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dmin

半個小時后

一艘太空飛船降落在城市外圍,宣佈整個風之谷城的財產、人員全部移交給新的劍君(衛老爺)。

與此同時移交的,還有整個城市上下的官僚體系生殺大權。

……

隨後的兩三天內,其他勢力也派來了飛船對「靈陣」劍君進行轉讓。

這個城市的產業只有百分之七十屬於磁宏劍派,剩下百分之三十是附屬劍派的。

例如虹切劍派,這是由三百四十年前,從磁宏劍派的嫡系中分出來的一位弟子創辦的,對這個城市也掌握股份。

面對自磁宏劍派兩度派出的劍君交手,產生的結果,虹切劍派沒有否定。

虹切派的劍君,可不敢說自己就有麗菡和千鍛的水準。自己上也是同樣結果。

劍道之間對高等級論劍的結果,有一套潛規則,改變不了結局那就默認。於是他們也派遣人員來確認部分原先屬於自己的城市產業配合轉交。

……

盪星曆1188年。風之谷這個大都會內迎來了新風氣

在各區域政務大廳中,衛鏗用空間投影形態,敦促着風之谷大都會管理機器們快速運作,將城市內所有資產給運算出來。

自己在沒有過分觸犯紫木星守舊利益的前提下,僅拿掉這一座城市,就是為了能在一座城市中徹底進行改革。

所以乎,面對衛鏗搶劫一樣,將城市中所有資金產業,全部收歸於中央的行為時,城市內沒有力量敢於反駁。

有那麼一些堅決不配合的勢力,第二天整個家族都不見了!

當今,風之谷現在走誰的線都沒用,哪怕曾經有劍君的門路,現在也全都了無音信。

現在劍君那會為風之谷的小家族找衛老爺要面子!在斗劍中,衛老爺給磁宏的面子已經足夠了。再要。就不是面子,而是耳光了。

天澤派在斗劍結束后,曾就軸區也有光子守衛者、陣伏術傳承的淵源,派人前來相邀。但據說「靈陣」劍君連門都沒給,讓天澤大失面子。

5.32事變后。

數百座大廈,被直接公有化,改成了學校。而「食物供應」「磁力設備」「軀體修復液」等核心產業也全部收歸於中心。

至於各處生產部門,例如飛船製造,還有能源開採等部門那些原本忐忑不安的負責人,大部分任務照舊,並且塞入了更多的人員擴招和生產規劃,而待遇也按照這上面的規劃完成度,給定了提升指標。

在來到風之谷大都會前,還在軸區的時候,衛鏗就已經在長期考察南方各個大都會,規劃治理模式。

站在空扭位面戰役的大局上來看,各個時間線上的自己都已經已經開啟了全面變革,為了防禦「歷史偶然性」,一切就都要爭分奪秒,趁熱打鐵。

……

奚坎望着這座熙熙攘攘的城市。

風之谷,他來過不下數百次了,但是這一次,卻感覺到一種特殊化,整個城市中,到處都是一組組人員,搜羅各個居住區人員信息,並且給每個人一個電子身份系統。

而那些過去默認不去管理的角落,也被強行突破了。

財產被清查一空,黑暗縫隙的非法社團,也全部被掃蕩一空。

從某種角度上,這是給城市中加了一道道鎖鏈,給各個階層劃定了格子。

這種格子對原本上層劍士的許可權來說大幅度縮小,至於普通的小民,只是多了一些官方的身份驗證,多了一些薪酬工作路線,以及接受教育和培訓的義務。

【衛鏗:「這個世界有無機物生成食物的生產鏈,有斷指再生醫療技術,還有智能機器對數理化教學的考核技術,妥妥的星際時代生產力。但是社會運轉損耗這麼嚴重,作為中人之姿的普民不能安心積累,稍有天賦者不能盡情追求實現自己目標。現在開始要將這裏調回應有的水平。】

當奚坎正在參考城市的情況時。

他的眼神凝固住了,順着他眼神的方向看去,是一輛自動化的餐飲售貨車!是的,這內部全部都是自動化的,投幣就行了,但是上面勾人食慾的圖畫宣傳,和當初見到的風格真的是一模一樣。

最近衛鏗的反偵查意識弱了,就好像主世界的在逃嫌犯,往往就是時間一長,在千萬條細節中漏掉了一條。面對法網恢恢,就被疏而不漏了。

衛老爺在這種低端宣傳上面偷懶了,順着腦子中的固定思路做事,所以煎餅果子的圖案換都沒換。這不?都成商標了,被人一眼認出來。

……

當奚坎在一輛自動售餐車旁折躍,旁若無人的追尋他所抓到的這條線索時。

衛鏗在城市中佈置的陣伏體系智能判斷系統當即鎖定了這個異常現象,衛鏗瞅見了這個傢伙,吐了一口氣:「老朋友了,嗯,應該見一見了。」

在一個人員較少的地方,衛鏗暫時封掉這個區域的監控,同時讓無人機暫時調配人流。

在傍晚六點,隨着城市內照明的燈光亮起來的時候,衛鏗在奚坎面前折躍出現,準備敘敘舊。

而沒等衛鏗張口,奚坎深吸了一口氣,向後折躍了一千米,然後抽出了劍做出了一個戰鬥禮。

衛鏗仔細的看着奚坎。

這麼多年他面貌依舊還是青年,但是神態已經老成很多了。而此時卻出現了少者的爭勝之氣,實屬難得。

於是乎,衛鏗也點了點頭。拔出了光刃,光刃非常短,裹着一層空間薄膜。

奚坎見狀,皺了皺眉頭,因為在劍師層次應當用實劍。

但是剎那間,奚坎意識到錯誤,在衛鏗出手的一刻,光刃外的空間薄膜出現震蕩,薄膜內的光刃隨時保持一種不完全釋放的亞狀態,如附骨之疽般貼着他(奚坎)折躍波動。這是另一套戰鬥體系,且衛鏗眼下表現出的境界不亞於劍師。

衛鏗這是對應劍師等級的光子守衛者的路數。

十五分鐘后,一整套演練回合下來

讓的不能再讓的衛鏗面對着臉色蒼白的奚坎,皺了皺眉頭道:「這些年,你好像~(猶豫中,想要用一些委婉的語氣)沒有根本性的突破?」

此時,經過了這些年不知不覺的沉澱,衛鏗如今身上的氣質已經不是當年的平凡可欺。本就日趨完美的體格和耐看的面貌,配上現在挺直腰板,如同完全長成的參天大樹。

奚坎盯着衛鏗,用艱澀的語氣:「這,就是你在天澤派學到的?」

隨着十年前的那一戰,光子守衛也被世人所知。而大家現在也都知道,那是天澤派軸區中傳出來的奇門傳承。

衛鏗點頭應和道:「是啊,是從軸區中實踐出來的。」但是隨後將話題轉到奚坎身上。

衛鏗循循善誘:「你能否再進一步,我沒多大把握,但是你要試試嘛?」(你能不能成為劍君,我沒有教會你的把握,但是你要不要試試。)

奚坎好似理解了,又好似沒反應過來,數秒后,回過神來追問:「你說什麼?」

衛鏗瞭望星空徐徐說道:「我需要有一批人來帶領新生代奔赴星空。如果你現在在傳統劍士道路上已經找不到門路晉級了,那麼~~我覺得在新空間學派的路數上,可以領你上車。」

奚坎望了望四周對衛鏗略帶了小心說道:「你背後的那位大人是誰?」

衛鏗笑了似乎是得意於「自己過於平凡、毫無上位的樣子」仍然未改。

衛鏗掩飾住狡黠:「我背後?如果你願意跟上來,就可以知曉。」隨後補充了一句:「如果你不來,哎,這個世界可能就少了幾分意思吧。」

這句話說得意味深長,但是秦曉寒等時空監察者們,秒懂!

所謂「少一點意思」是對地中海系穿越勢力,衛鏗現在有意的在創造一些時空流上看起來關鍵的人物,吸引他們下來決戰。

奚坎這位原本普通的劍師,現在突然變成劍君,並且在接下來的時代變革中發揮看似關鍵的作用。那麼時間之外的旁觀者們會怎麼看呢?——就會多了一點意思。

……

在位面大戰中,衛鏗所在的時空流中,現在已經進入了激蕩的狀態。衛鏗在和秦曉寒的交流中,也了解到現在自己竟然引起了「歷史必然」與「歷史意外」的理念之爭。

在風雲激蕩的時間線冒出來的新人物,對「歷史意外論」穿越者們來說都是改變歷史的「着力點」!

最初穿越的衛鏗所在軸時間線附近的一萬條臨近時間線上,過去就有三個整編集團的地中海系的穿越者全部被留下來,甚至,包括了兩位前排執政官(上卿級別)。

而現在,地中海系在該區域的位面戰役指揮官,好像是轉性了(其實是更換了),突然變得謹慎起來,不敢用集團下來莽了。

當衛老爺去年把八千萬字論文(待續)交上去的時,不經意聽到,秦曉寒「拔劍四顧心枉然」的言語。想想這位搭檔被自己拖住了一百年,也不容易了,所以配合一下完成她那邊的業績吧。

現在衛鏗拿下了風之谷,開啟了生產力變革,但是在「歷史意外論」的角度上還是有變數的。

1:星澤還有紫凌這些所謂的本土頂級力量還沒有出手。

2:天外戰爭的烈度會帶來一系列變化。

3:劍士門派們意識到變革的威脅會垂死反撲。

衛鏗現在就是要給他們「能改變歷史的錯覺」,騙他們下來慘遭歷史毒打。

衛老爺的歷史觀:某些人的確是起到了關鍵作用,但是任何人在違背歷史潮流時,都很渺小!至於中人之姿的自己?,那本該是在正常歷史中不斷蓄起的力量。

7017k 姜松他們救火回來的時候,哪怕家裏把那些屍體都抬走了,屋子裏的血腥味,還是非常濃!

「出事了?」

姜松飛奔進屋。

姜荷剛把姜春哄睡,輕描淡寫的說道:「爹,你別擔心,我們都平平安安的,小春剛睡。」

「到底怎麼回事?」姜松一想到女兒和兒子可能出事了,心裏就帶着后怕。

看到燕九的時候,姜松更是愣了一下,問:「小九,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爹,剛好燕九來的及時,把壞人都打跑了。」姜荷趁機給燕九刷好感。

「好。」姜松高興的說着。

方翠英生了火,又煮了面,大家吃點熱騰騰的面,也能壓壓驚。

「誰家起火了?」姜荷詢問著。

姜松道:「是老薑家起火了,前屋後院,老薑家的房子,全部都燒光了。」他低着頭,想着剛剛的事情,這會總覺得哪裏不對勁,說:「老家家早不起火,晚不起火,這時候起火,我們家就出事了,他們就是故意的!」

姜松咬牙的捶著桌子,在老薑家把姜栓柱背出來,緊接着,他們找到了被綁起來的姜貴和姜雲。

姜貴驚恐的說出姜松不是姜家人的事,他今天,差點就死了。

夜裏,他喝多了酒,起夜的時候,就瞧著家裏有人鬼鬼崇崇的,不聽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可不就是王員外帶來的幾個小廝嗎?

姜貴連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綁了扔回房。

要不是附近的鄰居看見,喊了村裏人過來滅火,他可能就死在火海里了。

姜貴和蔡婆子互相埋怨著,姜貴覺得蔡婆子為了錢,什麼都幹得出來。

蔡婆子也喊冤,她只和女婿商量好,晚上留門,誰曾想,女婿居然想要他們的命啊!

母子兩個吵著吵著,姜貴就把姜松不是姜家人的事情說出來了,說蔡婆子為了錢,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這不,因為姜松身世的事情,這才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

「這是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燕九聽了姜松的話,總結的說着。

姜松一拍腿,立刻站了起來:「不行,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王員外的家丁放火,還派了殺手,這是要小荷和小春的命啊!」

「我去找里正,不管怎麼樣,得有一個說法。」

姜松在越想越不對,起身就打算去老薑家,這才發現,燕九已經靠着姜荷睡著了。

華笙正準備過來稟報事情,見這情形,立刻道:「姜老爺,我們家少爺,已經三天四夜沒合眼了,收到姜姑娘的信,連夜趕回來,馬都跑死了一匹。」

姜松原本還覺得燕九這麼快就睡了,聽到華笙的話,心裏的不滿頓時就消失了,說:「華笙,你把你家少爺扶到客房休息。」

姜松決定再去老薑家,姜家發生的事情,不能就這麼了了。

家裏四處的血跡,都沒打掃乾淨呢。

不一會,里正和還沒睡下來的村民們,都來了姜松家!

