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如流星飛墮,重新化作明王刀插在地面上,刀身還兀自顫動不已,刀柄上一道龍紋盤繞,盡顯黑龍霸道氣勢。

兩女看著自己身體與兵器的變化,同時笑了起來。

當然,被人陰了的韓唇心情超不好的,什麼黑龍白龍,那聲音擺明就是異端巴,這傢伙竟然聯合兩女陰他。

只聽雙龍繼續說:「在島嶼中心,有著連接兩個世界的出入口,只要解開凶禍的源頭,就能破除詛咒,島嶼將會回復成過去的模樣。」

然後,雙龍就這樣消失了。

其實是異端巴剩餘的力量都用盡,回去冬眠了。

接著在很長的傻楞之後,龍人族全體跪了下來,很久之後,他們才起身。

「花季殿下。」龍人長老已經改口,恭敬的對韓說:「現在儀式即將開始,您準備好了嗎?」韓蜃深深的考慮著,最後,他一發狠直接轉動耳環。

在藍色光芒下,韓蜃終於以自己的真面目出現。

「這!這是……」龍人長老傻楞楞的看著貌似創造主的韓履。

「我覺得,不管如何,我希望在這種時刻能以自己的真面目來面對,這也是對玲舞與影繪的尊重,我叫……韓」這是韓蜃深思之後下的決定,雖然不是怎麼深思遠慮的決定,但這樣,會讓他內心好過些,至少他沒有欺騙任何人。

卻見,龍人跪倒了一片。「神之子!果然是神之子!」

「他是偉大的龍神派來拯救我們的。」

天啊!對這些純樸的龍人,韓餐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實在是被打敗了。

倒是龍人長老還能保持冷靜,笑笑的說:「既然都準備好了,那我現在就宣布,以龍神之名,祝福眼前的三人成為未婚夫妻。」

一旁的龍人遞來了一把扭曲的鐵匕首與一個泥土杯子。

匕首?韓蜃對長老投去疑惑眼神。

長老為他解釋道:「韓蜃殿下,現在請您先割出血液來滴到杯子裡面,很抱歉的一點,我們龍人並沒有所謂的訂婚這種東西,所以這是我們臨時想出來的,請您見諒。」

韓庵苦笑的接過匕首,往腕上一劃,鮮血流滿了碗的八成這才停止,他有些無力,到底是哪個龍人想出這種方法的……難道不知道,他昨天才大失血嗎?

風玲舞接過匕首,同樣一劃,又交給了影繪。

不久,碗滿了。

接下來不用說韓隆也知道,三人分別喝了三分之一的血,這才結束這個讓人無言,讓韓蜃難堪的誓約。

韓匿嘆了口氣甫想離開,卻覺左右手各一緊,兩女分別挽著他。

花季影繪只是稍稍挽著,然而,她說的話可一點也不好玩:「如果以後你敢背叛我!或者背叛花季家,我一定會殺了你!還有除了我之外,不許你再有其他女人,不然我會讓你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麻煩喜歡本書又在養的朋友,不要養了,再養就養死了。

同期全是LV5的大佬。

萌新的我瑟瑟發抖。

追讀很重要,是晉級的關鍵。

求求大家投投推薦票,打賞就不必了。

求求了。

雖然新手文筆不是那麼好,但我會盡量把想寫的東西都寫出來。

就這。

最後,感謝投過推薦票和打賞以及喜歡本書的朋友們。

感謝!

《從Jay開始的文娛》說兩句。。。。。。。

。 「哥哥……你說那個人類、她真的會來嗎?」

十二歲的小狼休垂著遺傳自父母的灰色尾巴,坐在山洞口遠眺出去。

對面,被人類開了洞的山腹上熙熙攘攘。一些朗與休都沒見過的生面孔男人們一早就拿著鋸子、扛著工具箱從山下走到山腹。並在指揮下有條不紊地處理起了山腹附近被伐倒后堆成一堆的大樹。

他們把大樹切割成固定大小的木條,又將木條粗略刨光。那些被刨光的木條被人用手推車送進山腹中,不一會兒山腹里就傳來了叮叮噹噹的響動。

年紀小的本和雙胞胎米米、琪琪還在睡。朗拿薄毯給三個小狼崽蓋了蓋耳朵。

「或許、會來吧。」

像是怕驚動了弟弟妹妹們,朗的聲音很輕。

洞口的休卻猛地回過頭來。他覆滿絨毛的年幼臉龐上帶著與他實際年齡相去甚遠的兇狠表情。

「那哥哥,你說她會不會帶著許許多多的人類一起來,像侵入我們的村子、殺掉爺爺奶奶們的那些人類一樣,把我們當成畜生殺死?」

朗的肩頭用力一震。他的眼前無可抑止地浮現出被火焰還有黑煙吞沒的村子,他那長著奶油色長毛的耳朵里也似乎再次聽到滿是哀嚎的地獄叫喚。

「我們就不該在這裡等那個人類!我們昨天晚上就應該逃走!」

休的聲音驟然提高,本和雙胞胎被他吵醒,睡眼惺忪地用肉墊揉著自己的眼睛。

「休,我們昨天已經答應了那位女士,會等著她過來。你想言而無信嗎?」

「先言而無信的是人類!!村子都沒了哥哥你還要相信人類的話!?」

「休,你冷靜一點。」

朗微微擰起了眉頭。昨天晚上休偷溜出洞窟過,因為休回來時身上沒有什麼可疑的氣味,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看到。

