧殘的腳啊……好想找個修腳店去做個足浴按摩。

山楂語氣宛若飄在空中:「因為愛吧。」

「愛?你說高琛愛許嫣?」

「不,許嫣愛他。」山楂托著腮,看着窗外一掠而去的城市燈景,霓虹繽紛,在她的發間眉眼上投下五顏六色的虹光,她看起來那麼美麗,又那麼疲倦和脆弱,就好像是剛才在宴會上的鬥志昂揚,不過是拼盡全力的迴光返照。「誰不想被人那樣毫無保留的愛着呢……」

【嗚嗚嗚嗚好羨慕啊,我也想要一個這樣的男二愛我嗚嗚嗚嗚嗚。】

【你清醒一點,】系統冷靜的說,【不管怎麼看,一個動不動就決定綁架別人的明顯有犯罪傾向的人都不是一個好對象吧?】

。 聞言,小影立刻仇恨地瞪向離傾,暴戾道:「憑什麼不行!你這個壞女人!要走你自己走,葉湛哥哥要留下。」

小景自知小影此刻性情陰晴不定,不想再刺激她,也不想葉湛為難。於是軟言安撫了小影兩句,此刻小影還是聽他話的,委屈巴巴地垂下了腦袋。

小景說:「葉湛哥哥,你們走吧,我可以照顧好小影的。」

離傾自然求之不得,正要說話,就聽葉湛說:「我留下來陪你們。」

離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