本來因為姜松的身世突然曝光,讓大家心裏的八卦之火,熊熊的燃燒着,這會聽說姜松家來了殺手,大家更是害怕,連睡都不敢睡,一大家子全部擠到姜松家了。

華笙特意將其中兩個殺手推了出來,是在老薑家出現的家丁,村裏人對他們還有印象呢,老薑家先前殺豬,可就是這些家丁乾的。

這會,大家再傻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聽說是姜荷的未婚夫夜裏趕回來,正好救了姜荷,這會受了傷,在屋子裏休息呢,大家紛紛安慰著姜松一家子。

「良叔,這事,你可得替我做主啊!」姜松看向里正周良,一個大男人,也是忍不住紅了眼眶,說:「我們都去救火了,就只有小荷和小春在家裏,要不是小九正好趕回家,他們兩個人哪裏還有命?」

「人是老薑家的女婿,老薑家早不起火,晚不起火,偏偏這個時候起火……」姜松後面的話沒說完,但大家都不是傻子,仔細一深想,老薑家起火這事不正常。

可,要姜荷和姜春的命?

就算不是親生的,有必要往死里整嗎?

老薑家,一片廢墟,蔡婆子借住在隔壁的吳大爺家,他們家人口少,還是有幾間房的。

姜栓柱和蔡婆子正因為房子被燒的事情難受,還有因為姜松的身世被曝出來而後怕著,姜貴被蔡婆子追着打了一頓,姜雲被綁了之後,這會還嚇到了,饒是他在姜家受苦受累,卻從來沒有經歷過生死。

差一點,差一點他就被燒死了。

里正周良帶着姜松和村民們找蔡婆子他們對峙的時候,蔡婆子哭爹喊娘的表示自己冤枉。

可周良知道,這事要是處理不好,姜松這邊不好交待。

姜松和老薑家,周良連考慮都不需要。

「姜老哥,我知道,你現在身子不好,可是這事,必須給個交待,家丁,可就是你們女婿的,家丁成了殺手,要不是姜二家的女婿回來,姜荷和姜春姐弟怕是連命都沒有了!」

周良的話語,十分的嚴肅,不僅他來了,甚至將村裏幾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都請來了,大家都逼着姜栓柱一家子表個態,不管怎麼樣,這事不能就這麼含糊過去。

雖說現在已經恢復了不少,但還不完全是鼎盛狀態,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拿出來。

「對付你們兩個還不至於請出第三道靈符!」

王道靈臉色極為難堪,言語間雖然也不客氣,但卻少了之前的桀驁和霸氣。

「賢弟,還不出來助為兄一臂之力,更待何時?」

王道靈神色凜然,側首對身後密林中的深邃黑暗冷聲喝道。

這一戰從午後打到了夜幕降臨,玉兔亮起,群星閃耀。

或者說王道靈之前用兩道靈符「撒豆成兵」正是拖延時間,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嗚嗚……」

密林,深邃的黑暗中,有什麼東西發聲嗚咽,摩挲着地面朝這邊而來。

「姐姐,不知為什麼我聽到那聲音就打冷顫,有種恐怖的感覺。」

小青有些不安,或許是因為她修為尚淺,自身還不夠強大,難抵心中恐懼感。

「青兒,有我在!」白素貞也不多言,冷麵看向黑暗。

「總算出來了,今日貧僧就將你們一網打盡。」

這一刻正是遁入虛空的法海所等待的,隱藏的妖魔不出現他也不打草驚蛇。

黑暗深處憑空浮現兩點綠光,如跳動的鬼火,望之令人內心生寒。

「哼,白素貞你的剋星來了。」

王道靈言罷,自其身後一隻巨大黑影輪廓向巨蟒一樣盤旋而起。

和巨蟒不同的是,黑影輪廓有千尺萬節,每一節上都生有雙足,算起來怕不是哦千足百足。

「姐姐,那是蜈蚣精!」

蜈蚣是蛇類的天敵,小青和白素貞歷經千百年修為,對她們的剋星了如指掌。

「青兒別怕,這隻蜈蚣精看起來修為還不高,我來對付它,你先行離開。」

「不,姐姐,我怎麼能丟下你不管。」

白素貞自知天敵難對付,再加上還有個陰險的王道靈,她沒有完全的把握能贏,因此才打算拖住他們為小青爭取時間讓她離開,只是姐妹情深,小青怎麼會走。

「哈哈哈……」

王道靈大笑道:「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走。」

說完便對身後的蜈蚣身影道,「賢弟,那青蛇就喂你肚子了,白蛇留給我。」

「嗚嗚……」蜈蚣精點了下巨大的頭,旋即從黑影中探出身形。

百足鋒利,甲殼烏亮,千節之軀。

半體盤卧的蜈蚣精就比那參天大樹還要高,如果整身直立起來將有多恐怖!

「嗚嗚……」

蜈蚣精如燈籠一般大小的幽綠眼睛看向青白二蛇,發出嗜血的貪婪。

他完全相信,只有吃了其中任何一條,其修為就能飛速精進。

「劍來!」

白素貞一招手,雄黃寶劍便從她手中顯化出來。

「青兒你快走,我來擋住他們。」白素貞面如秋水,冷艷無雙。

少了那一份妖媚的白素貞,此刻看起來倒也正是別樣風姿。

「不,要走一起走,大不了和他們拼了。」

說話間,小青便將青蛇劍橫在胸前,綠光盈盈,靈氣勃然。

「難得兩隻蛇妖有情有義,阿彌陀佛!」

法海曾經看過多個版本的白蛇傳,原本就很欽佩這一對情深姐妹。

如今果真親眼看到,心裏的觸動更是半分不少。

「無知蛇妖不知天高地厚,連金拔法王之子也不放在眼裏,賢弟讓她們知道你的厲害。」

王道靈激將之下,本來就欲吞噬那二人後快的蜈蚣精頓時捲起一陣妖風。

沙飛石走,妖氣森森,天地無光。

「青兒,跟着我現行。」

小青決然不走,白素貞只好想着如何拚命保護她。

「知道了姐姐。」

小青應聲,隨後兩人便化作青白兩道光飛進密林。

「吼、吼!」片刻,暗林中兩聲巨蟒低吼傳來,鳥雀驚飛,嘩然一片。

端午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25日到6月27日)

。 「大皇子,我很好奇你要如何令我再入天功塔?」

當初江塵也不是沒有再次進入過天功塔,可頂不住被聖師直接拉了出來。

「我可將我的名額給你。」

說話間,西門風手上出現一塊金龍令牌。

原來,聖都每個皇子都有一次單獨進入天功塔的機會,而之前西門風一直都沒有使用這次機會。

「大皇子,實不相瞞,若是我入天功塔的話,天功塔所有的道蘊可能都會被我吸收。」

江塵知道方法之後,可不能坑了西門風,便如實告知他實情。

聞言,西門風卻是笑了起來,「江兄別鬧,天功塔存在多少年了,其中道蘊數不勝數,怎可能會被你全部吸收。」

這事兒聽上去確實匪夷所思,見西門風不相信,江塵一本正經的強調道:「大皇子,我沒跟你說笑。」

見狀,西門風也是認真了起來,半信半疑的問道:「江兄,你認真?」

江塵認真的點頭,眼中滿是真誠。

你以真誠待我,我自不能坑你。

「嘶……」

西門風不禁倒吸了口涼氣,這就有點草率了,早知道就不這麼早答應江塵了。

不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出去的話哪裡還有收回來的道理?

「無妨,若是江兄能吞噬天功塔所有道蘊也是一場機緣,你儘管去便是。」

「聖師和父皇那邊我會解決。」

西門風稍加思索,權衡利弊一番,最終還是咬牙決定。

「大皇子,這樣行么?不會連累到你么?」

江塵還記得當初只是吸收了天功塔一層的道蘊聖師就急的不行,立馬將他拉了出去。

「無非就是被訓一頓罷了,只要江兄願意幫我,這點代價又算得了什麼?」

「況且……天功塔內的道蘊本就有緣者得知,江兄既然有這個本事,自然是歸你,我只是成人之美罷了。」

西門風倒是看得開,大義炳然道。

江塵心中一暖,「好人啊!」

「聖皇他們就要向大皇子學學,看看人家多大方。」

江塵在心中感嘆一番。

「江兄只管去便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

西門風語重心長的拍了拍江塵的肩膀,擠出一抹笑容道。

「有勞大皇子了。」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江塵也沒跟西門風客氣,拿著令牌便再次趕往天功塔。

當他來到天功塔的時候卻是被守衛攔住,原來之前聖師就下達過命令,不準江塵再入天功塔。

「還請不要為難我們,聖師命令你不可得再入天功塔。」

守衛面露為難之色,鏗鏘有力的把江塵拒之門外。

「嘖嘖嘖,聖師居然防我到這種地步,但我總不能辜負大皇子一番好意啊。」

江塵在心中感嘆一番,隨即掏出西門風的那塊令牌,「現在還不能進么?」

守衛見到那塊令牌均是一愣,這可是專屬皇子們的令牌,按照規矩他們必須得要遵從。

「還請稍等片刻,我們這就去請教聖師的意思。」

守衛也做不得主,準備去詢問聖師。

「可不能讓他去通知聖師,不然我肯定進不去。」

江塵二話不說攔住了那人的去路,「這位兄台,用不著這麼麻煩,我既然有這塊令牌,肯定是有人想要我入天功塔。」守衛不解的問道:「可是你所有功法都達到了完美級別,再入天功塔對你沒有什麼意義啊。」

「怎麼會沒有意義?天功塔之中道蘊無限,我自然是想參悟一番。」

沒用?天真,這可是天命道法突破第四重的關鍵。

「行了,信我,你們也是按照規矩辦事,聖師不會責怪你們的。」

江塵見守衛面露猶豫之色,乘勝追擊道。

經過一番猶豫,守衛也覺得讓江塵進一趟天功塔也不是不可,反正也不會有什麼事。

而且江塵如今風頭正盛,未來成就不可限量,正好就算是送他一個順水人情。

當下便沒有繼續阻擾江塵,任由他進入了天功塔。

「多謝幾位兄台。」

江塵連忙道謝,屁顛屁顛的趕往天功塔,生怕別人會反悔一樣。

再次回到天功塔還是那股熟悉的感覺,只是第一層的道蘊已經完全被吸收,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皇子那邊應該也拖不了多久,我還是儘管吸收道蘊,以免發生變故。」

江塵這次學聰明了,沒有任何耽擱,當即奔向第二層,瘋狂的運轉著天命道法。

隨著天命道法的運轉,源源不斷的道蘊被江塵吸入體內,他也感覺到天命道法正在一步步變強。

「足足有十八層的道蘊,而且越往上道蘊越是濃郁,這次讓天命道法突破第四重完全不是。」

「就是不知道天命道法這次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驚喜?」

江塵還是比較期待天命道法突破后帶來的神通。

很快,江塵便來到了第十層,而前邊的幾層道蘊都被他盡數吸收。

「不會吧?這麼多道蘊竟然還沒突破,這天命道法還真是個無底洞。」

江塵心中一驚,深知天命道法越是到後邊需要的力量越是誇張。

另一邊西門風正纏著聖師,向他請教關於此次立儲的事情。

「聖師,我方才說服了江塵讓他留下幫我,此番我勝算幾何?」

西門風笑吟吟的問道。

「若是有他相助,不出意外的話太子之位非你莫屬。」

聖師沉吟片刻,面帶讚賞之色的說道。

「不過說起來你是如何說服那小子?」

他知道江塵不是愛管閑事之人,想必其中西門風定是許下了大諾。

「聖師到時候就知道了。」

西門風故意賣了個關子,他本來就不打算隱瞞讓江塵再入天功塔的事情,只是如今現在還不是說明白的時候。

「很好,南域的氣運很有可能都在他的身上,你能有他相助也是你的造化。」

《狗十三》揭露中國傢庭教育,打罵孩子真的是愛嗎?值得深思

《狗十三》揭露中國傢庭教育,打罵孩子真的是愛嗎?值得深思

《狗十三》這部影片就像是一面鏡子,他讓咱們觀眾都看到自已的青春,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可能找到瞭自已成長的影子。

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我的弟弟是條狗_爸爸是條狗 電影

“你現在已經長大瞭,應該懂事瞭”。“打你,那是因為愛你”

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爸爸是條狗 電影_我的弟弟是條狗

是不是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影片中有很多的臺詞可能在大傢小的時候都可能聽過,父母這愛之深的用語。陪著《狗十三》的女主角李玩殘忍的青春蛻變。之所以電影要起這個名字綜藝節目線上看推薦 小鴨影音,是因為電影裡的主角正好是十三歲,狗是指的電影裡的兩條狗,就這麼簡單。

我的弟弟是條狗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爸爸是條狗 電影

爸爸是條狗 電影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我的弟弟是條狗

本影片裡也出現過很多情節都是咱們現實生活中都可能有經歷過的,不管是失去瞭自已愛的事那種焦慮跟難過,還是說在學校的教室裡,第一次站上舞臺的那種尷尬,跟無助感,也或者說是在飯局上跟那些大人們格格不入但是又隻能以笑臉相迎。

我的弟弟是條狗_爸爸是條狗 電影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

這樣的故事情節和背後塑造出來的角色的情緒,都表現出瞭一個性格還不成熟,有著很強的自我意識,但是又要天天去面對大人的世界,青少年被壓迫的形象,這位影片裡的少女,其實跟咱們青少年那個時候是一樣的。

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我的弟弟是條狗_爸爸是條狗 電影

我的弟弟是條狗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爸爸是條狗 電影

電影《狗十三》在影片的命題上都暗示瞭中國當下教育體制和社會現狀的種種問題,影片對社會現狀的種種批判。溺愛自傢的孩子這都是出於做父母的本性,但是打罵自已的孩子卻是為瞭讓自已的孩子得到所謂的成長,美名其曰將來讓孩子去“更好的”適應當今社會。

爸爸是條狗 電影_我的弟弟是條狗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

咱們 現在的父母大部分都不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讓孩子獨立,所以孩子們在青春期產生瞭自我意識以後,才表現出瞭種種的叛逆。

爸爸是條狗 電影_我的弟弟是條狗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

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爸爸是條狗 電影_我的弟弟是條狗

就像是影片裡的女主角狗找不到瞭爸爸是條狗 電影爸爸是條狗 電影,為瞭去找狗,表現出來的那種焦躁,在咱們大人們看來,她的好多行為就是自私加任性, 但是父母有沒有想過,這正是國為她還沒有能獨立的應該挫折的能力跟意識。

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_爸爸是條狗 電影_我的弟弟是條狗

等到她表現出自私和任性以後,等待她的是她爸爸的打跟罵,也行這個時候她的爸爸才明白過來,女兒沒有教育好是他的責任,但是這又一定要建立在做為孩子爸爸的權威這下。

爸爸是條狗 電影_我的弟弟是條狗_卡是條狗lol電影天堂

於是咱們就看到瞭一場在自我的意識和傢長的權威之間的抗衡跟鬥爭。這樣的矛盾這樣的鬥爭在孩子成長中是可以被慢慢的消除的。

但他們能說什麼?