但今天休的情緒很奇怪。這讓朗深深呼吸,再一次嗅起了休身上的味道,進而試圖推斷出休昨晚究竟去見了誰。

休身上的味道都是熟悉的味道,休見去見絕對是朗也認識並十分熟悉的狼。

「休,昨天晚上你——」

「我去哪裡去見了誰不需要哥哥你管!」

馬上就發現哥哥意圖的休大聲怒道,他那模樣充滿了用於掩飾的虛張聲勢。

兄弟大戰眼看著一觸即發。

「哎呀?我來的不是時候,你們正在忙?」

「呲溜」一聲,葉棠的聲音在休的背後響起。正與哥哥對峙的休被嚇得灰毛倒豎,心臟都差點兒從長嘴裡蹦出。在山頂上設了頂繩,順著頂繩滑下來的葉棠倒是好整以暇,身體微微一盪就躍進了洞窟,雙腳踩定在了地上。

「你、你……!」

用尖指甲指著葉棠,朗也被突然出現的葉棠嚇得不輕。

「有什麼好吃驚的?昨天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讓你們在這裡等我,我會過來的。」

葉棠一邊說一邊取下腰上自製的安全繩。

從亞貝村到這裡足足要翻兩個山頭。葉棠現在所在的國家又不是四處修路的基建狂魔國。不比獸道好的山路非但泥濘狹窄還一路十八彎,這對葉棠現在用的這個身體很不友好。早上先送安吉琳去了伊娃家的葉棠要是老老實實靠步行,只怕要到午後她才能到達朗一家所在的山洞。

可這個山洞並不是葉棠的終點,葉棠還要帶著朗一家去亞貝村。於是出於省時省力的考慮,葉棠早上清點地窖物資的時候順便也整理了原主家裡的雞零狗碎,從中找到了自己能用得上的工具。

她帶了榔頭,還帶了斧子。她在山頂找到大樹,帶起手套把麻繩栓在大樹上栓緊栓牢,再用鐵釘固定一遍。跟著就握住麻繩,從山頂跳滑了下來——昨天葉棠被朗帶來山洞的路上葉棠就目測過山體的高度。

亞貝村前面的森林長滿了適合搓擰做麻繩的野草,麻繩在亞貝村便宜到不需要刻意用錢去買。葉棠只花了一小瓶葡萄酒就換到了足有手腕那麼粗的超長麻繩。

麻繩重歸重,還磨得扛著麻繩走的葉棠肩膀咯吱窩附近一片生疼。但其回報也是肉眼可見。徒步至少一小時、甚至一個半小時才能翻過的山頭,葉棠只用不到十分鐘就翻過了。

「走吧。」

「去、去哪裡?」

朗目瞪口呆,說話也結結巴巴。

葉棠對他回以一笑:「亞貝村。」

……

「人類很危險,成群的人類更是充滿了攻擊性,永遠不要靠近人類的村子。」——狼人的村子里始終流傳著這樣的話。哪怕父母是親人類派的朗,對於人類群居的村子也充滿了恐懼。

這也是他下定決心去為弟弟妹妹們打家劫舍也只敢選落單人類家的原因。

「我、我們不用遮住耳朵、尾巴和……」

朗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長長的大嘴。他知道人類都害怕他們的「血盆大口」。

「……臉嗎?」

「不用不用。不如說你們保持這樣就好了。」

前面帶路的葉棠一臉沒有防備的笑,跟在她後面的休只覺得既煩又惱——這個人類不僅讓哥哥和他跟著她走,還讓本和米米琪琪也一起來。

她想做什麼?她不會是真的想殺了他們吧?……那她昨天為什麼不殺了他們一家?難道說真就像格雷伊說地一樣,她是想剝了他們的皮、拆了他們的骨、把他們的肉拿去吃,一點兒也不浪費。可她一個人做全部這些事實在是太累了,所以她一定會叫來她的同伴們……今天她沒有帶同伴來,那是為了要把他們一家引到人類的村子里去——