畢竟,陳凌與亡靈突擊隊做出的貢獻,不是幾枚勳章就能比得上。

眾人無奈地苦笑一下,齊刷刷站起來,開始鼓掌。

啪啪啪……

頓時,會議室裏面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在驚悚遊戲里扌……最新章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在驚悚遊戲里扌……全文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txt下載、在驚悚遊戲里扌……免費閱讀、在驚悚遊戲里扌……桃子燈

桃子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逃生遊戲里扌……、NPC中我最野[無限流]、在驚悚遊戲里扌……、

。 第126章

黑風嶺南坡下,錯落了無數嶙峋巨石。有的已經風化嚴重,還有一些花崗岩仍然堅硬。

萬三郎追著陳瑜向來是如影隨形,因此陳瑜剛剛停下腳步,萬三郎就已經到了近前。其粗糙暗啞的指甲,渾身烏黑濃密的毛髮,以及淡漠似毫無感情的雙目,於霎那間就映入了陳瑜的眼帘。

硬碰硬,境界的差距令陳瑜幾乎沒有勝算,但他其實沒必要硬接萬三郎的攻擊,因為這裡有無數巨石。

只見陳瑜雙手微曲,兩道丈許大的淡紫色拳頭,指尖朝下狠狠插入地面,似撥蘿蔔一般握住一塊巨大的花崗岩還搖了搖,以合抱之勢奮力將其舉起,在萬三郎爪向陳瑜之時,花崗岩被陳瑜狠狠向萬三郎砸去!

毫無懸念地轟然一聲巨響,幾乎緊不可摧,已經風化了不知多少歲月仍然完好的花崗岩,被萬三郎一拳擊作漫天石礫。

陳瑜這突然的舉動,令萬三郎有些吃不準。宗門弟子之所以誘人,乃是其儲物袋實在太過富裕。他擔心陳瑜借著這漫天碎石,突然向他施展什麼厲害法寶。萬三郎也聽到了紫蘇令陳瑜認輸的話,他也不想打了,希望陳瑜能夠依言而行。但他同時擔心,若陳瑜心有不甘突然施展了什麼保命手段。因此在石碎散落之時,他也迅速後退。

陳瑜並沒有偷襲他,而是以擒龍手再次抱起一塊巨石,石礫石灰漫天飛舞,陳瑜修為耗損嚴重,他臉上已經有汗水在滴落。

這裡巨石很多也容不得陳瑜挑剔,幾乎但凡進入眼中的巨石,都被陳瑜以擒龍手抱起,然後不管不顧的,向著萬三郎狠狠砸去。

萬三郎在每一塊巨石砸落之時,都會擔心陳瑜的突然襲擊而向後退出數丈。陳瑜不能令其離自己太遠立刻跟上,這令萬三郎更篤定,陳瑜肯定不會輕易認輸,兩人始終維持著五丈許的距離。然後一個砸石一個擊碎,看起來似重新開始默契。

直到,一塊其實並不算太大,若非一時手緊陳瑜絕不會去動的,已經風化非常嚴重的巨石,被他猛地舉起,然後,如之前數十塊一樣的向萬三郎砸下!

嘣!巨石碎裂之聲依然震耳,然而就連站在嶺上,離陳瑜和萬三郎百多米的那些修士,也清晰的聽到了巨石碎裂掩蓋下的,這一聲很輕微的脆響。

此地名作黑風嶺,是因為這裡有一顆風靈珠。眾修士都知道,五行靈珠以及風靈珠,可助修士修鍊相對應的功法,然效果並不是很明顯,甚至不如一些靈氣充沛之地。因此就連有收集靈珠愛好的陳瑜,來到這裡都沒想過找那顆風靈珠。

那聲脆響從巨石轟鳴聲中傳出,所有修士心中立刻有了明悟。就連已經重新舉起一塊巨石正準備再次向萬三郎砸下的陳瑜,淡紫光掌舉著巨石突然一愣。

萬三郎,竟然一爪擊碎了風靈珠?那顆風靈珠,竟藏在剛才那塊不太大,已經嚴重風化的石塊中?

不只是陳瑜,這是此地所有修士共同的心聲。包括萬三郎,他的感覺非常清楚,他微曲的食指,點中了一顆圓潤的珠子。

電光石火間,這樣的想法剛剛在心中升起,還沒等他似之前那樣向後掠去,時間似有停頓又似轉瞬發生。只見以萬三郎為中心,被擊成粉末的石灰正在開始擴散,瀰漫的石灰令萬三郎霎那睜不開眼之際,他眼前的石灰里,突然有一小股風旋在形成。

萬三郎還眯縫著眼睛,他還保持著擊中風靈珠的姿勢,甚至雙腿微曲,他正準備著再次向後掠去。但他立刻察覺到了這股風旋里,正在洶湧著撲面而來的如洪荒猛獸一般的危險氣息。這氣息是如此強烈,他剛剛有所察覺,這危險的氣息立刻令他變地呼吸困難,變地窒息!

瀰漫的石灰粉末會令人本能地閉上眼睛,但萬三郎不敢再閉著眼睛了,他猛地睜開……

風旋已經很大,而且正在以非常狂暴之勢變地更大!便是沒有掌握風旋這道術法,任何修士都明白,越小的風旋威力越大,就像風靈獸那樣,每一道風旋只夠殺一人。

而萬三郎眼前的這道風旋,似乎並不受此規律影響。它在變得龐大之時,危險氣息更加猛烈。令萬三郎心生恐懼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此風旋究竟要龐大到什麼時候。或者他不該想風旋之事,他應該想想自己當如何逃出這股風旋!

其實他不用想了,當他睜開細長雙目的同時,風靈珠被毀而形成的風旋,立刻將他整個吞噬!

「三郎!」粗豪大漢失聲驚叫。

「三哥!」其他萬氏兄弟也紛紛大驚。

他們驚叫出聲之時,並不是擔心萬三郎被風靈珠吞噬。儘管修士人人都知道,各種靈珠的存在雖然雞肋,然而一旦被毀所釋放的能量,足矣將一個築基巔峰修士撕成粉碎。他們是在聽到那嘣地一聲輕響,提醒萬三郎以他極致速度立刻逃離。

然而一切發生地太快,電光石火間,任何人都來不及反應,他們的驚叫才剛剛出口,萬三郎就已經被風旋吞噬。

「陳瑜,快逃!」幾乎與萬氏兄弟同時,紫蘇也是聽到那一聲脆響,立刻向陳瑜示警。

「快逃!」司馬鈞、司馬錯兄弟,以及風靈獸最先警覺。司馬兄弟擔心他們好不容易將風靈獸重傷,最後被紫蘇等人摘了果子,因此在紫蘇令陳瑜認輸之時已經在留意。

而風靈獸就簡單了,可以說此地所有修士論起單打獨鬥,沒人可以將它留下。它所忌憚者,唯陸臨風的臭丹,以及慘綠霧氣里陳瑜的幽光劍。它要時刻留意,待陸臨風和陳瑜要向它出手時,它好有所準備。

但這個戰圈裡的其他修士,在司馬鈞的指揮下終於第一次的,在斬殺風靈獸這件事上看到了希望。他們激戰正酣,便是聽到了司馬兄弟的示警,卻根本不明白其中意義。他們還是被分成了五隊,炫麗的五行術法依然在向風靈獸招呼。

他們沒有立刻逃走,因此風靈獸也被迫無法逃走。幾乎在司馬兄弟示警的霎那間,他們的戰圈立刻被膨脹擴長的風旋籠罩!凄厲的慘叫聲、哀嚎聲、臨死前不甘的悲吼聲,以及風靈獸特有的,充滿痛苦的嘎嘎聲連成一片。觀戰的修士看不到這裡的情形,但只聽聲音,他們幾乎可以肯定,這裡已經成了人間地獄!

謝天謝地,萬三郎一直擔心,陳瑜向他砸出巨石的時候,會施展什麼法寶或手段偷襲於他。因此,萬三郎和陳瑜之間,有五丈許的間隔。

其實無須紫蘇提醒,陳瑜也是修士,他當然知道靈珠被毀之時所釋放的能量太過巨大,遠不是他如今境界所能夠抗衡。況且他的母親林悅的那顆伴生雷靈珠,就是因為表面有封印才可任陳端等凡人把玩。

陳瑜幾乎是聽到嘣地一聲脆響的同時,立刻瘋狂涌動修為,令追雲靴上的雲紋雄鷹圖案更顯清晰。身形正要向後躍開之際,陳瑜突然福至心靈,將擒龍手淡紫色巨掌舉起的那顆巨石沉下,正正擋在自己面前,這才猛然向後瘋狂逃竄。

紫蘇示警、陳瑜逃竄的同時,正是萬三郎被風旋徹底吞噬之際。

風旋仍然在急遽膨脹擴大,轉眼間,黑風嶺以南之地,立刻飛沙走石,沙塵遮天蔽日。嶺上嶺下觀戰的修士,根本看不清嶺下正在發生什麼,他們一鬨而散地向嶺北瘋狂逃奔。因為風旋籠罩之內,密密麻麻的風刃交織成網,一些最外側的風刃飛出,竟可以將觀戰的凝氣十二層修士重傷!

紫蘇等人擔心陳瑜吃虧,因此站在兩個戰場的中間與萬氏兄弟對峙。當風旋瞬間籠罩了風靈獸戰圈,當紫蘇看到陳瑜在被風旋吞噬之前已經向後掠開,微鬆了口氣的同時,和四方、李思遠、楊冬兒幾人一起輕拍儲物袋,他們各自取出了陣盤,並立刻將其打開。

陸臨風反應稍慢,但也立刻取出他那般被毀了船底陣法的樓船。有四層陣法加持,他們一行人迅速進入樓船躲避。

紫陽宗的衣物看起來與尋常衣料無異,然而修士的衣物又怎麼可能真的只是尋常用料?陳瑜的淡紫暗紋服飾,乃紫陽宗以妖獸皮、妖獸毛以及各捉抽絲廢棄的靈藥編織而成。而且紫陽宗的每一件服飾,早在織成布料之前就已經被刻畫了防禦陣法。

饒是如此,陳瑜身體周圍無處不在的風刃,帶著令人心慌氣促的呼嘯,仍然令他遍體鱗傷。身上衣物已經成絮,令他時隔多年,想起當初從落溪村逃進溝里的那段日子。風旋里密密麻麻的風刃,割破了他的及物,割傷了他的臉,也令他的四肢以及渾身上下鮮血淋漓。

這些風刃的威力太過駭人聽聞,陳瑜從沒想過,他經常使用的風刃,竟可以有如此威力!若非追雲靴,若非他見機得快以巨石擋於身前,這些威力巨大的風刃,此時怕是早已要了他的命。

但他已經被風刃籠罩,這風旋擴長的速度太過驚人,完全不給任何人反應的機會。陳瑜心裡清楚,身處這風旋之中,或許下一刻他就要步萬三郎的後塵,徹底被這些風刃絞成粉碎!

情急生智,陳瑜在風旋之中突然停下身子,忍著風刃從身上割過,剜去的血肉以及撕心的痛楚,陳瑜的身體,突然向著地面猛地一沉!

這是生生被逼出的智慧,以前不論宗門考核還是與人鬥法,他從未使用過的一招,被此時動輒生死的危機給生生逼了出來。陳瑜使出了土遁術,他將自己藏在了地下深處!

一切發生地太快,是當真不給任何人哪怕瞬間的時間來反應。誰都沒有看到,包括黑風嶺上當時正在觀戰的那些修士,他們也沒有看到。當萬三郎一指擊毀風靈珠,待風旋形成之時,一顆風靈珠的碎片,被那一擊之力,被風旋形成的狂風,帶去了黑風嶺以東,漆郡郡城的方向。

狂風還在繼續,夕陽被風旋逼回了山下,只有南方山林深處,那接連天地的黑色霧氣里,正在頻繁地有電光閃過。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 「我……鳳總,話不能這麼說,我是她媽,我能害她嗎?是你不知道,她剛剛和——」

「趙女士。」

鳳緋池見沈汐禾低着頭看着腳尖,並沒有打算制止失心瘋得要當着女婿的面說自己女兒和別的男人有一腿的沈母,不禁眉心一擰,便聲音再度一沉,疏離地稱呼了沈母。

一聲「趙女士」,叫沈母臉色一白,也意識到剛剛自己要說什麼糊塗話。

她忙咬着唇,看沈汐禾的眼神複雜得很。

一方面,她還怪這個女兒,恨不得打死她泄恨;另一方面,鳳緋池這樣冷心無情的人會護着她,說明或許不像傳言那般只是需要一個聽話的妻子才娶了她的……

那麼,沒準沈氏能靠鳳緋池奪回來,許黎也能在鳳緋池的打壓下倒台。

她心裏盤算了很多,最後看着沈汐禾,還擠出一個慈母的笑來。

「汐禾啊,是媽媽不對,剛剛不該衝動要打你,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只是,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你也知道,我有多愛你爸爸……我已經失去了你爸爸,不能再失去你了。」

說着,沈母低頭就開始掩面哭。

沈汐禾有些頭皮發麻,她下意識看向身邊的鳳緋池,說實在的,前三個位面,她遇到的父母,都太愛她了,那種無私偉大的親情,讓她只用回報他們就好。

但眼前這位,她感情方面遲鈍,但不瞎不傻,哪有這麼快就從要掐死她變成求原諒?

只能是被鳳緋池嚇到了,不得不低頭吧。

她的迷茫並不明顯,卻傳達給了鳳緋池,他好像從她這坦然的迷茫中,看到了從前的自己。

他捏了捏她的手指,不會安慰人的他,只能用這種方式安撫她。

「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你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的秘書。」

鳳緋池看了眼身後的秘書,後者將名片雙手遞給沈母。

然後在沈母的注視下,鳳緋池冷淡道,「至於沈汐禾,她現在是我太太,沒事的話,請你不要打擾她。我鳳緋池,不講情面沒有親情觀,她嫁過來,便是我的人,她留下的爛攤子,我收。」

說完,他意識到沈汐禾也在注視着自己,他忽然有些不自在,便咳了聲。

鬆開沈汐禾的手,「回家。」

生硬的一聲「回家」,卻叫沈汐禾笑了。

他們看起來都是被拋棄的不被需要的人,卻擁有了一個家。

「好,回家。」

直到沈汐禾出了病房,沈母都沒有一句挽留,她只是握著那張名片,眼底滿是熱烈。

是啊,鳳緋池說了,有苦難找他,沈汐禾留下的爛攤子,他收拾。

這個保證不比沈汐禾這個已經讓她失望的女兒靠譜?

沈母心情一好,便立馬喊了醫生進來,「我要出院。」

車上。

鳳緋池坐在改良過的車椅上閉目養神,沈汐禾安靜地坐在他身側。

手裏拿着棉簽和酒精。

想也沒想就伸手將他那只有血痕的手拿起,麻利地消毒,然後貼上創口貼。

鳳緋池手想往回抽,卻發現她力氣變大了?

沈汐禾迎上他疑惑的眼神,忽然心情很好,揚眉,小聲嘀咕,「鐵不是白舉的。」

聞言,鳳緋池嘴角翹了下,德行。

「你的下巴……」

他看着沈汐禾的下巴,又沉了下臉。

「沒事,看着嚇人,實際一點都不疼。」

沈汐禾從包里拿了鏡子出來,遞給他,神情自然地開口,「舉著。」

「?」

鳳緋池很久沒聽到人這麼叫他做事的口氣了。

但他還是遲疑了下,舉起來。

沈汐禾便對着鏡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將下巴上的血跡清理乾淨,也貼了個創口貼上去。

她這粗魯的行為,將一張漂亮的臉弄得有些四不像,鳳緋池不禁嘴角扯了扯。

看着嬌氣,沒想到這麼勇。

「她打你,不會還手?」

他將鏡子擱一旁,有些恨鐵不成鋼似的開口,「鳳家,不需要柔弱的女主人。」

沈汐禾將用過的棉簽和創口貼包裝放進膠袋裏裝好,聞言,嗤了聲,「柔弱?你對我有誤解。」

她只是不打女人,更何況,那還是這身體的母親。

「親情,有時候很是可笑,愚孝只會讓你一再成為籌碼。」

鳳緋池忽然冷嗤一聲,道。

沈汐禾一時分不清,他這是說她,還是說他自己。

「我沒有。」她淡淡地回著,「事實上,如果你沒進來,我應該會讓醫生進來給她打一針鎮定劑。」

她不會還手,也不會動手,但會讓趙女士安分點。

畢竟,她看起來真的像是瘋了。

「她的事,以後你別管了。」

鳳緋池卻覺得她還是割捨不下母女情分,畢竟不是誰都像他,親叔伯都罵他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反正沈母想要什麼,鳳緋池很清楚:錢,他有的是;許黎?只要犯到他手上,他自然不會手軟。

比起沈母,他其實更擔心的是,沈汐禾對許黎的感情。

「嗯,好。」

沈汐禾知道沈母不想見她,更想在娘家過着富家太太的日子,抱着一堆錢都比抱女兒來得真情實感。

她也不難受,反而輕鬆了些。

其實他們當時這樣做的想法有許多,想讓趙信在蓬萊有更好的未來,凡域跟蓬萊之間修鍊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再者,他們想以封鎖凡域的方式,為人族留下最後的希望。

這種想法……

也代表著了,他們認為未來他們會失敗。

他們抵擋不住!

還有一份考慮就是將域外潛入凡域的姦細,徹底封鎖在凡域內。不管他們在凡域鬧出再怎麼大的動靜,也撼動影響不到其他幾域。

有可能,就是他們的這種行為。

讓凡域的那個細作著急了。

他試圖用趙信的親人,脅迫趙信做出一些應對。至於對方如何得知趙信還活著,或是說認為趙信在蓬萊,會破開壁壘的途徑玉帝不清楚。

不排除這只是對方的一種嘗試。

不管趙信在何處,他抓住趙信的把柄逼迫趙信露面,去逼迫他或是從外面打進來,或是在內部替他們破開封印。

會選中趙信,說明對方已經知道了趙信的特殊。

當然……

也不排除其他可能性的存在。

但,趙信的親人確實是受到了無妄之災。

「真難以相信,你竟然會低頭認錯。」女人輕哼一聲道,「希望這是你真的想清楚,而非是你不想再跟我爭論的權宜之計。」

「我是真的想通了。」玉帝低嘆一聲笑道,「夫人!」

「誰是你夫人?」

女子聽后頓時變臉。

「我可沒有跟你復婚,玉皇天尊還望你能自重。」

「本尊都找月老問了,你跟我的姻緣繩一直都是牽著的!」玉帝聽后皺眉道,「你幹嘛還要一直耍小孩子脾氣,都多大歲數的人了?」

「那他沒告訴你,我姻緣繩還跟趙信牽上了呢?」

「哈?!」

頓時,玉帝的臉就變成了豬肝色,手臂劇烈的顫抖著。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嘿,著急了?」女子微微一笑,「我說,我的姻緣繩,誒……跟趙信牽上了,你說你氣不氣?」

「怪不得。」

玉帝突然間瞭然點頭道。

「我就說么,你怎麼處處維護趙信,趙信之前還給你發過消息,說要找你看大寶貝,你真行啊!」

「你偷看我通訊器!」

「我偷看怎麼了,你是我老婆,我不能看你通訊器?」玉帝哼笑一聲,道,「倒是你,你真行啊!你也別得意,別以為就你動為歪心思,其實本尊這段時間跟嫦娥仙子也是私交密切,還有什麼雲嵐仙子啊,九緒仙子啊,過幾天我就把他們都帶到這太微玉清宮來……」

「你!張友人,你!!!」

「你是不是也很氣?」玉帝咧嘴笑道,「現在本尊是放心了,本尊還覺得有些對不起你,想不到你竟然已經找好下家了,那本尊……」

「去死吧你!」

女子用力一推,玉帝直接就從亭子里翻進到池塘之中。

「你做什麼?」

從池子里出來的玉帝大嚷,卻不想長亭下的女人已經從亭台消失。

「呵?!」玉帝甩了甩衣袖,身上的水化作水滴落入池塘,而他也拿出通訊器找到月老的對話框。

「月老!」

「玉皇天尊,小仙在!」月老的消息瞬間發了過來,玉帝皺著眉眼手指敲擊著屏幕,「把王母和趙信的紅線燒了。」

「啊?」

「讓你把王母和趙信的紅線燒了,你啊什麼啊?」

「也……他們也沒有紅線啊?」

月老在消息最後還發了個照片進來。

「王母的紅線只有您啊,清清白白的,一條多餘的紅線都沒有。」

「什麼?!」頓時,玉帝就瞪大了眼睛,驚慌道,「那你趕快替本尊把嫦娥仙子,雲嵐仙子,九緒仙子的紅線都燒了。」

「她們的紅線跟您也沒瓜葛啊。」

「哈?!」

轉瞬間,月老又發來幾個照片,玉帝就一臉茫然的看著這些圖片,腦海中回想著幾位仙子的笑臉。

想不到,小丑竟是他自己!

他……

剛剛還那樣對王母。

「糟了!」玉帝低斥一聲就匆匆跑出行宮,外面李靖還在候著看著驚慌跑出的玉帝不禁一愣,「玉皇天尊,您這是……」

「王母呢?」

「剛才踩著仙鶴向西去了?」

「西,你確實是西?」玉帝臉色一凝喊道,「趕快,把王母給本尊追回來,切不可讓她去佛域,皈依佛門,快去!!」 唐夙願看向她,笑了笑,「好久不見,小茹茹」

上官茹對於唐夙願的歡喜不亞於她姐姐,如果說除卻家人,她最欣賞的人大概就是唐夙願了吧。

原本因為顧盼的到來而讓氣氛的尷尬,隨着唐夙願那句『好久不見,小茹茹』給打碎了。

===

翌日一早。

還在睡夢中的上官顏被唐夙願給拉了起來,看了一眼時鐘···

我靠!

才五點半!

「給你五分鐘馬上起床陪我跑步,不然太陽一升起我就到上官爺爺那裏報到」

唐夙願唇角漾起一抹笑意,眼底露出狡黠,到衣帽間,找了一一套上官顏的運動服,換了下來。

上官顏不情願的起床,走進洗手間洗漱,原本還在睡夢中的林雨雨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輕眨着眼睛,看着站在鏡子跟前的唐夙願····「哈哈哈」林雨雨沒繃住直接大笑了起來。

真是太好笑了!

「小狐狸個子太矮了」唐夙願撇著嘴,她直接把上官顏的長褲傳承了九分褲,還好其他都合適,不然這跑起步來也費盡。

幾天後。

上官顏躺在沙發上,席呈璃跟喬煉然離開禹城,正當她刷著微博,喬煉然突然彈了一個視屏過來。

上官顏猶豫着要不要接時,手一滑點了接通。

喬煉然那張臉顯露在屏幕上,上官顏一怔,「什麼事?」端正的坐了起來。

「顏顏,你在家裏?」

「恩」

「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喬煉然的表情有些着急,上官顏也正經了起來,「怎麼啦?」

接完喬煉然的電話,上官顏換了一身衣服按照喬煉然說的地址來到了。

上官顏戴着一頂黑色的帽子,站在廣盛廣場前,來往的人群很多,悶熱的秋季她穿着一身黑,引得路人紛紛用怪異的目光看向。

上官顏壓低帽子,朝里走,乘坐電梯到負一樓,來到儲物櫃邊上,來到第三行的儲物櫃···。

居然需要條形碼!

上官顏掏出手機,撥通喬煉然的電話,電話那頭很快就被接通。

「丫頭···」

「儲物櫃的二維碼!」

喬煉然一頓,倒是忘記這茬事,「我沒有要」

上官顏怔住,「恩···那我把柜子給撬了吧?」

電話那頭喬煉然低聲一笑,「·····你不怕被保安請走的話」

上官顏直接把電話給掛了,扭頭四處觀看,發現沒有什麼人,她從包里拿出一根銀針,插進柜子上的鎖芯「咔噠」的一聲,柜子被打開。

這樣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鎖頭很好打開。

看着裏面放着一個小小的U盤,上官顏拿了出來,關上柜子,離開。

半晚時分,她走出北城地鐵站,夕陽折射到她身上,將她的身影照着在地面上。

北城···一直都是她很抗拒的地方,今天要不是因為喬煉然懇求的語氣,她根本不會踏上這裏。

因為···這個地方她丟失了十二歲那一年的記憶!