尖尖的爪子從灰色的長毛中探出。休的殺心越來越重。

「對了,」

葉棠突然停步,休立刻將爪子藏到了身後。朗瞧見了弟弟可疑的舉動,乾脆黏糊到葉棠的身邊,有些輕浮地從她身後虛攬住她。

本來要解釋今天自己打算讓朗一家做什麼的葉棠微微眯眼,看向了虛攬自己的強壯胳膊。

狼人的身材健碩而精壯,哪怕隆起的肌肉上還包覆著一層厚厚的皮毛,皮毛外頭還像模像樣地穿著人類的衣服,那種精悍的野性還是噴薄而出,欲蓋彌彰。

「你做什麼?」

「我只是想稱讚女士,」

拉起葉棠的手,在葉棠的手背上烙下一個帶著毛絨觸感的輕吻,朗輕浮地眨眼道:「女士您今天容光煥發,比昨日還要美麗。」

昨天宿醉未醒蓬頭垢面,今天洗過了澡,又換了方便行動的男裝,人比昨天看起來精神是應該的。葉棠沒把朗的彩虹屁當一回事,抽回手禮貌應道:「謝謝,你的口音也很好聽。」

尖尖的兩隻三角形耳朵抖了抖,學了那麼多年人類的語言,卻從來沒被誇讚過口音的朗有些臉熱。好在他滿臉是毛,也沒人能看出他臉上的害羞之色。

——除了休。

同樣是狼人,還是血脈相連的兄弟,休難以置信地瞪著被人類女人一句話就哄開心了的哥哥,心中除了埋怨,更有恨鐵不成鋼的氣憤。

葉棠不排斥與朗說話,朗說什麼她也就回他幾句。朗則不著痕迹地夾在弟弟與葉棠中間,一路上還不忘照顧下頭最小的三個弟妹。本和雙胞胎都還小,走了一段路就又困了。朗就自己抱著雙胞胎,讓休抱著本。

休一路上都沒找到給葉棠致命一擊的機會,懷裡多了一個本就更別想出手了。

說話之間,亞貝村已經在一人加五隻視野所及的地方。

看見人類的村落,休頓時毛骨悚然。然而他想象中人類拿著鋤頭大棒從屋子裡跑出來包圍他們一家的畫面並沒有出現。

倒是幾個剛從河邊洗衣服回來的村婦看見大灰狼朗一家嚇得丟下手裡的洗衣盆就尖叫著跑回了家裡。

休剛放鬆了一丁點兒的肌肉又緊張地鼓了起來。他想著下一秒絕對會有人類男子拿著武器從那些女人們藏進去的建築物里跑出來,對他們一家圍追堵截。

結果還是沒有。

非但如此。葉棠居然眼珠一轉,回家拿了點東西就帶著朗一家去敲其中一戶剛被村婦砸上門的人家。

「茉莉,我是瑪麗。」

葉棠敲了幾下門,也不管沒有半點兒聲息的門內名叫茉莉的村婦是不是捂著嘴巴大氣也不敢出。她近乎自言自語道:「我們亞貝村附近搬來了新鄰居。就是你剛剛看到的朗先生一家。」

「朗先生一家想與你問個好。」

門的那邊,金妮跟班之一的茉莉已經小聲啜泣著快哭出來了。朗那小山一般的身材,巨大的嘴巴以及瞪著她像是要手撕了她的兇惡的眼神(茉莉的主觀見解)都讓她十分恐懼,她非常想朝著門外尖叫:「滾開!」卻又因為恐懼而沒法出聲。

葉棠等不到茉莉的回應,她也不著急,而是不徐不疾地輕緩道:「茉莉,你不認為我們應該友善地對待剛搬來的新鄰居嗎?剛搬來的朗先生一家現在有個很大很大的困擾……他們一家是因為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困擾才到村子里來的哦。」

……那就是說,只要解決了這個「困擾」,那可怕的怪物就會離開了?

茉莉滴答著眼淚想。

果不其然,葉棠道:「你看,朗先生一家也不想給我們造成困擾。只是朗先生一家人生地不熟,暫時沒法打獵,也不知道到哪裡去買食物,所以才只能飢腸轆轆地來我們亞貝村求助。」

葉棠遞了個眼神給朗,朗立刻意會。

「噢,這位尊敬的夫人。請您原諒我們的打擾。只要能買到夠我們一家吃飽的肉,我保證我與我的家人立刻離開,不再打擾您的清凈。」

真的嗎?

茉莉瞧了一眼掛在牆上的熏肉,心裡激烈地權衡了起來。

。 席聿衍上車后,立馬給楚辭打過去電話。

「工人怎麼樣?」

「已經送去了醫院,其中有一個腿被砸傷得厲害,其餘工人都是輕傷。」

「好,我已經在去的路上了,先安撫下工人的情緒。」

時宜在樓上,很快就聽到汽車揚長而去的聲音。

席聿衍火急火燎地離開,一定是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

她心中難免擔心,給楚辭打電話過去詢問,那邊滿是嘈雜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