十二歲之前,她跟上官丹策在北城住了三年,而顧盼也是這個時候跟她熟悉起來的。

但跟她最要好的還是顧生輝,可自從那件事之後顧生輝就消失了,小叔告訴她,顧生輝去了國外,短時間內不會在回來。

但是一開的時候,上官丹策說的是——沒有這個人,顧盼沒有弟弟,是她自己幻想出來的。

。 在鄭樂樂剛一走近,就聽到蕭老爺子洪亮的聲音。

「我家蕭言那臭小子,最大的用處就是把我孫媳婦樂樂給娶進來了,那小子要是敢對不起樂樂,就把他給趕出去,我們領着樂樂過,看把他能耐的。

我們家的孩子,有點脾氣咋了?這將門虎女,我看誰敢有意見。」

蕭遠山從來不掩飾對鄭樂樂的滿意,那絕對就沒有不好的地方,就算是有,也是別人故意條挑釁。

有了蕭老爺子這麼發話,就算是對鄭樂樂有意見的也不敢吱聲了,畢竟得罪誰,別得罪蕭老虎,這是大家公認的。

「爺爺奶奶,我們該回家了。」

鄭樂樂叫回二老,在往回走的路上,蕭老爺子氣的翹鬍子,就連石素心都冷了臉。

「這趙家人好大臉,我倒要去親自問問我們家樂樂是怎麼欺負人的。」說着就要朝着趙家的方向走。

鄭樂樂無奈失笑,「爺爺,別人說幾句閑話而已,我們不用當回事。」

蕭遠山瞪眼,「怎麼能不當回事,你被都被欺負成這樣了。」

鄭樂樂心暖,「爺爺,這其中可能有些誤會,昨天我的確是和趙夫人碰到了,只是有些話不投機而已,下次我看到她繞着走就行了,絕對不多搭理她,時間長了,大家自然知道孰是孰非了。」

蕭遠山看着鄭樂樂,一臉恨鐵不成鋼,「你這丫頭,就是性子太軟和,才被人欺負。」

鄭樂樂真的很想告訴蕭遠山,昨天方嫻可是一點便宜都沒用沾上,反而讓她懟的夠狠。

至於這些閑言碎語,她真的不在意,有那時間,她寧願多找點線索,早點把蕭言給救出來的好。

至於方嫻的眼淚,很有可能是故意做給人看的。

大門口哭……可虧她不嫌丟人,做得出來。

「不行,你軟和,我老爺子可不行,我……」

石素心沒好氣的拽住蕭遠山,「行了,你一個七老八十的去找人家一個婦女算賬,丟不丟人,這事情你就交給我吧。」

這種事情,還是得夫人外交。

於是,在幾天後,有人直接在某個宴會上,直接有人正大光明的問方家出息的方嫻的親媽怎麼教育女兒的,怎麼就把人教育成蹲在大院門口哭鼻子,丟人現眼的人了,方家人頓時喃喃,臉頰羞得通紅。

方家丟了一個天大的人,回頭就把方嫻沒客氣的教訓了一頓。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幾乎整個大院都在傳鄭樂樂欺負了方嫻的事情,趙家人自然聽得到,趙淮吃了飯就準備去上學,剛出門,就聽到家裏的保潔員在偷偷議論這件事情,他氣不過自己媽被欺負,就又沖了回去,跑到趙宏澤面前,氣呼呼開口。

「爸,有人欺負媽了,竟然有人欺負媽,你一定要幫我媽報仇。」

婉兒姑娘此時低著頭,內心無比震驚,躺在床上的陳墨不見了,出現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存在,就像染血的神仙。陳墨就是這個存在嗎?血月之子,那是多麼榮耀的稱呼啊!

接著她的意識被壓制,體型開始腐爛,頭髮暴漲,沙啞的聲音響起:「尊敬的血月之子,卑微的奴僕是教會的小執事,我存在的這個宿主是個特別的存在,她因為經歷對於我的理解是拯救她的神仙,她願意為了我做任何事情,所以我讓她接觸到了血月。」

陳墨聽完,面無表情,深邃的眼眸讓詭異心生恐懼,生怕又被摁在浴桶里。

陳墨心想:「看來有必要調查一下這位婉兒姑娘的來歷了。」

「下不為例,否則後果自負,把餘杭城的情況告訴吾,吾沉睡太久,有很多事並不了解。」陳墨聲音冰冷,帶有一種無需言語的威嚴。

詭異顫抖的回答:「是,尊敬的血月之子,餘杭城中有一個血月教的分舵,目前負責的是摺紙大人,為了讓我們佔據這個世界,我們現在的計劃是增強力量,復甦那位大人。」

房間里的燭火暗淡了下來,不過並沒有徹底熄滅,而是變成了血紅色。

詭異死死的盯著陳墨,腐爛的臉上居然出現了討好。像是一條賣力表演的狗子。

「這紙人,就是你口中摺紙的大人的手段?還有復甦誰?吾的兄弟姐妹們?。」

陳墨聲音冰冷,如同寒冰,陰森而不祥。

陳墨冰冷的盯著詭異,眼中的紅光越發明顯,似乎一言不合就會把詭異撕成碎片。

「紙人是摺紙大人的神通,可以用來退敵和聯絡。」陳墨淡淡道:「還有呢。」

「那位大人是教會的一位大人物,十多年前我們剛剛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被這裡的土著鎮壓!」

「若是能夠把那位大人拯救出來,這個餘杭城就再也不能壓制住我們了,我們也不會只能在摺紙大人的幫助才能勉強活動。」

「大人您是尊貴的血月之子,可以無視那讓詭厭惡的光芒,我們這些下賤的奴僕在光芒下只能發揮十不存一的實力,只有救出那位大人,才有機會讓黑夜降臨餘杭城,不過現在不需要了,因為尊貴的血月之子您來了。」

「那位存在被鎮壓在何處,吾親自去把釋放出來。」

陳墨居高臨下的站著,在詭異眼中就像是血月親臨一般。

地面上猩紅的鮮血冒出,但很快就變成了黑色的血液,類似於死人血一般。

「尊貴的血月之子,摺紙大人傳來消息了。」

陳墨手中的紙人懸浮於半空中,落在地面上的血液里,一個活靈活現的小紙人迅速膨脹變大。

被紙人所影響,詭異似乎掙脫了壓制,濃郁的腐臭味瞬間傳來,她臉上的肉開始一塊塊的掉落。

但是她仍舊盯著李唯,聲音嘶啞的說道:「那位大人的鎮壓地只有摺紙大人知道?」

陳墨挑了挑眉毛心道:「自己忽悠實力低的或許可以,但是面對餘杭城最強的詭異,一定會暴露。」

看著逐漸成型的紙人,陳墨低喃:「血月的信徒不應該隱瞞,吾信不過它,血月的光輝是照耀每一個人的,而不是被個人侵吞!」

什麼?

聽到這話的詭異一愣。

它想起自己為教會做了這麼多,從來不曾被血月之主注視,聽到這話,血月之子才是真正的血月信徒,摺紙大人企圖私吞血月之主的青睞,在它的眼裡陳墨越發的高大起來。

「不要暴露我的存在!!」

「遵命,血月之子大人。」

地上污血被紙人吸收完畢,紙人發出也發出刺耳的聲音,僅僅僅僅幾秒鐘后,一切便都安靜了下來。

陳墨躺在穿上,自己恢復了本來面貌,眯著眼睛,隱約能看見一雙猩紅的眼睛在打量自己。

「你做得很好,血月之主會注視著你,讚美血月。」紙人說著,一步一步朝陳墨靠近,冰冷的手貼在陳墨臉上,喃喃道:「多麼好的肉體,是獻給我主的最佳祭品。」

「計劃進行的如何!」

「摺紙大人,通過我這宿主,我已經得到了關於床上這個人的所有情報,不日他將被蠱惑,成為我們的卧底,成為血月忠實的信徒。」

紙人發出滲人的笑聲,指著陳墨:「等我們救出那位大人,他就是我們推到那座該死的塔的關鍵。」紙人一邊說著,一邊溫柔的撫摸著陳墨的身體,腥臭的污血滴落在陳墨臉上,紙人伸出舌頭,舔了一口,蒼白的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陳墨差點想把這玩意一把火燒了,但是為了接下來的情報,他忍了,都這種情況了,居然不出選項,是不是覺得他還不夠慘。

詭異看到血月之子遭受如此對待,生怕高貴的祂會生氣,連忙說道:「摺紙大人,那位大人到底是何存在,如果不是在城中,憑藉我們的實力難道還救不出那位大人嗎」

紙人抓住詭異的長發,手指頭如剪刀,一寸一寸的剪下,「你不需要知道這麼多,一切都是我主的指示。」

「是,摺紙大人」

「儘快把這個人指引向我主的光芒,還有不日會有一個骯髒的人來找你,聽從你的指揮,你只需要把更多的人腐化,讓他們回歸血月的光輝下。」

紙人恢復成原樣,掉落在地上,一動不動,詭異想要撿起來,卻看到紙人漂浮起來,落在陳墨身上,似乎有些依依不捨。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才徹底沒了動靜,詭異小心翼翼的把紙人拿下,看見陳墨睜開眼睛,嚇的連忙跪下。

「無妨,果然這個摺紙有私心,血月的光芒不允許這樣,以後能命令你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吾。」

詭異臉上露出笑容,「是,尊貴的血月之子大人。」

「撤掉詭域。別讓人發現不對勁,了解敵人,才能戰勝他們,這是吾主的指引。」

看著躺下的陳墨,詭異思索片刻,沉寂下去,婉兒姑娘睜開眼睛,看著尊貴的這位大人,沒有猶豫,躺了下去! 「可是小主人這個答案,要大聲的說出來,你這樣和我們說了也沒有用,所以這才是這個問題的難點,你說對不對,主要是你會覺得不好意思。」

沒有沒什麼不好意思的,這也不是什麼很難說出口的事情,不就是小豬到了一周后就腌了嗎?這個有什麼不能說的,小豬都全腌了,那個公母的比例就是0比0了啊!

「這個答案還真的是絕了,是誰想出來的,一般人還真不知道這個問題,這也是凡界人的做法,為了讓豬吃了睡,睡了吃,才用的這個辦法,不但豬不好動了,還長肉快,沒有膻味。」

只是沒有想到這裏還收錄了這樣的問題,要不是凡楊在凡界絕對不會想到這個答案的,然後當凡楊說出答案后,房間開啟了一扇門,然一人二寵就走了進去。

看到第二題凡楊鬆了一口氣,感嘆的說了一句,總算是正常了,如果還來一個產後護理,凡楊感覺自己會瘋的,雖然這個題他會,但是這些題太不正經了。

問:「一棵樹上結了一百個果子,甲路過時,摘了兩個,乙過路時摘了三個,丙過路時摘了四個,問樹上最後還有多少個。」

小主人,這個問題是不是太簡單了一些,最後不是還有九十一個嗎?難道還會多出來,或者少了不成,但是我覺得這裏不可能出這樣簡單的題,中間肯定是有坑的。

這個還真不是九十一個,而是一個都沒有,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主人看到有人偷果子后,為了減少損失,然後全都摘了,所以最後這個樹上一個果子都沒有。

「啊!還有這樣的答案,為什麼我覺得這個答案有些不正經啊!」這些問題也是不正經,也不知道是誰出的,應該拉出去槍斃十分鐘的。

不能這樣說,只能說你不懂,而不是他出題有問題,有些東西不是說按我們自己的思維方式存在的,如果是你出題,你可以按你自己的思維方式來,但是這次是別人出題,你只能按照別人的思維方式來,這點你得清楚,這就是人在矮延下不得不低頭。

「可是這也太坑了,沒有一點常識性的東西,難道這是腦筋急轉彎嗎?」

我覺得可能就是,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下一個題我也能回答,那小主人下一個題要不要讓我們來回答吧!

算了吧!如果你們答錯了,那我們就只有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我可不想這樣,還是我來回答的好一些,我只是來放個基站,放好了就走的人,可不是說來做什麼大事的,也不必過所有的關卡。

要不小主人就將基站放在這裏吧!基本上就算來這裏過關卡的人,也不會和我們進入同一個地方,感覺這裏是最安全的。

「安全到是安全了,可是這裏還是太近了,我想更進一步,這樣的話,我更放心一些,等我們過三關后在說吧!」先過了眼前的這一關。

好吧!那我們進入下一個房間,凡楊他們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房間,答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葩題,而讓老者沒有想到的是,凡楊他們過了上百個房間,可是沒有答錯一個,那怕是最難的,他覺得他自己都答不出來的問題,凡楊居然答出了正確的答案。

這裏雖然對凡楊他們來說,不會顯示對錯,可是對老者這個管理來說,還是會顯示的,就是因為顯示,他才會驚訝,他真的不知道凡楊的這腦子是如何長的。

不管是急轉彎,還是專業知識問答,凡楊都能對答如流,還有最可氣的,就是副職凡楊也能對答如流,這就有些不科學了,要知道鎮守一族的人很少學習副職的,雖然他們都知道學習副職的好處,可是誰也沒有太多的時間來學習。

而到了凡楊這裏,好像凡楊所有的副職都會,並且和修為一樣,這讓老者都很吃驚,他知道這意味着什麼,暗自高興的同時,也為凡楊擔心起來,因為凡楊太優秀了。

他都有忍不住想呆在凡楊身邊,保護他的想法,因為凡楊太難得了,不管從任何方面來看,凡楊都是那樣的完美無缺。

這樣的人生在鎮守一族,還真是鎮守一族的幸運,不過那些個傢伙是怎麼回事,還讓人給封禁了,真是丟我們鎮守一族的人啊!老者感嘆的同時,又看向凡楊,覺得凡楊怎麼看,怎麼順眼,不像那些個傢伙。

「雖然第一關和凡楊懟輸了,但他並不生氣,就像他一開始說的,鎮守一族出現這樣的人,他很高興,也很開心,所以那怕是懟了自己啞口無言也是開心的,至少對於凡楊這個人,他還是很好看的。」

凡楊不但年紀小,還實力高,小小年紀都皇境的實力了,並且還有了自己的小世界,這樣的人諸天萬界都不存在,如果只是修為的話,還是有很多的,但是如果像凡楊這樣的,有自己的本命世界,還有全職業都到達了皇境。

要知道這樣的諸天萬界,那可是一個都沒有,這是鎮守一族的幸運,只要有凡楊在,那鎮守一族就可以興盛十個紀元,還有那些個跳出來的傢伙,也讓人有些煩心啊!如果這些人動了這個小傢伙,那自己也不得不出去走走看,看看那些個老傢伙,是不是以為自己死了。

對於老者的想法,凡楊是一無所知,不過看樣子,老者也沒有想要告訴凡楊的意思,老者都在想,要為凡楊的事出去走動一下,這事要是讓凡楊爺爺他們知道,肯定會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因為這老者可不是一般人。

他們不比得凡楊,沒有這方面的交接,不知道這老者的底細,只當是一個普通的先輩,所以才會什麼事都放得這樣開,如果是知道的話,凡楊現要肯定也會有所收斂。

而這時在迷宮的貓小妹二寵,有點坐不住了,「小主人,我們都答了一百道題了吧?」為什麼還沒有到頭是因為我們中間有答錯了什麼,然後沒有出頭之日了嗎?還是說這裏根本就沒有頭。

遇事不要慌,有因就有果,所以不必擔心,我們只要將所有的問題都回答了就可以了,其實這裏這個設計是很容易破的,老那頭一開始就說過的。

「說過的,我為什麼不太清楚,不是說如果答錯了就會在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嗎?還有說過別的嗎?」為什麼我不知道。

其實開始我也沒有想他說的是什麼意思,經過這樣多關后,我想到了他的話,他說其實這關,很難也很簡單,其實我想說的也是這個,我們答題都以為這裏是答對了才能出去,答錯了就會一直在裏面轉,一但有人覺得自己答錯了,就會產生自我懷疑,一時就呆在那裏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樣一來,他想出來就難了,最後到崩潰,這也是為什麼這裏難的原因,其實想要出去並不難,一開始我也是著了道,一直想着去答題了,沒有想別的事情。

小主人的意思是,不管我們答不答對,我們都可以出去,然後我們答題讓我們對這些題進行一個思考,既然是答題那我們就會在意一個對錯,而對方又不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這樣一來久了就會產生自我懷疑,然後就出不去了,是這個意思嗎?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反正就是一個坑,如果我們想着題的對錯,就會糾結中間是不是有答錯了的,然後就會心神不寧,到最後產生自我懷疑中。

這個還只是一關比一關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還一個個的答嗎?

你是不是傻,我們都知道如何過關了,還答這些奇葩問題做什麼,我們直接出去就行了,你以為我們有很多時間嗎?

小主人這裏的時間流速是不一樣的,所以不必擔心我們時間不夠的問題,就算我們在裏面玩上一年,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這本身就是一個坑,沒有問題,你還真敢說,這本身就問題大了去了,你居然說沒有問題,我們都過了兩關了,你還沒有發現問題的所在嗎?

小主要的意思是,一開始就讓我們覺得時間夠用,可以放心大膽的玩,過關什麼的都可以不計時間,讓我們自然而然的差生惰性,從而讓我們一直過不了關。

還算聰明,哎這裏就是一個接一個的坑,沒有最坑只有更坑,小坑太深,大坑不深,但大坑裏面有小坑,還真是坑坑更健康。

我們從進來開始,就被算計了,只是我們一直都不知道罷了,現在醒悟過來了,還不早點出坑,但是我也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個新的坑,哎!這樣缺德的設計,肯定不是我們鎮守一族的人,我們一族的人做不出來這樣的事。

小主人你說會不會是那老頭弄出來的,每一關都遇到他,感覺這個和他關係應該很大才對,不然他也不會來守關。

你看我們進來這樣久,都沒有遇到其它人。

貓小妹沒有遇到別的人,那是因為這裏只能我們當代鎮守才可以進來。別人是進不來的,還有你說的這個可能,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不是可能,而是一定,因為他的樣子,還有他的行為,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我一點都不奇怪。

哈哈哈!看來在這點上我們還是一致的,小主人好久我們都沒有一致的想法了。

那是因為好久沒有見過這樣不要臉的人了,你說我們現在說話他能不能聽到,聽到了會不會生氣,哈哈哈哈不過我們現在就要破關而出了,生氣也沒有用。

而那老者,聽到凡楊的話后,只是笑笑,並沒有像凡楊看到他時那樣,氣得暴跳如雷,不過心中有個小本本,卻記了凡楊一筆。

那小主人我們現在如何過這一關,是一直亂說答案嗎?

對的,只要我們亂說答案,一直不停,題庫裏面沒有題了,那我們就算過關了,雖然這樣的過關有些取巧了,但是真的不想在回答那些奇葩的題了。 傅言握着她的手,摸着她無名指上的戒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摩挲著。

沈初喝完黑糖姜水,人有些發熱,手被他握著,竟有些細汗冒出來。

她下意識把手抽了回來,「我去洗澡了。」

她說着,起身就想往房間裏面走,只是剛起身人就被傅言帶回去了。

沈初跌在他懷裏面,看着那雙桃花眼,心跳得有些快:「傅言?」

「下個月舉行訂婚宴好不好?」

沈初聽到他這話,臉有些紅:「你喜歡就好。」

「寶貝真好。」

他說着,低頭親了她一下,眉眼間都是愉悅。

沈初看着,忍不住也笑了起來:「你更好,傅言。」

她說着,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眉眼,心底裏面暖暖的。

「是嗎?」

他笑着,突然將她公主抱了起來。

沈初下意識勾着他的脖子,剛想開口,就聽到他說:「我覺得我對寶貝還不夠好,洗澡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你一個人自己來呢。」

「傅言!」

沈初直接就被氣笑了,可人被傅言抱着,她也掙不開。

不過幾步的路,傅言就抱着她進了浴室。

沈初被放在洗手台上,涼得讓她清醒:「別鬧了,已經十點多了。」

他低頭看着她笑:「親一下。」

說着,傅言真就低頭親了下來。

沈初哼了一聲,人下意識地往後到傾,發現身後空無一物,她慌了一下。

與此同時,傅言的手落到她的后腰上扶著。

他吻得很輕,然而儘管如此,這樣的溫柔也足夠蠶食她的意志。

沈初被鬆開的時候,有些茫然,看着跟前的傅言,好半晌,她才回過神來。

傅言將她從台上抱了下來,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好了,去洗澡了。」

她看了他一會,過了兩秒,才意識到他什麼意思。

「捨不得啊?」

見她不說話,傅言摸了一下她的臉頰。

00後最出名的童星居然是她?

00後最出名的童星居然是她?

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_00後童星男

張籽沐,2008年1月6日出生於安徽省六安市00後童星,小名糖糖,中國大陸女童星。

2010年,與魔術師劉謙拍攝小快克電視廣告,從而出道進入演藝圈。

2010年,王傢衛為自己的電影選角,海選面試瞭很多小演員,最終把范圍圈定在三個小朋友中,臨到面試已經接近深夜,小朋友們都已經開始犯困瞭,排在第二個面試的張籽沐進門,奶聲奶氣的問有水喝嗎?結果一下子萌壞瞭王傢衛。

後來王傢衛說,看到這個孩子的眼睛就想起瞭梁朝偉,眼睛裡有戲。

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

2011年10月18日,在傢庭情感劇《娘傢的故事3》中飾演沈傢孫女沈一菲。

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

2012年1月12日,參演傳奇電影《大魔術師》;4月1日,在現代都市劇《一日夫妻百日恩》中飾演童年時期的羅歡;9月26日,古裝歷史片《銅雀臺》上映,張籽沐在片中一人分飾兩角,分別飾演小靈雎與小貂蟬;10月7日,在紀實性命史詩電視劇《國傢命運》中飾演點點;同年,她還參演勵志情感劇《再回首》。

2013年,張籽沐參演《到愛的距離》,飾演角色小病號;參演《勝女的代價2》,飾演小方亦菲與小穆小妍;參演電視劇《蘭陵王》,飾演“宇文貞”;參演《精忠嶽飛》,飾演小嶽安娘。又參演電影《小時代3:刺金時代》與《小時代2:青木時代》,片中皆飾演小”顧裡”。隨後主演電影《聽見你》,飾演角色“妍雪”;參演電影《黃飛鴻之英雄有夢》,飾演“心蘭(幼年 )”;參演電影《死亡派對》,飾演王思思一角,在戲裡張籽沐飾演袁詠儀和高聖遠的女兒;參演電影《工體愛情故事》,飾演陳廷嘉女兒;5月,參演電影《中國合夥人》,飾演角色小梁琴 。12月,參演啪啪出品的微電影《外公電臺》,劇中張籽沐飾演囡囡一角。

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

2014年,張籽沐參演《女醫·明妃傳》,飾演小允賢; 參演電視劇《活色生香》,飾演小樂顏與小若歡;6月,參演電視劇《加油愛人》,飾演角色“張豆豆”;參演電視劇《有效期限愛上你》,飾演“小戚小魚”;參演電視劇《神雕俠侶》,飾演“小龍女”童年;參演電視劇《英雄時代》,飾演角色小精衛。又參演電影《小公主的願望》,飾演“樂樂 。8月28日, 參加電影《死亡派對》的媒體發佈會。

2016年,參演電視劇《誅仙青雲志》,搭檔演員李易峰、趙麗穎、等 。同年,參演電視劇《相愛穿梭千年2》,飾演飛飛。

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_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

提到張籽沐,可能人們最先想到的還是“小小龍女”。張籽沐正是活靈活現的演繹瞭童年的小龍女。據張籽沐自己爆料稱,無論是哪部戲,她都演的很愉快,非常喜歡演戲,在不同角色裡體驗不同的故事,就像童話一樣。在所有影視作品中,最愛她的大姐姐張馨予,因為可愛、漂亮……而且還曾經送過小禮物給自己。如此純真的評價不禁讓人感慨,更是有諸多網友希望自己能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公主。

00後童星_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

00後童星_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

近日張籽沐的一組新造型竟能引來如此迅速的躥紅,是否預示著她將成為新一屆00後代表性的明星呢?希望我們給她更多的鼓勵00後童星,不要捧殺瞭一顆未來之星。看完這篇文章,你是否感到心潮澎湃呢?如果是就趕快來參與芒果新童星吧!!

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_00後童星男

隻要是2-16歲的孩子,有任何才藝你都可以參加!

這裡的舞臺不設限,有才的寶貝快快來!

不管你是武林高手還是超級唱將,

不管你是表演戲骨還是演講能手,

00後童星_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男

不管你是樂器達人還是舞蹈大師,

不管你是戲曲神童還是超級麻豆,

《芒果新童星》都能讓你一展身手!

你才藝多多,夢想大大,

讓世界看你閃耀。

夢想無疆,舞臺無限羅馬帝國艷情史,有才你就來!

《芒果新童星》欄目組熱線:

00後童星演的電視劇_00後童星男_00後童星

00寰屾渶鍑哄悕鐨勭鏄熷眳鐒舵槸濂癸紵

00寰屾渶鍑哄悕鐨勭鏄熷眳鐒舵槸濂癸紵

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_00寰岀鏄焈00寰岀鏄熺敺

寮电苯娌愶紝2008骞?鏈?鏃ュ嚭鐢熸柤瀹夊窘鐪佸叚瀹夊競00寰岀鏄?/strong>锛屽皬鍚嶇硸绯栵紝涓湅澶ч櫢濂崇鏄熴€?/p>

2010骞达紝鑸囬瓟琛撳斧鍔夎瑱鎷嶆敐灏忓揩鍏嬮浕瑕栧唬鍛婏紝寰炶€屽嚭閬撻€插叆婕旇棟鍦堛€?/p>

2010骞达紝鐜嬪偄琛涚偤鑷繁鐨勯浕褰遍伕瑙掞紝娴烽伕闈㈣│鐬緢澶氬皬婕斿摗锛屾渶绲傛妸鑼冨湇鍦堝畾鍦ㄤ笁鍊嬪皬鏈嬪弸涓紝鑷ㄥ埌闈㈣│宸茬稉鎺ヨ繎娣卞锛屽皬鏈嬪弸鍊戦兘宸茬稉闁嬪鐘洶鐬紝鎺掑湪绗簩鍊嬮潰瑭︾殑寮电苯娌愰€查杸锛屽ザ鑱插ザ姘g殑鍟忔湁姘村枬鍡庯紵绲愭灉涓€涓嬪瓙钀屽鐬帇鍌㈣銆?/p>

寰屼締鐜嬪偄琛涜锛岀湅鍒伴€欏€嬪瀛愮殑鐪肩潧灏辨兂璧风灜姊佹湞鍋夛紝鐪肩潧瑁℃湁鎴层€?/p>

00寰岀鏄熺敺_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_00寰岀鏄? /></p>
<p>2011骞?0鏈?8鏃ワ紝鍦ㄥ偄搴儏鎰熷妵銆婂鍌㈢殑鏁呬簨3銆嬩腑椋炬紨娌堝偄瀛コ娌堜竴鑿层€?/p></p>
<p><img src=

2014骞达紝寮电苯娌愬弮婕斻€婂コ閱锋槑濡冨偝銆嬶紝椋炬紨灏忓厑璩紱 鍙冩紨闆昏鍔囥€婃椿鑹茬敓棣欍€嬶紝椋炬紨灏忔▊椤忚垏灏忚嫢姝★紱6鏈堬紝鍙冩紨闆昏鍔囥€婂姞娌规剾浜恒€嬶紝椋炬紨瑙掕壊鈥滃嫉璞嗚眴鈥濓紱鍙冩紨闆昏鍔囥€婃湁鏁堟湡闄愭剾涓婁綘銆嬶紝椋炬紨鈥滃皬鎴氬皬榄氣€濓紱鍙冩紨闆昏鍔囥€婄闆曚繝渚躲€嬶紝椋炬紨鈥滃皬榫嶅コ鈥濈骞达紱鍙冩紨闆昏鍔囥€婅嫳闆勬檪浠c€嬶紝椋炬紨瑙掕壊灏忕簿琛涖€傚張鍙冩紨闆诲奖銆婂皬鍏富鐨勯鏈涖€嬶紝椋炬紨鈥滄▊妯?銆?鏈?8鏃ワ紝 鍙冨姞闆诲奖銆婃浜℃淳灏嶃€嬬殑濯掗珨鐧间綀鏈冦€?/p>

2016骞?鍙冩紨闆昏鍔囥€婅獏浠欓潚闆插織銆嬶紝鎼獢婕斿摗鏉庢槗宄般€佽稒楹楃銆佺瓑 銆傚悓骞?鍙冩紨闆昏鍔囥€婄浉鎰涚┛姊崈骞?銆嬶紝椋炬紨椋涢銆?/p>

00寰岀鏄熺敺_00寰岀鏄焈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

鎻愬埌寮电苯娌愶紝鍙兘浜哄€戞渶鍏堟兂鍒扮殑閭勬槸鈥滃皬灏忛緧濂斥€濄€傚嫉绫芥矏姝f槸娲婚潏娲荤従鐨勬紨绻圭灜绔ュ勾鐨勫皬榫嶅コ銆傛摎寮电苯娌愯嚜宸辩垎鏂欑ū锛岀劇璜栨槸鍝儴鎴诧紝濂归兘婕旂殑寰堟剦蹇紝闈炲父鍠滄婕旀埐锛屽湪涓嶅悓瑙掕壊瑁¢珨椹椾笉鍚岀殑鏁呬簨锛屽氨鍍忕瑭变竴妯c€傚湪鎵€鏈?a href=’#archives/649′ title=’褰辫’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褰辫浣滃搧涓紝鏈€鎰涘ス鐨勫ぇ濮愬寮甸Θ浜堬紝鍥犵偤鍙剾銆佹紓浜€︹€﹁€屼笖閭勬浘缍撻€侀亷灏忕Ξ鐗╃郸鑷繁銆傚姝ょ磾鐪熺殑瑭曞児涓嶇璁撲汉鎰熸叏锛屾洿鏄湁璜稿缍插弸甯屾湜鑷繁鑳芥湁閫欐ǎ涓€鍊嬪彲鎰涚殑灏忓叕涓汇€?/p>

00寰岀鏄焈00寰岀鏄熺敺_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

00寰岀鏄焈00寰岀鏄熺敺_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

杩戞棩寮电苯娌愮殑涓€绲勬柊閫犲瀷绔熻兘寮曚締濡傛杩呴€熺殑韬ョ磪锛屾槸鍚﹂爯绀鸿憲濂瑰皣鎴愮偤鏂颁竴灞?0寰屼唬琛ㄦ€х殑鏄庢槦鍛?甯屾湜鎴戝€戠郸濂规洿澶氱殑榧撳嫷00寰岀鏄?/strong>锛屼笉瑕佹崸娈虹灜涓€椤嗘湭渚嗕箣鏄熴€傜湅瀹岄€欑瘒鏂囩珷锛屼綘鏄惁鎰熷埌蹇冩疆婢庢箖鍛紵濡傛灉鏄氨瓒曞揩渚嗗弮鑸囪姃鏋滄柊绔ユ槦鍚э紒锛?/p>

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_00寰岀鏄焈00寰岀鏄熺敺

闅昏鏄?-16姝茬殑瀛╁瓙锛屾湁浠讳綍鎵嶈棟浣犻兘鍙互鍙冨姞锛?/p>

閫欒!鐨勮垶鑷轰笉瑷檺锛屾湁鎵嶇殑瀵惰矟蹇揩渚嗭紒

涓嶇浣犳槸姝︽灄楂樻墜閭勬槸瓒呯礆鍞卞皣锛?/p>

涓嶇浣犳槸琛ㄦ紨鎴查閭勬槸婕旇瑳鑳芥墜锛?/p>

00寰岀鏄焈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_00寰岀鏄熺敺

涓嶇浣犳槸妯傚櫒閬斾汉閭勬槸鑸炶箞澶у斧锛?/p>

涓嶇浣犳槸鎴叉洸绁炵閭勬槸瓒呯礆楹昏眴,

銆婅姃鏋滄柊绔ユ槦銆嬮兘鑳借畵浣犱竴灞曡韩鎵嬶紒

浣犳墠钘濆澶氾紝澶㈡兂澶уぇ锛?/p>

璁撲笘鐣岀湅浣犻杻鑰€銆?/p>

澶㈡兂鐒$枂锛岃垶鑷虹劇闄?a href=”https://video.95zongcai.com/dianying/663.html”>缇呴Μ甯濆湅鑹锋儏鍙?/a>锛屾湁鎵嶄綘灏变締锛?/p>

銆婅姃鏋滄柊绔ユ槦銆嬫瑒鐩祫鐔辩窔锛?/p>

00寰岀鏄熸紨鐨勯浕瑕栧妵_00寰岀鏄熺敺_00寰岀鏄? /></p></p>
			</div><!-- .entry-content -->
			
		</div><!-- .uf-card-header -->

		<div class="uf-card-footer">
			
<div class="entry__meta-author">
	<div class="entry__meta-author__gravatar">
		<img alt=

只是那時宮澤喜一也不知道北原蒼介要他換多少米金而已。

有了這1兆多的錢,就有了操縱空間。

5000億買大阪,指的是以這5000億作為資金注入即將崩壞的大阪,在這裏建立起北原財團的基礎。

具體措施為:

第一,溢價收購瀕臨倒閉的服務業、娛樂業、高科技業這三大類在大阪的所有大大小小會社。

第二,擴大北原物流和北野物流的業務圈和就業崗位,放低就業標準。

第三,注資進北原系的所有會社,讓它們在經濟崩潰邊緣時期高速發展擴張,吞併同類型其他會社。並且佈局上市計劃,按照他之前所說,在泡沫經濟炸裂之時,提高所有北原投資員工的工資和福利待遇!

第四,着手打造百円便利店、移動餐車等廉價娛樂消費行業。

第五,成立北原公益基金,專註於扶持老弱病殘渡過經濟寒冬。

財團的根本是什麼?

銀行和超級商社。

後者便是一個包容萬象的大型綜合會社,會涵蓋社會各個角落,各個行業,而北原蒼介預想的北原商事就是以泡沫破裂后迅速崛起的服務、娛樂、高科技三大產業為基石構建成的超級商社!

無論哪個時期,要想在一個地區壟斷任何一個行業都十分困難,除非像千野家那樣虎踞京都幾百年,根深蒂固后才能有機會實現。

或者是第一個做這個行業的人,以恐怖的速度和資金形成亞壟斷。

而最有可能的方法,其實是在一個地區經濟全面崩潰的時候,趁虛而入!

北原蒼介早就規劃好了這一切,只是預估所需金錢太過龐大,他根本吃不下那麼多,也沒那麼多的資本去做,可現在不同了。

5000億,在這個時期,此消彼長下,是一筆驚人的投入資金,註定將撼動整個大阪!

另外那5000億,北原蒼介買的是「他」的命。

「他」不是指一個人,而是指安倍晉整個家族!

海部俊樹玩完是註定的,他蹦躂不了多久,而最難以對付的還是竹下家族。

竹下登最後的復起機會就是這次海部內閣的垮塌,國內能成為他對手的人幾乎沒有,可以預見,曾擔任首相,且風評較好的他必然是國民遭遇經濟嚴冬時的第一選擇。

他上台,竹下家族又能斂財,北原蒼介就會大失敗。

死,大概是最好的結局。

所以他要全力協助宮澤喜一上位,弄臭弄垮竹下登,還要為他除去另外一個大隱患,安倍晉太郎。

安倍晉太郎病逝后,還沒站穩腳跟的安倍晉兄弟也要一併除掉,這樣,這個家族才會真正一蹶不振。

縱觀歷史,要阻止他們成為新的政壇豪門,現在是最好時機!

你不仁我不義,你用最骯髒下流的手段對付我,我就百倍,千倍奉還!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北原蒼介不管過程,不管是誰,只看一個結果。

一個5000億円買下的結果!

這件事會交給北野蘭、山田一馬,外加宮澤家、千野家的人一起做。

北原蒼介抬起有些殷紅的雙眼,裏面流露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殺意。

咔嚓。

拘留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走進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手裏拿着一個木椅,丟在了北原蒼介的面前,然後一屁股坐下。

「你好,北原蒼介,我叫馬場義殼(qiao),東京地檢特搜部次席檢事,是專門負責你案件的檢察官。」男人聲音雄厚,看樣子四十多歲,鬍子拉碴,身上的西裝也沒好好穿,倒像是個社團分子。

在他背後還有兩人,一個是北原蒼介熟悉的年輕檢察官玉山秀,另一個笑眯眯的男人他不認識。

「幸會,北原蒼介支行長,我是田中森一,是此次被東京地檢指派給你的辯護律師,接下來的提審過程,所有你不願意回答的問題都可以不回答,我將時刻站在你的身邊,不用害怕。」

田中森一笑容親切。

他是大阪最有名的辯護律師,政界關係硬,而且勝訴次數極多,東京地檢特意指派他作為北原蒼介的辯護律師,似乎非常用心。

但其實……

要不是穿越者,北原蒼介差點就被騙過去了!

「提審前,我有一個問題。」

「請說。」馬場義殼笑道。

「我想換一個辯護律師,可以么?」

7017k 【上課時間到了,請同學們回到教室,準備上課!】

一輛私家車匆忙的停在了校門口,裡面出來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白髮老頭,他清瘦素白,一看就很少來到太陽之下,或者說,所有勞累的活計基本上都與他無關。

他拿著一個書包,優雅的以右手的肩膀勾住,緩緩的走向教學樓,他倒是個俊俏的小老頭,但是管家模樣太重,不知道是哪一個千金大小姐忘記帶書包了,這個「老管家」正準備帶上去。

門口的保安互相對視,剛想要攔下來,卻被兩張萬元支票打住了眼睛,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給他們支票的彪形大漢,再去看那個管家模樣的小老頭,欣喜若狂又嘴角猛然的裂開,瞬間就蚌埠住了。

只見管家優雅的勾住書包,一步一走都像是端莊的游龍,再眾多飛奔跑向教學樓的同學面前,以極為平靜的神色走向文科的教學樓。

而他的身後,則是一大群的彪形大漢。

在一眾詫異的目光里,長羽楓差點被可樂噎死。

「噗……哈哈哈哈哈……什麼鬼……這麼大動靜……」

因為文科與理科分的太開,長羽楓本來目送著尋荒影迴文科的教學樓,防止他不聽話亂跑,看到尋荒影和一眾同學都被這個小老頭帶的彪形大漢隔開,瞬間笑出了聲。

其中不乏一些正準備上樓上課的老師,他們也一臉懵的看著大陣仗的場景,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這莫名其妙的戳中了長羽楓的笑點,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因為今天,唯一的在校園裡出現的大新聞就是一個真正的千金小姐轉學過來了。

不出意外的話,這就是她的大手筆了。

如果是別人還好,但是很明顯,這個寧家的大小姐不是別人,就是【異6世界】重置后的琳兒。

這就讓長羽楓笑的不能再自我。

蝴蝶效應一樣的【命運機制】讓【唯一】成為了【可能性】迸發出來的【輪迴現象】越發明顯。

尋荒影看到了長羽楓在笑,他耷拉著肩膀,一臉茫然的看著長羽楓,他被擠在同學中間,雖然不是頭一次,但是這一次真把他給擠夠嗆了。

他打著手語,【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啊?】

「哈哈哈哈……」長羽楓捂住肚子,又突然的被尋荒影逗笑了。

看著尋荒影吃癟的樣子,好像特別減壓似的,總是能夠讓人開懷大笑。

【他們!來了!】

長羽楓憋住了笑意,給遠處的尋荒影打信號。

「他們?」

尋荒影左顧右看,樓梯順暢了很多,他可以自由的活動了,卻也沒有看到任何怪異的東西。

跟隨著上樓的同學們還有那群怪異的彪形大漢都幾乎在一瞬之間失去了蹤影。

可能這就是上課鈴的奇妙能力吧。

「哦!他們!」

尋荒影想到了長羽楓所說的他們是一個誰,以極快的速度打了個感嘆號!

【嗯,他們。】

神明之神明的【神之子】,即,人類們的神明,跟隨著琳兒的出現,來到了這個世界。

【如果我們去和琳兒相遇的話,他們就會毫不客氣的出現。】

長羽楓嚴肅的打著手勢。

【出現就出現,我什麼時候怕過?】

尋荒影抹了一下脖子。

【他們敢來,就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都是一群嘍啰而已。】

長羽楓搖了搖頭,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長羽楓同學,在和尋荒影同學幹什麼?打啞謎?課都不要上了?」

身後的人推了一下眼睛,長羽楓聽出了教導主任的聲音,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教導主任是個嚴厲的胖子,極其雄壯,聲音卻極其尖細,他自然是認識尋荒影的,尋荒影剛剛的動作,很可能是同樣給他的。

「馬上!」他喊了一聲。

「是!」長羽楓肅然起敬,三步便跨了樓梯,走上了樓層。

「還有你!上課去!」

「略略略~」尋荒影在樓梯上沖著教導主任扯鬼臉。教導主任青筋暴起,卻也只見尋荒影一下子消失了。

「讓他們來好了!」尋荒影瞬間坐在教室的後排,用力的雙手打了個拳頭。

「讓他們好看!」

他自然是壓不住這火的,他還太小了,只是一個活了幾十億年的小孩子兒子,換算成人類的年齡,也不過是簡簡單單的少年兒郎的年歲。

「讓誰好看?尋荒影同學?」

「叫我!尋荒影大人!」

站在講台上的女老師扶了一下眼睛,她穿著正裝,並沒有生氣,而是非常嚴肅的看著尋荒影,尋荒影向來不羈,不是說他有多壞,而是老師的氣場根本沒有壓不住他。

但是尋荒影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他端端的坐正,又有些乖巧的扭捏道:「當然是讓壞人好看了……對吧……」

他看著老師,神色平靜下來,老師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尋荒影作為「學生」,調皮是調皮點了,但是在尊敬自己老師方面還是很好的,起碼,不那麼惹人討厭。

按他的話說,他本就不討喜的,也不需要幾個人喜歡他。

但是,相處了一年,同學們差不多都知道,尋荒影這個傢伙,就是一個中二的小屁孩,雖然一米九的大個子,但是少年感十足,不說與人為善,也可以感受到他獨有的傲氣和……呆萌反差。

「那,就聽一聽我們新來同學的自我介紹吧。陳琳,上節班會課我就想要說的,但是現在也不晚。」

老師將陳琳的名字寫在了黑板上,尋荒影這才尋聲看向黑板,陳琳穿著校服,一臉彆扭的看著長羽楓,那樣子好像再說,這傢伙誰啊,敢在老娘自我介紹的時候鬧騰?啊不!敢在敢這麼頂撞老師?

但是,尋荒影完全不這麼想,他哼了一聲,拍了一下桌子。

「哼!我才不要聽她介紹自己呢!」

「尋荒影同學?!」

「要叫我尋荒影大人!」

「不準胡鬧哦!」

老師再次的嚴厲起來。

尋荒影咬牙切齒,極為不爽的看著陳琳。

而陳琳莫名其妙,管家背後的彪形大漢則是躍躍欲試想要拿下尋荒影的「狗頭」。

她不知道尋荒影這個從未見過的新同學為什麼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成見,或者是惡意?

陳琳站在講台上,居高臨下,一副冰冷的眼神淡然如水,尋荒影像是狼一樣齜牙,露出他尖小的狼齒,怒目而視,全然不顧任何人勸解。兩個人的火藥味便燒灼起來,要將整個空氣都燙上一燙。

不過,他們好像,確實沒有怎麼見過,對嗎?。璇風瓑浼氬啀璇..班主任想了想,說出了學生的名字:「那是個挺不合群的孩子,我也找她談過,她就像是你們要找的外星人一樣,讓人覺得異樣。」

沒想到工作一開始就有了進展,張罘留意起班主任說的那個學生。

上課時,她在睡覺。

下課時,也沒有朋友一起交流。

偶爾還會在咳嗽后吃藥,確實蠻奇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一十七章學校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聞言,長槍異靈眼中閃過殺機,雖然沒有看到自己的對手,但是一個人類也敢口出狂言冒犯自己,已經是有取死之道,當下二話不說持槍飛射向林天成。

剎那間,手中的長槍宛如毒蛇吐信,不知道探出多少槍,朵朵槍花乍現,瞬間將林天成整個人籠罩在槍花之內,似乎要將林天成捅成馬蜂窩才肯罷休。

見狀,人群頓時緊張的紛紛站起身來,生怕林天成被捅死。

畢竟,此時的林天成代表的是人族和異靈之間的戰鬥,眾人自然是不想林天成就這麼死去。

只是,槍花都逼近到了眼前,林天成也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任由那漫天的槍雨落下。

只見那一朵朵槍花宛如死神的毒吻,朝著林天成身上的致命之處落去,突然,林天成一刀隨意的斬出,刀罡瞬間將那漫天槍影擊碎,刀罡更是差一點就將長槍異靈的頭顱斬下。

鋒利無比的刀罡距離長槍異靈的咽喉不足三寸,長槍異靈憑藉自身的機敏生生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招。

「哼!」

林天成悶哼一聲,順勢收刀出拳,一拳轟在長槍異靈的胸口之上。

下一刻,只見長槍異靈身上的戰甲瞬間擊碎,四散飛濺,整個個人更是鮮血狂噴飛出好遠。

圍觀的眾人看到都傻眼了,誰也沒想到林天成竟然如此生猛,大戰至今有些反應慢的緊張的情緒都還沒醞釀好,長槍異靈就被打的吐血倒飛而出,眼看就要不行了。

許多觀戰的人都興奮了起來,雖然在以往,也有人類能戰勝異靈,但是像林天成如此強勢的時候簡直就是聞所未聞。

一時間,眾人對於林天成的崇拜也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通過林天成這一戰,讓眾人看見推翻異靈統治的希望!

很多人都覺得,人類有希望重新奪回五重天的主導權!

林天成沒有在意他人的想法,而是靜靜地站在一旁等候一位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敵人出現,據寒冰說,此人名為破浪,實力深不可測!小劉尷尬一笑,「您就別為難我了,這也是實話。」

安之夏點點頭,「那我問你個問題。」

「您說。」

「你們公司樓下那輛黑色賓士是誰的?」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四百一十一章為難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隨着冷家人的舉報,大高手緩緩飛下來,來到葉寒的面前。

城主也跟着過來。

「他說的可是實話?」大高手問道。

冷青柏神色難堪。

雖然這樣可以讓葉寒滾蛋,但是這樣可是得罪了城主。

即便城主將會受到牽連,甚至被殺掉。

但是城主的家族,絕對不會放過冷家。

一時間冷青柏,很想直接殺了這個後輩。

然而城主淡然的回答道:「我這位小兄弟是長生天山下的人,機緣巧合之下我們成為異性兄弟。我倒是有心包庇他,奈何人家修為很高,已經是元嬰六層的修士。」

「幾歲了?」

「二十八。」葉寒回答道。

「還不錯。」說着,大高手伸手去抓住葉寒的手臂,仔細的查案看。

然後葉寒展現出來的修為境界,確實如同城主所言。

大高手點點頭說道:「不是吃了丹藥,臨時提升的。貨真價實的元嬰六層境界。」

「怎麼可能……」

冷家的人全部都不相信。

但這就是事實。

甚至葉寒就連貪狼之血都沒有施展。

原因就是葉寒體修在進入元嬰期以後,得到真正的發揮。

他修鍊,元嬰也跟着鍛煉。

相當於是在用兩倍的速度。

再加上,修真世界本身靈氣就比流士區強,葉寒煉製的修鍊寶地,又勝過流士區。

這樣下來,他修鍊反而變得輕鬆了不少。

如此一來,葉寒的修為不多不少剛剛好夠。

這也是因為葉寒每天都是嚴於利己,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

並沒有說,自己已經達到修真世界的基本要求,就鬆懈下來。

葉寒修鍊的如此之快,別人也不會懷疑。

誰都不知道他的真正來歷。

他可是長生天那邊來的,哪怕現在是融合期,都沒有人覺得會有什麼。

況且他現在的修為,在很多人看來,也是平平無奇的。

至少都沒有超過冷千秋。

只有真正知道葉寒底細的人,才知道有多可怕。

如果按照葉寒的這個速度下去,葉寒將在四年左右,就超越冷千秋。

現在的冷千秋有多強?

也是因為體修的關係,冷千秋的實力早就在三個月前,超越原先比自己強的林皇。

是除了自己兄長之外,冷家年輕一輩之中,貨真價實的第二。

是鳳陽城裏,能夠排進前十的年輕人。

這還只是開始。

大高手看過葉寒以後,也注意到了修為如此之高的冷千秋。

隨口問了一句道:「你多大了?」

「二十七。」

「不錯不錯,都出竅期一層了!」

「什麼?」

冷家的年輕人都不敢相信,如果不是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

畢竟出竅期,還不是那麼顯眼。

「入道成功了嗎?」

「成功了。」

「那就更不錯了,想不到你們鳳陽城年輕一輩,沒有拜入宗門的也有這般出色的。」大高手誇讚道。

城主笑着說道:「這都是她自身努力的結果。」

冷千秋在這個時候說道:「這都是家父傳授的好。」

「嗯,不錯,再接再厲。」

冷千秋一改往日的強勢,竟然意外的在如此高手面前,說父親的好。

這讓冷青柏都一頭霧水。

這就是葉寒的第二個階段,讓冷千秋跟父親關係緩和。

做出一副,從年少無知,進行成長的戲碼。

等眾人散去,冷青柏受到很多人的祝賀。

畢竟受到大高手的誇讚不是誰都能夠得到的榮譽。

包括城主在內,拉着冷千秋說了很多讚美的話,然後又拉着冷青柏說了很多讚美之詞。

一時間,冷家這對父女,出盡風頭。

冷千秋平日裏非常低調,那些嫉妒的人,也只好將嫉妒,全部都投到冷青柏身上。

這讓冷青柏很是受用。

同時這也是葉寒的目的之一。

冷千秋必須要有人替她吸引掉一部分嫉妒。

然後,這也是冷千秋必須要邁出的一步。

同時能夠得到大高手跟城主的誇獎,那麼以後冷千秋要是做出點什麼成績出來,誰都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然後就是也要讓那些想要打冷千秋主意的人明白明白,現在的冷千秋,可不是他們想要得到就能夠得到的。

也是給冷青柏一個信息。

冷家現在的地位不同了,讓在選擇將女兒嫁給誰的時候,也是需要考慮的。

同時也是在提醒冷青柏,冷家不是不可以讓女人當家主。

冷千秋就是。

至少冷千秋在外人面前,都是在說父親的好話。

這樣女兒勝過父親,父親反而有理由將位置傳給女兒。

就算是不傳給女兒,誰還敢動他,對他有想法,覺得他不行?

還有就是女兒跟葉寒是合作關係,甚至冷家還能夠高攀城主府這層關係。

將來地位是要漲的。

其實葉寒正有此意。

城主需要的是更多的支持。

只要城主支持冷千秋當家主,站在他的視角上,冷千秋將來肯定要報答他。

如果再能夠撮合他跟葉寒,自己將會有左膀右臂。

葉寒這個人,沒有勢力範圍。

一心只是想要做一個謀士。

這樣的人,城主也無需提防他將來強勢。

相反的,葉寒還真的願意幫助城主。

理由跟城主想法一樣。

能夠幫助城主走出困境,自己又沒有實際上的勢力,城主將來就是自己的一張王牌。

雙方既有友誼,又有利益關係。

綁定的更深遠。

然後通過冷千秋,城主又知道,林小童所在的林家,也是想要合作的。

前提是小童能夠有不一樣的地位。

因為小童年紀小,城主就認她做妹妹。

有了這層關係,林家再想要把小童嫁給誰,都需要仔細考慮城主在其中的影響。

與此同時,城主因為出面解決小童目前的困境。

假以時日,小童成為林家實際掌權者,也會成為自己的勢力。